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十五章 这感觉,难道是……
    “你现在在哪儿?”

    “在家。”

    “已经见完了?”

    “嗯。”

    “这么早就回去,没去看电影?”

    “特殊时期,电影院没开业。”

    “哦。”父亲声音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你也见过对方了,感觉怎么样?”

    还行吧。

    何川刚准备这么说,脑海中浮现出那张恬静淡雅的脸庞。

    “感觉还不错。”何川回复道。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父亲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在蓉城这边,像何川这种,毕业后有一份正式稳定的工作,那在二十五六就差不多该结婚了。

    二十九岁还没谈恋爱……

    也难怪他总是旁敲侧击,问何川跟哪些男同事关系不错。

    “嗯。”何川应了一声。

    他本来想打听一下应菲的情况,迟疑了一下,又放弃了。

    说起来,何川自己也没什么朋友。

    就好像两个女生。

    表面上和和睦睦,挽着手一起上厕所,能够分享彼此喜欢的小说和甜品。

    但私底下,指不定在骂对方打扮妖艳,会勾引男人,小小年纪不知道被多少人包养……

    一个四人寝室的女生宿舍,私底下能建七八个群。

    很多所谓的小道消息,就是从这些表面上嘻嘻哈哈,亲如姐妹似的的“闺蜜”口中传出的。

    只要脸皮够厚,任何人都能成为“好朋友”。

    可惜何川做不到。

    知道的太多,反而很难和别人成为朋友。

    那些阴暗的,杂乱的情绪,就像是味道辛辣的香料,让何川忍不住想要逃离。

    相比之下,应菲给他的感觉,就要平和很多。

    就像一杯白开水,虽然没有味道,但喝着也不会让人难受。

    “感觉不错,那就继续接触一下,我听人说那女孩挺好的。”父亲乐呵呵的说道。

    两人又聊了两句,然后挂断电话。

    将手机放在一边,何川准备继续撕书封。

    撕到一半,他顿了一下,拿起手机,给应菲发了条消息。

    “到家没有。”

    “已经到了。”应菲回的很快,在何川消息发过去不到一分钟,应菲的消息就发了过来。

    “嗯,今天你也累了,早点休息吧。”何川手指在微信上来回停顿,字打了又删,删了又打。

    好半天,他才把这句话发了过去。

    “你也是,早点休息。”应菲回到。

    读完消息后,何川将手机放到桌上,看到一旁蹲坐望着他的辣娇。

    “看什么,没见过发微信吗。”何川面无表情的说道。

    辣娇摇了摇尾巴。

    它转过身,将屁股对着何川。

    打个喷嚏,吃猫粮去了。

    猫病。

    将新买的书的封面都撕掉,然后将书在书架上放好。

    何川将撕下来的塑料袋揉到一起,扔进垃圾桶,顺便往下压了压。

    垃圾桶已经装满了。

    里面都是何川之前喝掉的易拉罐,满满的,都快从桶里面溢出来。

    换做以前,何川一定会第二天再把垃圾袋拎下去。

    不过他今天心情不错,将房间整理一下,就带着辣娇出门扔垃圾了。

    自从开了宠物店后,何川对于宠物这方面的知识,了解的也多了起来。

    店主转让的那个群里,每天都很热闹。

    一群养宠人士,经常会在里面发宠物的照片,以及普及一些宠物知识。

    看得多了,何川也明显感觉到,辣娇跟其它猫不一样。

    比如说,一般的猫,都不喜欢上街。

    有个饲养员,就一直因为这个事情而烦恼。

    因为他每次回家的时候,主子都会蹲在门口,瞧着缝隙就要蹿出去。

    平时在家,他也不敢开窗户。

    开纱窗,会被主子直接给抓破;留条缝吧,会被主子给拉开。

    这让他每天都过得心惊胆战,生怕主子哪天就走丢了,亦或是从楼上跳下去。

    但家里也不能一直不开窗户啊。

    本来养猫家里就有味儿,几个星期几个星期不开窗户,整个人都像是被腌制了一番。

    他自己呆习惯了,闻不出来,但公司里有好几个人,都隐晦的向他提起过这个事儿。

    于是他买了条牵引绳,打算带主子出去溜达溜达,打消它的好奇心。

    结果那怂货。

    刚拉到门口,就扒着门,死活不肯出去。

    好不容易将它抱下楼,刚放到地上,这家伙立马溜到角落,死活不肯再走一步。

    好几次他都忍不住在群里吐槽。

    问大家,猫这种生物是不是有猫病。

    不带出门的时候,一个劲儿的想往外跑;带出门了,又缩到角落,死都不肯再走一步。

    辣娇就没这个问题了。

    它呆在家里也没事儿,出个门也没事儿。

    不仅不会乱跑,还特别别会认路。

    有一次何川带它回来的时候,途中去取了个快递。

    结果被辣娇用爪子勾住裤子,一直把他往回家的路上带。

    也就是现在要经常下楼去开店,不然的话,何川已经考虑,在辣娇脖子上挂一个小篮子。

    这样他想买什么东西,又不想下楼的时候,就写个纸条扔进那个小篮子,然后放辣娇出去。

    听说国外有很多人都这么干。

    大概是这阵子经常出门,突然有天没出门,让辣娇有点不习惯。

    它在街上走起“S”型路线,这里嗅嗅,那里看看,甚至会主动去逗那些突然冒出来的野猫。

    一看就是社会猫。

    何川也没管它,将垃圾扔完后,去对面便利店买了一箱罐装的百事,家里的百事快喝完了。

    大概是知道何川喜欢喝百事,便利店老板经常会在店里放几箱百事,基本上都被何川买走了。

    等何川抱着箱子,准备回家的时候,发现辣娇正在跟一个塑料袋做“斗争”。

    就是很普通的白色塑料袋,小超市里买东西的时候,店家大都会送一个。

    辣娇也不知道是从哪个角落里扒拉出来的,在那里玩儿着玩儿着,整只猫被套了进去。

    现在它被困在里面,怎么弄都出不来。

    辣娇挣扎了半天,死活钻不出来,只能停下动作,可怜兮兮的望着何川。

    何川叹了口气。

    平时挺优雅的一只猫,怎么也会有犯病的时候。

    他将百事放在地上,走过去蹲下身子,一只手摁住辣娇,一手准备给它解袋子。

    手指碰触到塑料袋,一种异样的情绪传入脑海。

    这感觉。

    难道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