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三十九章 我好像……又犯错了。
    晚上,何川又接到父亲的电话。

    他一天会接的电话不算多,父亲和吴胖子两个就占了四分之三。

    以前还会有快递和外卖的电话。

    不过现在快递都直接把东西放在快递点,而外卖……他已经很久没点外卖了。

    “最近和人家聊的怎么样。”

    “还好。”

    “有约着周末一起出去玩吗?”

    “没有。”

    “是没有约,还是对方不想去?”

    “没约。”

    “这种事儿怎么能让女孩子主动,肯定是你先提出来啊。”父亲语重心长道。

    “哦。”何川平静的回应道,眼睛看着天花板,开启了“神游物外”的模式。

    “马上又要到周末了,你跟她聊一下,看一起去哪里玩玩。”

    “知道了。”

    “对了,你什么时候回来一趟?家里孵了四十多只鸡,两只鸭子也养了快六年了。”

    父亲好似无意的,提了另外一个事情。

    何川记起来,上次回去的时候,父亲指着院子里的一群鸡鸭,对他道。

    “看到没有,那群鸡鸭是给你媳妇儿养的,等你媳妇儿怀孕的时候杀了,拿来给她煲汤喝。”

    “再说吧。”何川面无表情的说道。

    结束了跟父亲的通话,何川倒在沙发上。

    头还是有点胀,零散的画面时不时的会在脑海中闪过。

    有时候,太有能力了,也是一种负担。

    尤其是作为一名警察,他经常出现在案发现场。

    而这些现场的情绪,大多是阴郁的,甚至是疯狂的。

    每一次使用情绪感知的能力,都会让他感到特别疲惫。

    有些时候,他感知到的一些情绪,甚至会让他情不自禁的想要……

    杀人。

    何川在沙发上躺了一会儿,将零散的情绪碎片剔除掉,这才从沙发上爬起来,去厨房拿了一听冰冻的百事。

    回到沙发上,何川将冰冻的百事打开,冰冷的二氧化碳汽水,压下了他有些烦躁的情绪。

    一低头,何川发现,辣娇正蹲在地上,抬起头,望着他。

    “你要喝吗。”何川将手中的百事,往辣娇面前递了递。

    辣娇转过身子,用屁股对着他,摇起了尾巴。

    “你不想喝?”何川歪了歪头。

    喵。

    辣娇叫了一声。

    “你是想吃……冰淇淋?”何川思考了一下,问了一句。

    喵!

    辣娇又叫了一声。

    “行,那我们去买冰淇淋。”何川将百事放在茶几上,从沙发上站起来,开始穿外套。

    最近的蓉城,气温冷热不定。

    明明前几天还热的让人想开空调,一场雨后,又冷的让人忍不住披上外套。

    辣娇一听这话,立马从地上站起来,摇着尾巴,跟在何川屁股后面。

    也许是真的快到夏天了。

    小区外面,接连开了两家冰淇淋的批发超市。

    何川带着辣娇下了楼,来到小区外面,也就是宠物店隔着一条街的对面。

    店还没有关。

    里面有个看起来三四十岁的女人,正坐在椅子上刷手机。

    何川将手揣在兜里,跟辣娇一起进了店。

    店不大,跟何川那个店铺差不多的面积,里面放了六七个冰柜。

    一进冰淇淋店,辣娇立马跳到一个冰柜上。

    它低着头,隔着透明的玻璃盖,在冰柜上嗅了嗅,然后又跳到另一个冰柜。

    跳了两次之后,辣娇终于在其中一个冰柜上面停了下来。

    它摇着尾巴,伸出爪子,在自己屁股下的冰柜上拍了拍。

    “你要吃这个口味的冰淇淋?”何川问。

    喵。

    “榴莲味的?”何川又问。

    喵!

    何川扭头,对一旁已经看呆的老板道:“老板,这冰淇淋能单卖吗。”

    他指了指冰柜。

    “可以单卖,但拿不了批发价。”老板收起手机,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我就住在楼上。”何川朝着天花板,伸出手指,“家里冰箱太小了,一次性买不了多少,要是合适的话,以后我会经常过来。”

    老板思考了一下,说了句:“好。”

    她打开辣娇坐着的那个冰棍,从里面取出一个巴掌大的冰淇淋盒子:“是这个吗?”

    辣娇在老板过来的时候,就跳到了地上。

    听到老板的声音后,它再次发出一声“喵”叫。

    “嗯,就这个。”何川点头道。

    “好,十六块钱,要我给你装起来吗。”老板问道。

    何川点头。

    等何川拿出手机,扫完二维码付账后,老板已经找来塑料袋,把冰淇淋给他装好了。

    “这个冰淇淋是没有勺子的,我给你放了一个。”老板将塑料袋递给何川,然后看了一眼地上蹲着的辣娇,感慨道,“你家猫好厉害啊,还会自己选冰淇淋……它毛色这么黑,是什么品种啊?”

    “不知道,可能是田园猫吧。”何川道。

    店主也点评过辣娇的品种。

    这么黑的猫,不是田园,就是孟买。

    不过看辣娇的体型和性格,大概率是田园猫,也就是俗称的土猫。

    “这样啊,太通人性了,我也想养一只这样的猫。”店主羡慕的说道,“不过猫吃冰淇淋的话,不会拉肚子吗?”

    “少吃点,没什么问题。”何川说着,拎着塑料袋,带着辣娇往回走。

    刚回到小区,何川就听到楼上传来一阵争吵声,与之相伴的,还有小孩子的哭闹声。

    “说,李瑞博到底是不是我儿子的孩子!”

    “妈,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说什么?我这里都拿到医院的鉴定报告了!”

    “鉴定报告?”

    “我早就怀疑了,李瑞博根本不像我儿子!我家娃鼻梁是塌的,这孩子鼻梁是挺的;我家娃头发稀疏,这孩子头发浓密;我家娃从小沉默寡言,不善言辞,这孩子打小就调皮,吼都吼不住。要不是我带着他去医院做了亲子鉴定,你还要瞒我们母子两到什么时候!”

    “妈,你怎么能背着我做这种事!”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

    “闭嘴!你说你到底有什么出息,生个儿子居然还是别人的,今儿不把这个事情说清楚,我就呆在这个家不走了!”

    哇!

    屋里,小孩子的哭声更加响亮了。

    何川掏了掏耳朵,看了一眼跟在身侧的辣娇:“我好像……又犯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