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四十五章 往事
    “你不好奇?”

    翟瑶看何川半天没反应,忍不住撑起了身子。

    姣好的身材,在这一刻展露无遗。

    有什么东西在何川眼前晃动,挡住了他视线。

    何川泡好茶,将保温杯握在手里,双眼平静的看着翟瑶。

    宛如一个入定的老僧。

    “你这人……以后会找不到女朋友的。”翟瑶叹了口气,对何川有些无可奈何。

    作为一个女人,上天赋予她的美貌,是她最大的武器。

    不过这个武器也不是对什么人都有用。

    尤其是在蓉城这样的地方。

    “你这个时间不去上班,专门跑过来,不是为了调侃我的吧。”何川抿了口茶,淡淡的说道。

    “哦,那工作啊,不做了。”翟瑶满不在乎的说道。

    何川抱着保温杯的手,顿了一下。

    “现在这情况,连鹅厂那么大的企业都已经扛不住了吗。”他若有所思。

    “说啥呢。”翟瑶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我就是觉得无聊,辞职不干了。”

    别看翟瑶身材这么火辣,长得这么漂亮,人家是真正的学霸。

    她是复旦大学毕业,出来后入职成都这边的鹅厂,干了几年后做到中层管理的位置。

    收入还行,一年下来全款在桐梓林或者高新那边买一套房没问题。

    做那种私活,纯属是个人兴趣爱好。

    用她自己的话来说,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渣男。

    嗯。

    翟瑶有恐男症。

    她特别讨厌男人。

    “哦。”何川端起茶杯,再次喝了一口茶水。

    翟瑶看了何川半天,见他没反应,她终于放弃了。

    “好好好,我确实是来找你有事儿的。”她无奈的摊了摊手。

    她从来没有遇到过像何川这样的男人,简直油盐不进。

    真不知道他身体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这次的活儿比较复杂,严格来说,应该属于诈骗了。”翟瑶面色一整,开始严肃道。

    何川闻言,拿起桌上的手机,划开屏幕,翻出一个号码然后递给翟瑶。

    “干嘛?”

    “有事请找警察。”何川面色平静道。

    啪!

    她一巴掌把手机打开,瞪着眼睛看着何川。

    何川也没管摔在桌上的手机,就那么淡定的看着她。

    然后就见翟瑶从随手携带的包里拿出一个盒子,砸在桌上。

    “给,换新的。”她冷着脸道。

    忘了说。

    翟瑶不止是一名年轻有为的职场人士,她还是一名家境颇丰的富二代。

    一个年轻貌美,有背景,很努力,还会用金钱开道的人。

    也就这样的情况,才能在这一“爱好”上混的风生水起。

    换做一般人,敢碰这片灰色地带,还敢玩儿的这么高调。

    早不知道在哪片土里埋着了。

    “我是说真的,我已经退休了。”何川叹了口气。

    能让何川感到头疼的人不多,翟瑶绝对算是其中的一个。

    这个人像是开了挂一样,在对付别人这件事上,有一种特殊能力。

    她总能在各种难缠的对象身上,找到一个突破口。

    然后采用各种正当,或者不正当的方式,达到她想要的目的。

    否则光凭家世背景,她也很难在鹅厂那种企业,用短短几年时间坐上中层。

    “我也是认真的。”翟瑶说道,“你总不希望,那些人被他们逼着去死吧。”

    何川不为所动。

    这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了。

    如果看到什么事他都要插上一手,那他现在早已经累死了。

    “我就知道你是这个反应。”翟瑶毫不意外道,认识这么久,她早把何川性格琢磨透了。

    虽然她有很多方式,能够达到自己的目的。

    但翟瑶最让人欣赏的一点就是,她总是尽可能的实现让大家双赢的局面。

    “如果没意外的话,这案子跟当年那个案子,可能有点联系。”翟瑶道。

    何川抬起头,看向翟瑶。

    翟瑶和他目光对视,一字一顿道:“没错,就是那个案子。”

    何川闭上眼。

    耳边仿佛又响起那道声音。

    “我知道,现在一定有很多人在看着我。”

    “我一定很努力,很努力,让自己活下去。”

    “……”

    良久,何川睁开眼,神情少见的变得严肃起来。

    “说吧,什么事儿。”

    看见何川主动提起这个事情,翟瑶嘴角微微上扬。

    “其实,这个事儿倒是很简单,看起来就跟一般的网络诈骗一个样。”

    翟瑶收起嘴角的笑容,开始认真跟何川介绍起事情的经过。

    ……

    小媛是一名女初中生。

    作为一名重点初中的学生,小媛的课业非常辛苦。

    唯一放松的方式,就是晚上关灯后,躲在被子里偷偷玩手机。

    不过寄宿制学校,是不允许带手机的,为了把手机带进学校,小媛花费了不少心思。

    做这种事的时候,小媛内心非常忐忑。

    从小到大,她都是周围人眼里的好学生,乖孩子。

    她的所有行为,都完美符合别人眼中,“别人家孩子”的标准。

    为了维持这个人设,小媛要付出非常多的努力。

    小时候还好,学习课业相对来说比较简单,等上了初中,情况就一下子复杂起来。

    尤其是进了这个省重点之后,小媛感受到了非常大的压力。

    在以前的学校,小媛的成绩基本稳定前三。

    可是到了这里,她哪怕每天晚上不睡觉的学习,也只能排到全校三五十名。

    小媛的母亲对此非常不满意。

    她在看过小媛的一次测试成绩后,冷着一张脸说。

    “你现在这个成绩,在全省顶多排一千名,那所学校至少要是前三百名才能免费学,你自己考虑吧。”

    说完,她就不搭理小媛了。

    母亲虽然没骂她,但小媛心里却更慌了。

    她知道母亲是一个非常要强的人,六万块钱对她们家来说,并不算什么大事儿。

    但这六万块钱对她母亲来说,却关乎一个面子。

    毕竟周围所有人都觉得,以小媛的成绩,考上那所高中绝对没有问题。

    如果到时候大家知道小媛没有减免学费,那对她母亲来说,绝对算得上是一种耻辱。

    于是小媛更加努力的学习。

    可是有时候,你越是努力,成绩就越是上不去。

    在又一次学校测试拿到成绩后,小媛有些绝望了。

    她看着几乎不动的成绩,满怀沮丧的在社交平台上发了一条心情。

    “妈妈让我要考到全省前三百名,我达不到她要求该怎么办。”

    发完这条心情之后,她整整一个星期没接触过网络。

    等她再一次打开电脑时,发现那条心情下面,有个顶着大叔头像的人回复了。

    “别太逼自己,尽力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