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四十二章 奇怪的人
    花圈店很小。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设计原因,门口显得很狭窄。

    一个玻璃展柜就将过道挡住大半,只留下一个人通行的位置。

    而在过道两边,又摆上了一个又一个的花圈,显得很是逼仄。

    感觉面积只有何川那个店一半的大小。

    何川走近之后才发现,这家店被隔开成了两个空间。

    一层就是何川平时看到的那层,摆了一个玻璃展柜,七八个花圈,以及一把椅子。

    另一层则是隐藏在一个花圈后面,只能透过花圈缝隙,看到有一条通道通向后屋。

    喵。

    何川在店里观看,一声猫叫在耳边响起。

    他低头,就见一只黑猫,从花圈后的通道,迈着猫步走了出来。

    “你要买什么。”

    沙哑的声音,从通道后传来。

    “我买点纸钱。”何川站在玻璃展柜旁,很客气的说道。

    花圈被人拉开,一个面色苍白的年轻人,从通道里面走了出来。

    那人看起来跟何川差不多年纪,身形消瘦,身上肤色带着种不正常的苍白。

    年轻人似乎身体不太好,他右手抵住胸口,咳嗽两声,然后走到柜台旁白。

    “纸钱吗,你要哪一种。”

    他从玻璃展柜里,拿出几叠纸钱,放在展柜上。

    就这么两句话的功夫,他又把拳头放在嘴边,抵着鼻子咳嗽两声。

    “这个吧。”何川视线在纸钱上一扫,随意选了一种符纸。

    年轻人留下那堆纸钱,将其它纸钱都收了下去,然后道:“还要其他东西吗。”

    “来点元宝,衣服什么的吧。”何川想了想,然后说道。

    他小时候跟着奶奶一起过时,每逢祭祖的日子,都要忙着写符纸。

    家里祭祖用的那些符纸,基本上都是出自于他的手笔。

    年轻人又看了他一眼,然后从展柜下面找出盒子装着的金元宝,以及紫色的纸衣。

    “都来两副吧,对了,有房子、手机之类的吗,也给我来一个,纸屋要大一点的,最好是个小别墅。还有香蜡烛什么,也都请帮忙配上。”何川索性一次性把东西都配齐。

    “是长辈?”年轻人问了一句。

    “是长辈。”何川点头。

    年轻人没再说话,他按着何川的要求,把东西都给配齐了,用一个蓝色的塑料袋系好。

    纸屋体积也不小,有何川胸口那么大,直接放在了地上。

    何川问他价格,他报出了个数字,然后何川掏出了手机。

    “我们这里不收网银。”年轻人摆手道。

    要纸币?

    何川有些犯难了。

    这个年头,已经没几个年轻人会在身上揣纸币了。

    似乎看出何川的犯难,年轻人道:“这些东西都给你,不用付钱了。”

    “不用付钱?”何川皱起了眉头,出于职业本能,他并不相信这世界上有这么好的事。

    “嗯。”年轻人淡淡的说道,眼神闪烁一下,似乎看向何川身后,“有人已经付过了。”

    何川似有所觉。

    他往身后一看,背后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没事的话,就走吧。”年轻人又咳嗽一声,他朝何川挥挥手,转身进入里屋。

    何川看着这个年轻人的背影。

    一直到他身影没入到通道中,这才低头看了眼手上提着的蓝色塑料袋,和地上的纸屋。

    印象中,这些东西的价格都不便宜,尤其是这个做工精致的纸屋,至少也要百来块钱。

    真是个奇怪的年轻人。

    何川回到店里,从角落中翻出个小铁盆。

    吩咐辣娇看好店后,他又去买了半块白萝卜,然后带着铁盆和祭祀用品,去了背后的小区。

    他在死者的楼下,找了个角落,将铁盆放在地上,将香和蜡烛点燃,插在萝卜上。

    做完这些后,何川掏出刚在便利店里买来的火机,将纸钱点燃,扔进了小铁盆里。

    等小铁盆中的火开始烧旺之后,何川蹲下身子,开始往里面放纸钱。

    火在燃烧。

    纸钱接触到火焰之后,缓缓烧了起来。

    何川找来树枝,将纸钱底部撑了起来,让外面的空气钻进去。

    等火烧的差不多后,他才往里面放入金元宝,纸衣这些东西。

    这些东西燃烧后,产生一堆黑色的,灰色的纸灰。

    这些纸灰顺着空气,飘向天空,在半空中打着旋儿。

    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将所有东西都烧完,尤其是那个小别墅一样的纸屋也烧干净后,何川从地上站起来。

    蹲了那么久,脚有点发软。

    何川撑着墙壁,缓过劲之后,开始收拾起来。

    他用树枝往火堆里戳了好几下,确认没有明火之后,等它再凉一点,就把它装进塑料袋。

    把所有的纸灰都清理干净后,何川将塑料袋打了个死结,拿起地上的铁盆,开始往回走。

    路过小区门口的时候,何川随手将塑料袋扔进垃圾桶里。

    守门的大爷全程注视着何川。

    在看到何川烧纸的时候,他本来想上前阻止。

    犹豫之后,最后还是放弃了。

    刚回到宠物店,辣娇就上前,朝着何川身上嗅了几口。

    何川举起手臂,在鼻尖嗅了一下,闻到一股浓郁的烟火气。

    还没等他来得及打理,就见辣娇突然转向店外。

    喵!

    它的声音很响,跟平时的叫声完全是两个模样。

    何川顺着它的视线,看向店外。

    外面空荡荡的,连个路人都没有。

    “别叫。”何川拍了拍辣娇脑袋,轻声说道。

    辣娇朝着门口的方向嗅了嗅,摇了摇尾巴,重新跳到自己的小椅子上,趴了下来。

    何川看向店外,一脸若有所思。

    下午的时候,吴胖子打来电话,老人终于还是没能抢救过来,在医院里离世了。

    她喝下的那瓶农药的毒性不算大,送医院抢救的时间也还算及时。

    但毕竟她的年纪已经很大了,而且本人也没什么求生意志,器官一直在衰竭。

    唯一比较幸运的就是,她一直处在昏迷状态,临走前并没有感受过太多痛苦。

    遗憾的是,因为一直昏迷,缺少了她那份证词,案件变得有些复杂。

    挂掉电话后,何川将冷掉的热水壶装满水,重新烧上。

    “老板,来一袋猫粮。”

    门口,一道有气无力的声音传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