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三十八章 返聘?(三更,存稿已尽)
    故事结束。

    浓郁的情绪,像潮水般退去。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眼前这个屋子看起来,好像也没之前那么恐怖了。

    何川收回手掌,下意识掏了下口袋,结果掏了个空。

    他顿了一下,想起来,自己已经好几年没抽过烟了。

    如果这时候吴胖子在这里,兜里一定有烟。

    他掏出手机,给吴胖子打了个电话。

    手机没响两声,就被吴胖子接了起来:“喂,什么事儿。”

    吴胖子的声音有些有气无力,沙哑之中,透着一股疲惫。

    “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了。”何川问道。

    “不太乐观。”吴胖子说道。

    何川隐约听到有吸气的声音,估计不知躲在哪个角落偷偷抽烟。

    “命是暂时保住了,但还没脱离危险期,好在农药毒性不是很强,就看她挺不挺的过去了。”

    吴胖子叹了口气:“毕竟年纪大了,身体扛不住,医生说她的器官已经在衰竭,搞不好……”

    他顿了一下,没继续说下去。

    “通知家人了吗。”

    “通知了,她儿子已经赶过来,女儿那边人在外地,暂时没有联系。”

    “嗯。”何川应了一声,然后道,“证据那边,你们找的怎么样了。”

    “塑料袋上提取到了指纹,通过对比,已经确定是死者和她的指纹。从现场的状况来看,屋子应该也没其他人进去过。

    至于之前收到他和儿子吵架的信息,我们通过尸检得出尸体的死亡时间,排除了她儿子的作案嫌疑。没有意外的话,大概……”吴胖子叙述他所知道的消息。

    “你有没有想过,死者可能是自杀?”何川等他说完,这才提出自己的看法。

    “自杀?”吴胖子的声音,明显愣了一下,“不可能吧,他为什么要自杀?”

    “你觉得呢。”何川反问道。

    “这……”吴胖子迟疑了,他压低声音小声道,“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

    以他对何川的了解,何川不会平白跟他说这种话。

    他们是警察,又不是什么三流编剧。

    警察办案,是要讲究证据的。

    “如果你得了绝症,你会选择倾家荡产的去医治吗。”何川问了个无关的话题。

    “废话,都绝症了,我干嘛还要医治,每天吃好喝好,哪天两腿一蹬,直接走了。嘶,你的意思是……”吴胖子倒吸一口冷气,感觉牙龈又开始疼了起来。

    他倒不是被吓到,纯粹是因为最近辣的吃太多,有些上火。

    “你打听一下,死者生前应该经常说过想死之类的话。”何川道。

    “如果是这样的话,证据对她来说很不利啊。”吴胖子用手掌顶着牙龈位置,语气凝重。

    警察办案,是要讲究证据的。

    所以哪怕他很相信何川,但在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依旧对这件事无能为力。

    这就是法律残酷的一面。

    法律,从来都不是为了用来伸张正义。

    它更多的是划下一条线,告诉大家什么事情能做,什么事情不能做。

    “如果她能醒过来,把事情讲清楚,那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现在……”吴胖子有些烦躁。

    他算是一个比较有责任感的人。

    知道这个情况后,他心里就像是被猫挠了一样,浑身上下都有些不给劲儿。

    “我现在就担心,她什么都不说,或者是把这个事儿都揽在自己身上。”何川道。

    以何川感知到的情况来看,女人极有可能做出这样的事情。

    自杀,对这个男人来说,是他最无能,最懦落的体现。

    她要维护住自己男人最后的体面,哪怕这个行为根本毫无意义。

    很多事情见得多了她就会知道,喜欢谈论这些事的人,根本不会在乎这些事背后的真相。

    他们喜欢的,是那些有色彩的,带着故事性的,充斥着情杀,黑幕,权钱交易等等等等。

    让人充满臆想的,所谓“真相”。

    这样一群人,真是让人感到可悲。

    吴胖子也明白这一点,他沉默了一下,开口道:“我明白了。”

    “回头我会让人去现场再看一看,顺便再跟她儿子聊一下。”

    “有她儿子作证的话,情况应该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复杂。”

    何川“嗯”了一声,正准备挂断电话。

    电话那头,吴胖子犹豫了一下,开口道:“川儿,要不……你还是返聘吧?”

    这是他深思熟虑之后的结果。

    像今天这种事情很多吗?

    多,很多。

    可是往往,大多数时候,大家并不关心案件背后的原因。

    大家需要的,都只是一个结果。

    据不完全统计,全中国一年要发生近千万起各类刑事案件,每年光是要执行死刑的犯人,都在十万人以上。

    听起来好像很多是不,明明感觉很多本应该执行死刑的人,却并没有被执行死刑。

    类似周莉,老王这样的案子,还有很多。

    这个世界不是只有白色和黑色的一面,还会有灰色这样颜色的一面。

    如果不是有何川这样的人存在,吴胖子真的没信心,每一个案件都能准确的找到凶手。

    做警察越久,对这个职业越是感到敬畏。

    他要伸张的,不仅是受害人所需要的正义,还要保护“犯罪者”所具有的,最基本的权益。

    如果没有何川,那他是不是会把那个老人,直接定义为“杀人凶手”?

    大概率会是的吧。

    毕竟证据什么的都在,只要她自己在审讯的时候不否认,她就是法律层面的“凶手”。

    想想就觉得可怕。

    “我啊……”何川说着,看了一眼铁门,“再说吧。”

    他语气平淡的说道。

    吴胖子本来提着一口气,在提出这个建议时,他就有些后悔。

    这个提议对何川来说很不公平,对他来说,也显得自己很没用。

    不过在得到何川回复之后,吴胖子松了口气。

    他自嘲的笑了笑,道:“行了,你赶紧休息吧,有结果了我会通知你。”

    说着,他主动挂断了电话。

    听着手机里的忙音,何川缓缓的将手机放下,塞进兜里。

    从楼道里出来时,何川抬头看了下天空。

    今晚的天空很亮,能够看到大半个皎洁的月亮。

    何川又想起吴胖子刚刚说的话。

    返聘吗?

    何川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