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十六章 新的案子
    “你是说,这附近发生了命案?”

    吴胖子手里拿着矿泉水,“吨吨吨”喝了几口,感觉有些牙疼。

    他刚刚正在附近跟媳妇儿逛街,接到何川电话后,一路狂奔过来,现在还在喘气儿。

    “如果没意外的话,我想是的。”何川拿起刚才的塑料袋,放到吴胖子面前。

    “这是……”吴胖子没戴手套,他弯下腰,仔细观察着塑料袋。

    看上去很普通的一个塑料袋。

    可能是扔了有一段时间,塑料袋看起来有点脏。

    “这袋子是凶器,凶手应该是将这个塑料袋套在被害人脖子上,导致其窒息性死亡。”

    何川很冷静,他将自己感知到的东西,用最简练的方式提取出来,让吴胖子能够做参考。

    “窒息死亡……”吴胖子呼吸一顿,忍不住伸手摸了摸脖子。

    这么多凶杀案里,窒息,绝对是最残酷的一种死亡方式。

    其他凶杀案,不是撞死,就是刺死,砍死,砸死……就算很疼,但那也只是一瞬间的事儿。

    可窒息不一样。

    每一具窒息死亡的尸体,面目都非常狰狞,死前都经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

    何川他们曾经看到过一具尸体,那具尸体是被犯人用胶带缠住口鼻,硬生生憋死的。

    死者死亡之后,眼睛半睁,瞳孔都要从眼眶里瞪出来,眼睑内部都是点状的出血点。

    面部有一层紫青色,脖子的地方有掐痕,解剖之后能看到颈部肌群出血,肺叶间还有心脏表面都有很多出血点。

    可以说是相当残忍的一种死亡方式。

    “你确定?”吴胖子变得认真起来。

    他杀的机械性窒息手法,一般有掐,勒,闷,堵四种方式。

    这几种方式都比较容易理解,通常来说属于手边没工具,脑子一热的激情性杀人事件。

    但用塑料袋套死就不太一样了。

    想用塑料袋套死一个人,难度比较大。

    被害人在挣扎的时候,很容易就可以把轻薄的塑料袋给撕开。

    除非是他没办法撕。

    也就是说,被害人有很大概率,是在被控制的情况下,被人给憋死的。

    就像小时候电视剧里放过的一个片段。

    被害人被关在牢房里,被用绳子绑住四肢,行刑人将纸张用清水浸湿,然后贴在被害人脸上。

    一层……

    两层……

    被害人使劲挣扎,四肢紧绷,发出痛苦的呜咽声。

    在贴了十几张之后,被害人挣扎无果,只能迎接死亡。

    这种方式能被列入古代酷刑之列,可想而知死者生前经历了怎样的痛苦。

    换而言之,这是一起恶性杀人事件。

    “确定。”何川点头。

    他在碰触到塑料袋时,感受到了被害人临死前强烈的,痛苦的情绪。

    这种情绪浓烈到让他脑子现在还有点发晕。

    哪怕已经过去快一个小时,何川依旧感觉有些呼吸不顺。

    “行,这件事儿交给我了。”

    吴胖子从何川那里要了一副白手套,将塑料袋小心的放进证物袋,然后贴身收好。

    “哎,刚休息没多久,又得开始忙碌了。”

    将东西收好之后,吴胖子有些无奈的叹息道。

    刚结束周莉那件事,吴胖子还以为能够休息一阵子。

    毕竟类似的恶性案件,也不是每天都会发生,不然他们这些当警察的,还不得累死。

    “你加油,我回去休息了。”何川有些疲惫。

    他意识有些恍惚,大脑有种缺氧的感觉,也不知道是不是刚才留下的后遗症。

    “你……需不需要帮忙?”吴胖子看何川面色发白的模样,有些担心的问道。

    他知道这个问题有多严重。

    以前何川感知一起因为心脏骤停死亡的尸体时,自己的心跳突然停了将近三分钟。

    差点没抢救的回来。

    后来听医生说,他们运气好,如果超过4-6分钟,大脑就会开始损坏;10-15分钟,小脑也会开始死亡,20-25分钟是延髓,30分钟是心肌和肾小细胞,1-2小时是肝细胞。

    也就是说,如果超过6分钟,哪怕他们成功做好心肺复苏,也会导致神经系统不可避免的损伤,甚至是脑死亡;超过半小时,就可以直接宣布放弃治疗。

    “没事。”何川摆摆手,“家里有个呼吸机,一会儿我翻出来,睡觉的时候戴上。”

    吴胖子:“……”

    这业务,很熟练啊。

    “这样吧,你去我家,或者我派个人到你这里,等过了这几天后再说。”吴胖子建议道。

    认识何川这么多年,他也掌握了何川后遗症的规律。

    情况不太严重的话,一般3-7天就能够恢复正常;情况严重的话,需要几个月,到一年时间。

    更严重的话,甚至会对身体机能造成不可修复的影响。

    “不用,应该不是很严重。”何川摆摆手。

    被害人临死前的情绪确实非常浓烈,但好在还在何川的承受范围。

    说起来,这也算是一个线索。

    一般被害人如果生前遭受虐杀,死亡的情绪会非常浓烈,同时还会掺杂其余的复杂情绪。

    比如害怕,惶恐,惊慌失措等。

    这些情绪,往往能传递给何川更多信息。

    但这次从塑料袋上传递过来的,没有其它杂糅情绪。

    也就是说,被害人并没有遭受虐杀,并且从意识到死亡,到真正死亡,这段时间应该很短。

    来不及反应太多东西。

    何川将这些信息,都告诉吴胖子,就见吴胖子摸了摸下巴,一脸若有所思。

    “还有其他信息吗,如果只有这点东西的话,这个案子很难办啊。”吴胖子苦笑道。

    没有尸体,没有案发现场,没有目击证人,更没有接到报案。

    仅从一个不知道哪个垃圾桶里飘出来的塑料袋,案子很难继续查下去。

    何川也知道这个案子查起来的难度。

    他强忍不适,继续在脑海中开始回忆起来。

    “说起来……被害人的力气,好像不大……”何川喃喃自语道。

    “不大?难道死者是个小孩,又或者是个女性?”吴胖子开始分析起来。

    “不,不对,不是那个感觉……”何川皱了下眉头,否定吴胖子的说法,“被害人……应该是名老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