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三十六章 不如去死
    “诶,老王,咋回事儿啊。”

    “你们跑什么啊,怎么不说话啊。”

    女人推着男人,闷着头就往小区外走。

    那人追在他们屁股后面,直到女人走远了,这才挠了挠头。

    “不就是断了个腿吗,甩什么脸色。”他嘟囔了两句,刚走没两步,又朝另一个人打了个招呼,“嘿,你知道老王的腿咋断的吗。啥,你也很久没见到他了?难怪我说怎么最近都看不到他人,我跟你讲啊,刚才我看到他坐在轮椅上,他女人给他弄了个轮椅……”

    女人知道男人不想看到熟人,推着他去了两条街外的另一个小区。

    这里的人都不认识。

    他们在小区里转悠,偶尔会有人看他们一眼,但很快就会把目光收回去。

    等回家之后,男人面色平静,看起来好像并没有生气。

    女人内心稍安,然后每个星期,都会抽出两天时间,带着男人下楼转转。

    她年纪大了,一个人扶男人有点吃力,只能等儿子过来,让儿子把男人背下去。

    日子,好像渐渐平静下来。

    男人不吵不闹,每天呆在家里,安安静静。

    女人白天做活,晚上出去摆摊,时不时还去捡些纸壳塑料瓶,拿去卖给收废品的小贩。

    因为怕被男人发现,她经常将捡来的废品,放在楼梯口。

    结果有一次,她辛辛苦苦搜集了两天的废品,不知道被谁给顺手牵走了。

    女人默默流了两天泪。

    那之后,她就小心的,将没卖掉的废品收起来,偷偷藏在家里。

    男人好像知道了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

    有一天,她下楼把积攒的废品卖给小贩,拿着小贩给她的二十块钱,高兴的上楼。

    她们两个老人,开销不高,二两猪肉加两个蔬菜,就可以吃一整天。

    不过最近猪肉涨价了,有点吃不起,只能每隔两天左右,才沾一点荤腥。

    二十块钱,是他们近两天的生活开销了。

    刚一回家,女人就看到男人坐在椅子上,对着窗户那里发呆。

    女人顺着他的视线望过去,看到一只金色的大猫,正踩在阳台边缘,对着屋子探头探脑。

    “走走走,赶紧走。”

    女人吓了一跳,生怕这只大猫打扰到男人,连忙上前驱赶。

    大猫被女人吓住了,脑袋一缩,“嗖”的一下,就从阳台那里消失不见。

    等她驱赶完猫回来,正好看到男人将视线收回来。

    看着一直沉默的男人,女人有点心疼,自己每天忙里忙外,根本没有时间跟他交流。

    印象中,男人一天下来,也没说过几句话。

    她不在家的时候,他一个人一定会很寂寞吧。

    女人这么想着,于是当那只大猫再次出现时,她没有第一时间上前驱赶。

    反而从家里找出昨天没吃完的米饭,犹豫了一下,在饭上浇上一些汤汁,然后放在了阳台下。

    大猫一开始并没有搭理他们,反而一脸警惕。

    女人也不管它,她坐在男人旁边,继续织着鞋垫。

    大猫试探了几次,发现两人都没什么举动,几次之后,它才小心翼翼的从阳台上跳下来。

    大猫在饭碗那里转了几个圈,先是埋着头嗅了嗅,确认没什么异味之后,这才伸出粉红色的小舌头,在米饭上舔了一下,小口小口的吃了起来。

    从那之后,他们阳台上就会经常出现一道金色的身影。

    这道身影,似乎给这个阴暗逼仄的小屋子,凭空增添了一丝生气。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过去。

    何川的心,沉了一下。

    女人不知道,男人每天看着天花板,并不是在发呆。

    而是在倾听。

    老房子楼与楼之间的间距很小,他们又是在三楼,楼底下人在聊什么,他都听得一清二楚。

    “听说老王腿断了?”

    “可不是吗,都好长时间没见到人了。”

    “什么腿断了,我听说是残疾了,下半身都瘫掉了。”

    “瘫掉了?”

    “对啊,走不得,动不了,连拉屎撒尿都要让人照顾。”

    “这么惨,那他家里谁来照顾他啊。”

    “这谁知道,反正他儿子闺女都不在身边,老婆也天天出去,也不知道在干些啥。”

    “那不是屎尿都撒在了裤裆?你说……他老婆不会在外面有人了吧?”

    “你说啥呢,都这把年纪了,谁还有心思在外面搞那些玩意儿,也不害臊。”

    “那可说不准,反正我家要是有个天天躺在床上拉屎撒尿的,我可受不了。”

    “说的也是,反正我要是变成这样,还不如死了算了,人到这个份上,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可不是么,说不定他家里人就盼望着他去死呢,早死早超生,活着也是给别人带来负担。”

    “也亏他能厚着脸皮活下去。”

    “好死不如赖活着,你没看那些生病的人,一个个卖房卖车也要治病,生怕自己走的早了。”

    “这么活着还有啥意思,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你看他,儿子也不来,闺女也不在,就他孤零零一个人。”

    “听说他儿子在外面摆摊卖蔬菜,四十岁的人了,连个房子都没有。女儿更惨,生不出孩子,去领养了一个,结果现在好了,老公出轨,两人离婚,孩子扔给了她。现在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面做些服务员的活儿,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过得可惨了。”

    “你咋知道这些的?”

    “嘿,我儿子可是采购部的经理。之前他去隔壁城采购的时候,人家请他吃饭,刚好在饭店遇到了她。回来他还跟我说,以前看上去那么漂亮的一个女人,现在弄得跟个黄脸婆似的,幸好当初没娶她。”

    “采购部经理?那岗位油水很足吧?”

    “那可不,我儿子刚工作两年,就在城南买了套九十平的大房子。车子,咯,见到没,就是那辆,三十万的宝马。他还有辆代步的车,好像叫什么……哦,特斯拉,听说要八九十万呢,平时就放在新房那边。”

    “那你怎么不过去跟他们一起住呢。”

    “我老了,跑那么远干嘛,这边都呆习惯了,懒得换地方。”

    “你可真幸福。”

    “嘿嘿,就那样,就那样。”

    何川感觉到。

    男人一直没动静的手指,忽然,颤动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