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十九章 喝药
    “那户人家住着一对老人,男主人姓王,女主人姓夏。”

    “两人都已经七十多了,男的前几年帮人做工地,出了事故高位截肢,目前瘫倒在家。女的在家照顾他,会做些针线活,偶尔会出去摆个摊,捡点瓶子纸箱什么的……”

    袁红按照妇女说的那户人家,很快就搜集到了对方的户主信息。

    “没有养老金吗?”何川问。

    “他们之前的单位很早就破产了,两人下岗后,也没有缴纳五险一金。”

    吴胖子抿着嘴,手指在桌上轻敲,听了半天突然来一句:“他们子女呢。”

    袁红将手里的资料翻了个页,照着念起来:“他们有两个孩子,一子一女,儿子也在蓉城,原本从事建筑行业,不过发生那件事后就转行卖蔬菜了。

    女儿人在外省,听说早年因为不能生育,和丈夫领养了一个孩子,不过没两年丈夫出轨,两人离婚后,她一个人带着孩子在外地打拼,日子过得比较艰辛。”

    吴胖子不说话了。

    他点了支烟,吐了口烟气,对袁红道:“继续。”

    “根据周围人描述,两周前他们的儿子过来过,在屋里吵了一架就走了,之后楼道里就出现那种奇怪的异味。

    有业主进行过投诉,小区有人去询问过情况,对方说是在熬药,双方交流过几次,对方只表示以后尽量开抽油烟机,然后这件事不了了之。”袁红继续说道。

    “两个人都出现了?”吴胖子问道。

    “没,只看到女主人,至于那个男人,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了。”袁红说到这里,顿了一下。

    这么一说,大家心里都有数了。

    吴胖子考虑了一会儿,扭头对何川道:“川儿,你怎么看?”

    何川双手握着个保温杯,杯子里泡着红茶,正对着面前的空气发呆。

    闻言,他收回思绪,端起手中的保温杯喝了一口:“去看看就知道了。”

    那户人家就在宠物店背后的小区。

    小区建于上个世纪,到现在已经有近三十年了,房子很老旧,很多地方的外立面都已经脱落。

    因为是老小区,所以这里没有物业,有一个门卫,但看到这么一群人进去,最后也没有吭声。

    那户人家是在三楼。

    吴胖子在楼下布置了一下,带着三民警察就上了楼。

    刚进楼梯,明显就闻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味道。

    吴胖子偏了偏头,一旁的小张苦着脸,上前敲了敲铁门。

    砰砰砰。

    “你好,社区调查!”小张扯着嗓子喊道。

    所有人屏住呼吸,站在门口静静等待。

    一分钟过去,屋子里一点动静都没有。

    小张看向吴胖子,吴胖子瞪了他一眼,于是他只能无奈的继续敲门。

    “你好,社区做调查,麻烦开一下门。”

    吴胖子倾听了一会儿,突然面色一变:“不好,直接进去!”

    这种老式的防盗门很容易打开。

    几个人冲进狭小的屋子,迎面看到一大团阴影。

    仔细一看,房间里堆着很多纸壳和塑料瓶,这些垃圾将屋外照进来的光线都遮住了。

    小张带着两警察冲了进去,不一会儿,屋子里响起小张的声音:“老大,有人昏迷!”

    “怎么回事儿?”吴胖子连忙冲了进去。

    “喝的是农药。”小张手里拿着一个瓶子,面色有些难看。

    “快快快!赶紧送医院!”吴胖子连忙疏散大家,给几人让出一条道来。

    几个警察从屋子里抬出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老人面色蜡黄,已经陷入昏迷,人事不知。

    一个警察弯腰,将老人背在身上,另一个警察在一旁搀扶,两人下楼,将老人送往医院。

    楼外已经聚集了不少居民。

    大家听到动静,都从四面八方为了过来,朝着楼梯口指指点点。

    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谈论的声音。

    “那不是2栋7号那户人吗。”

    “是啊,也不知道出什么事儿了。”

    “这么多警察,不会是犯了什么事儿吧。”

    “谁知道呢,这么多警察,犯的事儿应该不小吧……”

    等到老人被送走后,吴胖子才开始带人清理现场。

    房间很小,跟何川那里差不太多,几个警察在屋子里一站,几乎把屋子都挤满了。

    “老大,里面发现一具尸体。”袁红从卧室里出来,面色有些不好看。

    尽管大家心里早已做好准备,但听到这个消息时,还是忍不住心里一沉。

    吴胖子捂着鼻子进了卧室。

    卧室很小,只放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以及一个衣柜。

    尸体平躺在床上,用被单盖住了身子,只露出一个头来。

    旁边的被子有点凌乱,地上还有一个空着的瓶子,是小张刚刚留下的药瓶。

    空气中混杂着一股奇异的味道。

    有尸体的臭味,农药的呛味,以及地上一堆乱七杂八的呕吐物的味道。

    这么热的天气,门窗都被关的死死的,连缝隙都用纸巾塞住,导致屋子里的气味更加浓郁。

    吴胖子挥了挥手,声音沙哑道:“开始干活吧。”

    袁红她们得到命令,戴起手套,开始现场的勘察工作。

    吴胖子忍着恶心,从屋子里出来,刚一下楼,就见到附近围过来看热闹的居民。

    吴胖子皱了下眉头,没搭理他们,径直往何川的宠物店过去了。

    何川正抱着保温杯,在店里发呆。

    听到开门的声音,就见到吴胖子阴沉着一张脸,从外面进来。

    “找到了?”他问了一句。

    “嗯。”吴胖子点点头,一屁股在椅子上坐下,“两个,一个死了大概有两周时间,尸体已经开始腐烂,我正在让人做现场勘察,没意外的话,应该是那个男主人。至于另一个……服药自杀,已经送往医院了,不知道能不能抢救的回来。”

    吴胖子说着很没信心。

    虽然新闻上经常报告,某某某服药自杀,因为抢救及时,最后被挽回了生命。

    搞的大家以为,这年头的农药,都没什么效果似的。

    甚至之前他们还接到过一个案子,一个年轻人因为好奇,买了瓶农药,想要“喝着玩玩”。

    结果“玩玩”就“玩完”。

    算算,如今他的坟头草应该都有三丈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