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三十四章 不一样的感知(求推荐)
    “哎。”

    耳边传来一声叹息。

    仅从叹息当中,就听出一股浓浓的无奈。

    “怎么了你这是,一天到晚唉声叹气的。”

    旁边传来一道温暖的声音。

    声音的主人,从水盆里拎出一块毛巾,拧干后,给床上的男人擦拭身体。

    男人一脸麻木,像是一只木偶一样,被女人翻动的身体。

    一面擦拭完,女人费劲的将男人翻了个面,拧干毛巾,继续擦拭。

    好不容易擦拭完,女人抹了一把汗水,将毛巾和盆端走,过了一会儿,她又回到床边。

    “你啊你,好好保养身体,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

    女人将男人的衣服整理好,顺便将杯子卷起来,压在男人身下。

    男人没有说话。

    他望着天花板,眼中一片死气沉沉。

    女人已经习惯男人的沉默,她从旁边的凳子上,拿了一个装满针线的小篮子。

    篮子不大,里面放着织了一半的鞋垫。

    女人拿着鞋垫,对着窗外照进来,灰蒙蒙的光线,眯着眼睛织了起来。

    何川站在他们身边。

    这次的感知,跟以往都不太一样。

    不是代入男人,也不是代入女人。

    而是站在一个旁观的,第三者的角度。

    就好像在看一场没有颜色的黑白电影。

    女人织了好一会儿。

    或许是外面的光线太暗,女人好几次都将针头刺到了手上。

    每刺一次,她都浑身颤动一下。

    然后皱着眉头,将粗糙的手指放进嘴里舔了舔,吮吸完后,继续织鞋垫。

    房间里非常安静,只有窗外传来街道上汽车驶过的声音。

    男人躺了不知多久,眼睛终于动了动,落在一旁的老伴身上。

    “你怎么不开灯。”他开口,嗓音有些沙哑,很多字都混在了一起。

    可是女人却能听得明白。

    “这大白天的,能看得见,开什么灯,等晚上天黑了再开。”

    她放下鞋垫,朝着床上的男人笑了笑,语气故作轻松的说道。

    男人胸口一阵堵得慌。

    这个老婆子,就知道骗人。

    明明是因为晚上十一点后的电费,要比白天的电费低上不少。

    这几天他经常看到,自己的老伴儿晚上出去摆摊,十一点后到早晨,还拿着鞋垫在那里织。

    男人眼角有些湿润。

    他想用手擦拭一下,可就这么简单一个动作,他现在都办不到。

    女人像是感应到什么,她找来手帕,轻轻将男人眼角的泪水用手帕拭去。

    “你啊你,都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还流什么马尿,也不怕孩子们知道了笑话。”

    “要不,还是别治了吧。”男子撇过头,再次提起这个说了好几次的话题。

    “你这糟老头子,又说什么胡话。”女人有些生气,伸手在他手背上轻拍了一下。

    她的动作很轻,似乎害怕一不小心,就把男人给拍疼了。

    “我是说真的,我是真不想活了。你瞧我现在,这半人半鬼的,算什么样子!”

    男人的情绪开始激动起来。

    岁月在这个老人脸上,雕刻出一道道沟壑。

    此刻,这张老实了半辈子的脸庞,因为激动的缘故,看起来竟有些狰狞。

    女人叹了口气。

    自从发生那件事后,眼前这个男人,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一样,情绪变得喜怒无常起来。

    “你走的话,我和孩子们该怎么办?”女人抚摸着男人干枯的手,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考虑过了,我走的话,你住这个房子,平时摆下地摊,让孩子们接济一下,日子还能过下去。实在不行,你还能把房子租出去,然后搬过去跟老大他们一起住……再怎么样,也比拖着我这个累赘来的强。”男子仔细分析道。

    这段躺在床上的日子,他认真思考过这个事情。

    他这个情况,想要治好,是不可能了。

    继续治疗下去,也只能拖着身体让伤势不再恶化,平白耗费无数金钱。

    家里本来就不宽裕。

    事故方虽然出于同情,赔了几万块钱,但跟他消耗的医疗费比起来,完全是杯水车薪。

    前阵子他就听自己老伴儿跟儿子偷偷商量,要把这房子给卖了,继续给他治病,气的他把他们大骂一顿。

    他这把年纪还去工地干活,就是为了挣点钱,好让大儿子把房子给买了。

    都四十多岁的人了,还和老婆孩子挤在出租屋。

    别人怎么看他不管,反正他这个做爷爷的看的心疼。

    要不是把这套小房子给卖了,也在蓉城付不起一个首付,他早就把房子给卖了。

    可现在卖了房子算什么回事儿?

    蓉城房价这么高,以他们的情况,卖了之后肯定买不回来了。

    没了房子,他们在这个城市就彻底失去了根。

    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情!

    “行了,别说了,总之你先好好养伤。”女人强笑道,将他胸口的被子往上提了提。

    男的依旧絮絮叨叨,可女的充耳不闻,继续在那里织着手里的鞋垫。

    接下来的日子,女的白天在家里织鞋垫,照顾男人,晚上就去街边摆地摊。

    她也没什么手艺,只会织一些鞋垫。

    可鞋垫现在并不好卖,年轻人不喜欢穿这玩意儿,老人不愿意花钱,自己在家也能做。

    又是一个傍晚,她收拾好摊子,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

    摆了一晚上的摊,只赚了不到十块钱人民币。

    可是这又怎么样呢,像她这个年纪,出去找工作,别人一看她年纪,都吓的不敢要。

    这么大年纪,万一出个什么事儿,雇佣她的人还不得被人骂死。

    路过门卫室的时候,她无意间看到垃圾桶那里,有一道身影正在摇晃。

    有个老人正在翻垃圾桶。

    那人年纪看起来跟她差不多大,穿着一身沾满污渍的布衣,头发都缠到了一起。

    老人从垃圾桶里翻出纸壳,塑料瓶,将东西往蛇皮袋一塞,然后一脸警惕的看着她。

    见她没有上前争抢的举动,老人这才转过身,又在垃圾桶里翻了起来。

    直到确认桶里不再有东西,这才把蛇皮袋往肩膀上一抗,继续往下一个垃圾桶走去。

    等老人离开后,女人看着垃圾桶,眼中带着一丝挣扎。

    她以前在工厂里做活,工厂倒闭之后,他们找不到工作,只能到蓉城打拼。

    她跟着自家男人,当过保姆,做过清洁工,什么低贱的行业都做过。

    唯独没有翻过垃圾。

    她男人告诉她,我带你来大城市,是来让你享福,不是来让你捡垃圾的。

    他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什么脏活累活都能做。同样是在工地上搬砖,他一个人做的量,能抵别人三个。

    就这样,他们存下来的钱越来越多,终于在年近半百的时候,在蓉城买了这一套小房子。

    房子虽然不大,也掏空家里的积蓄,但他们还是很开心。

    这个房子,是他们自己的房子。

    从此以后,他们再也不用在这个城市,居无定所,漂泊无依。

    他们有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