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十七章 旧识
    老人,窒息……

    吴胖子面色凝重。

    他打了个电话,让人将证物袋拿回去化验。

    顺便调查一下,看最近有没有人报过失踪案件。

    吴胖子回去后,何川拖着疲惫的身躯,回到家里。

    他倒在沙发上,脑袋昏昏沉沉的,浑身使不上劲儿。

    朦胧中,眼前好像罩着一层白雾。

    鼻子像是被堵住一样,不管怎么挣扎,都吸不上气。

    何川大脑开始缺氧,整个人因为无法呼吸,开始抽搐起来。

    喵!

    正当何川意识变得恍惚时,耳边忽然响起一声猫叫。

    他浑身一震,猛地从那种噩梦一般的场景,脱离开来。

    空气像是突然回来了。

    何川大口大口喘着粗气,贪婪地呼吸着空气,背后出了一身冷汗。

    好一会儿,他才揉了揉辣娇的脑袋,找出换洗衣服,去浴室里洗了个澡。

    出来后,何川从纸箱里,翻出以前买来的呼吸机,罩在脸上。

    做完这一切,何川重新躺回沙发,整个人迷迷糊糊睡了过去。

    接下来几天,何川都有些意识恍惚。

    大脑缺氧的后遗症开始显现出来,何川整个人显得很是颓废。

    这天他坐在店里喝茶。

    吴胖子从外面进来,随手将车钥匙扔到桌上,然后一屁股在何川身旁坐下。

    何川将正在看的那一页书,小心折叠起来,然后将书合上,放到一边。

    吴胖子迫不及待的拿起水壶,仰起脖子,“咕噜噜”的开始喝了起来。

    何川平静的看着,一直到吴胖子喝完,才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你也不怕是热水。”

    “这要是热水,拎起来没那么轻。”吴胖子说道,然后叹了口气,“这个案子,太难了。”

    “还没找到线索?”

    “只有知道死者应该是老人,死因是机械性死亡,证物就一个塑料袋……这你让我怎么查。”吴胖子苦笑,“塑料袋上倒是提取出了指纹,但在数据库里找不到记录,局里也没接到人口失踪的电话……我反正是毫无头绪,只能过来找你聊聊了。”

    “你想聊什么。”何川问道。

    “你觉得……案发地点,会不会是在这附近?”吴胖子压低了声音问道。

    “有可能。”

    “有可能?”

    “如果我是凶手的话,我会把凶器和尸体一起处理,而不是分开扔到两个地方。”

    “道理我明白,问题是没找到尸体。”吴胖子摊手。

    “如果凶手根本就没有处理尸体呢。”何川问道,“如果凶手是在被害者家里行凶,只需要将凶器带离案发现场,抹掉自己作案的证据,比自己费尽心力去处理尸体来的安全多了。”

    “可是这样,被害人家属回去……你是说,被害人是鳏寡孤独的老人?”吴胖子反应过来。

    “你查一下监控,看看这个塑料袋是怎么来的,我觉得离案发地应该不远。”何川说道。

    “我们已经在加班加点的排查了,可是这边的监控并不是很多,很多地方都有死角……”吴胖子顿了一下,道,“对了,听说你周末去相亲了,感觉怎么样?”

    何川瞟了吴胖子一眼。

    这家伙的消息,倒是来的灵通。

    “还行。”何川淡淡的说道。

    “应菲那个丫头,我也知道,人长得倒是挺漂亮,就是……”吴胖子说着说着,叹了口气。

    “美好的事物,总是会有点残缺。”

    “你不介意?”

    “有什么可介意?”何川看了他一眼。

    “嗨,你不介意就好。这丫头啥都好,只可惜不会说话,我记得小时候见她,那时候她还挺可爱,小嘴很甜,很懂事,后来发生了一件事,然后人就哑了,到现在也没能治好……”吴胖子遗憾的说道。

    吴胖子跟何川是老乡。

    两人一个出生在城里,一个出生在乡下。

    后来吴胖子家发迹了,就搬到蓉城,在这里生活了十几年,逐渐成了本地人。

    “你两是发小?”何川有些意外,如果两人真的认识的话,那这世界也太小了。

    “谈不上吧,我爸跟她爸关系倒是挺好的。前几天她爸来我们这里开会,我爸请他们吃饭,饭桌上无意间谈起这件事儿,我听到了你的名字,然后就问了一下。”吴胖子说着,笑了一下,“说起来这个世界还真小,我原本还想把你介绍给我妹妹,没想到你居然不声不响跑去相亲,这事儿闹的……”

    何川安静的听着,在理清这复杂的关系后,他问了一句:“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好像是学校里的小孩恶作剧,往她水杯里放了什么东西,弄伤了声带……”说起这个,吴胖子就有些说不下去了。刚刚经历了蒋鹏飞那件事儿,吴胖子对熊孩子实在喜欢不起来。

    原来是这样……

    何川无意间知道了这个秘密。

    “怎么了,你有什么想法?”吴胖子看何川在那里出神,忍不住问了一句。

    “没……就是觉得……太可惜了。”何川又想起应菲略显自卑黯然的脸庞。

    “谁说不是呢,这么漂亮一姑娘……”吴胖子也叹了口气,语气中充满惋惜。

    两人一时半会都没说话。

    “你好,请问老板在吗。”门口,一道纤细的身影走了进来。

    吴胖子瞅了眼何川,朝着那身影颔首示意:“咯,你生意来了。”

    何川从桌子后面站了起来,迎向那人:“你好,请问有什么事儿。”

    进店的,是何川刚接手宠物店时,来买过猫砂的少女。

    之后她也来过几次,从何川这里买过好几样打折的商品。

    “老板,我家囦囦不知道怎么了,一直不肯吃猫粮。”彭佳怡拎着笼子,一脸苦恼的说道。

    笼子里装着一只金渐层,正无精打采的趴在里面,看起来很是颓唐。

    “我这里不是宠物医……”何川话说一半,就见彭佳怡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他犹豫了一下,开口道:“我可以帮忙看一下,不过不能保证一定有用。”

    “谢谢店主!”彭佳怡开心的感激道。

    跟店主学了这么久,何川也掌握了一点宠物习性方面的知识。

    像猫这种生物,不吃猫粮,一般分为几种情况。

    一个是食物变质,二个是换了新的猫粮,第三是得了疾病。

    何川只需要稍微感知一下,知道它是什么情况,给小姑娘一个合适的建议就行。

    好在,宠物的情绪,一般都比较单纯。

    何川将手套脱掉,打开笼子,将手伸了进去。

    刚把手贴在猫身上,一股惶恐的情绪,涌入何川脑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