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三十七章 原来是这样
    何川感觉有点累。

    这屋子积攒了太多情绪,一股脑儿都涌进他脑海。

    感觉像是连续看了几十场电影,脑子都快炸裂了。

    但故事已经到结尾了,何川强打起精神,继续读取下去。

    女人并不知道,男人的手指已经能动了,只是很开心男人终于肯跟她说话了。

    男人说,家里太阴暗了,让女人弄点绿色的植物。

    男人又说,要把这些植物养好,要记得给它们杀虫,让女人去买一点农药。

    女人有一点疑惑,但男人什么都做不了,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去买了。

    卖药的大爷,知道女人是买去给家里植物杀虫的,给她弄了一瓶毒性比较小的农药。

    说实话,他也怕啊。

    这年头买农药自杀的人太多了,新闻里时不时就听到一个。

    他看这大姐的穿着,估摸着家境也不太好,生怕她想不开,于是就留了个心眼。

    要是她点名要买百草枯,估计大爷直接就报警了。

    那玩意儿根本没法治,喝上一口,哪怕及时送到医院,也只能眼睁睁等着器官衰竭而死。

    接下来的几天里,男人像是在安排后事一样,开始嘱咐女人。

    钱,他们是没有的。

    银行里本来有些积蓄,结果为了给他治病,全都花光了。

    要不是他及时停止治疗,指不定要把房子也给卖了,还要欠下一堆外债。

    房子,卖不上价。

    老破小本来就值不了几个钱,几年前倒是说要拆迁,拆到现在,也没个声响。

    而且一平一万四的价格,连1:1都算不上,隔壁十年前的电梯房,现在也都一万八往上了。

    到时候可以让老大一家搬回来住,又或者是把房子卖了,到周边郊区买一套大一点的房子。

    至于秀萍,到时候可以搬回来住。

    她一个人在外面,还带着一个孩子,过的实在是太累了。

    有老大一家帮忙照顾,也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儿,生活上多少也会轻松一点。

    这孩子也是懂事,怕给他们惹麻烦,一直咬牙在外面坚持。

    男人心里愧疚,可他能够怎么办呢?

    他也想补偿自己的女人,可他实在做不到啊。

    趁着儿子过来的时候,他把这些安排,都跟儿子说了一下。

    儿子当时就怒了。

    “爸,你说啥呢,房子我不要,你和妈照顾好自己就行了!”

    “我跟你妈都没几天好活了,你不一样,孩子还要上学,你总得给他一个稳定的环境吧?至于秀萍,你让她也回来,跟你们一起住。孩子你帮忙看一下,既然领养了,那也别丢了,都是一条命。至于秀萍她自己……有机会的话,找个男人嫁了吧。”男人平静的说道。

    “爸,这事儿不行,房子我不要,你也别再说这事儿了。”男子有些烦躁。

    手里五块钱一包的红梅,一根接一根,没一会儿,地上多了好几只抽完了的烟头。

    男人看着儿子手上的香烟,突然说了一句:“给我点一根。”

    当儿子的犹豫了一下,他记得医生说过,让男人不要碰烟酒这些东西。

    不过算一下,自家老爷子也有几年没碰过香烟了。

    他思索片刻,还是掏出烟来,给自己父亲点上一支。

    香烟点燃后,男人刚吸了口气,突然开始咳嗽起来。

    “爸,你没事儿吧。”儿子连忙将烟拿开,轻轻拍着男人后背,给他顺气。

    “没事儿,太久没抽,吸的急了点。”男人咳嗽了好一会儿,总算是停了下来。

    他示意,让儿子把烟拿回来,又吸了几口,脸上露出满足的表情。

    这一天,男人跟儿子聊了很多东西,有些是回忆,回忆儿子闺女小时候的事情。

    有些是批评,批评儿子小时候不懂事,让他读书,他偏要跟着自己去工地上搬砖。

    这下好了,钱没挣到,书也没读成。

    当初要是听他的,好好读书,哪怕上不了大学,上个专科,学一门本事,也不至于混成现在这个样子。

    “这不是当初家里没钱嘛。”儿子小声嘟囔了一句。

    都快五十多岁的人了,坐在那里,还跟小时候一样顶一下嘴。

    “嘿,你们两爷子聊啥呢,聊的这么开心?”女人从外面摆摊回来。

    “妈,你回来了,来尝尝最近刚出来的香椿,炒鸡蛋可香了。”儿子连忙从凳子上站起来道。

    “哎,你又带这些东西,放摊上卖掉不好吗,我们又吃不了多少,真是……”女人嘴里在怪罪,脸上却带着一丝笑意。

    儿子卖菜,虽然不够体面,而且也赚不了几个钱。

    但现在这个年头,只要你愿意下苦力气,老天是不会饿死干活人的。

    “那点菜能值几个钱,来,今儿我跟你们露一手。”

    儿子一边说着,一边拿着带过来的猪肉蔬菜,去进厨房开始洗菜做饭。

    等儿子离开之后,房间里再次陷入安静。

    “下次,让他别跑的这么频繁了吧,他每天大早上要去进菜,挺累的。”

    男人开口,打破房间里的沉默。

    卖菜是件很累人的事儿,每天三四点就得起床去收购蔬菜。

    而且自家儿子,心眼老实,做不了缺斤少两的生意,一年下来也赚不了几个钱。

    虽然饿不死,但也存不下什么钱,而且年纪现在也不小了,万一以后生个什么病……

    “我知道。”女人轻轻应道。

    男人点点头,又说道:“对了,上次我跟你说的那些事儿,你都记住了吗。”

    女人看着男人,只见他一脸平静,仿佛已经做出某种重要的决定。

    恍惚中,她似乎已经预感到了什么。

    “我……记住了。”她说话的时候,声音带上一丝颤音。

    男人松了口气。

    脸上带上如释重负的笑容。

    于是,当女人再次摆完摊回来的时候,看到的,是头上戴着塑料袋,躺在床上的男人。

    男人忽略了一件事,他手指虽然能动,但没有力气,拧不开农药上的瓶盖,喝不了药。

    但在床边,有女人做鞋垫时,留下来的塑料袋。

    像何川跟应菲说的,一个真正想死的人,没有什么事能拦住他。

    他想起以前在电视剧里,被人用湿纸憋死的犯人。

    于是用手指勾住塑料袋,废力的将塑料袋套在头上,然后,将塑料袋在脖子上系上……

    女人回来时,男人还在痛苦的挣扎。

    他的身子因为过度痛苦,轻微的颤抖起来,手指上崩出一条条青筋。

    女人静静的看着,看着,直到男人的身子突然一震,瘫软下来,女人才抬起头。

    脸颊上已经满是泪水。

    阳台上传来动静,女人回头,看到那只金色的大猫,从阳台上跳进屋子。

    “你来啦。”

    她开口,沙哑的嗓音在逼仄的屋子里,回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