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十三章 渣男
    何川和应菲两个人走在大街上。

    哪怕是商业街,也只有几条主街道人气旺点,附近还是有很多街道比较僻静。

    虽然僻静,但也只是相对来讲。

    就好像现在,依旧会有很多人向他们投以好奇的目光。

    这一对人,男的看起来清秀斯文,女的看起来安静漂亮。

    宛如一幅美好的诗卷。

    何川原本对这种探寻的目光,是厌恶的。

    哪怕只是单纯的注视,在他的感知里,依旧会像一支支利剑,要将他身体洞穿。

    但他现在很平静。

    只是偶尔会开口,跟应菲说上一句话,也不在乎她会不会回答。

    一条街走完,两人也没买什么东西。

    应菲好像对什么衣服包包,美食甜点,都不怎么感兴趣。

    手上捧着一杯抹茶奶盖,还是何川路过一家冷饮店时,随手买的。

    两人一人一杯。

    “不好意思,请问两位能够一起拍张照吗。”

    又有人上来,询问是否能够合影留恋,被何川拒绝后,遗憾的拧着相机离开。

    这已经是第三个了。

    何川看了看四周,发现类似的人还有很多。

    只不过有些人会大着胆子上来,有些人则是拿着手机,偷偷摸摸将镜头对准他们。

    何川不喜欢站在聚光灯下,他准备按计划去电影院,可是走到电影院时才发现,电影院停业。

    “我想去书店,你去吗?”何川想了一下,对应菲问了一句。

    应菲一直在何川身侧,两人一前一后,错开半个身子。

    闻言,她没有说话,只是露出一个恬静的笑容。

    何川当她是答应了。

    在王府井附近找到那家书店。

    依旧是很久以前,何川来过的那家书店。

    好像很多东西随着岁月沉淀下来后,都会变得很安静。

    不管是刚才去吃过的过桥米线也好,渐渐没了人流的王府井也好,以及这家虽然开在街边,却容易被人忽视掉的书店也好。

    在少了行人打扰之后,像是一把入鞘的利剑,将昔日的锋芒都掩盖下去。

    书店的人不多。

    以前蹲在地上看书的人群,现在几乎已经看不见踪迹。

    应菲一进书店后,整个人就开始放松下来。

    她在书架中穿行,指尖拂过一本本书籍,时不时会抽起一本书翻阅几页。

    何川也在找书。

    他在显眼的展台上,看到好几本推荐的书。

    不是金融,文学,就是管理学,亦或是鸡汤文。

    其中就有应菲之前手上拿着的那本书。

    何川不时会从展台上拿起几本书,翻看两眼,又放了回去。

    大多数书对他来说,都没什么作用。

    尤其是所谓的鸡汤文学。

    看得多了就会发现,这些书也就是书名取的不同,里面的内容其实都大同小异。

    找了一遍之后,没有找到想看的书,何川准备去看看专业类的书籍。

    何川想要找一本类似茶叶品鉴,或者茶经之类的书籍。

    因为之前吴胖子送了他几袋茶叶,有绿茶,红茶,乌龙茶,以及普洱的茶饼。

    这样的茶叶吴胖子家还有很多,都是别人送给他老爷子的。

    听吴胖子的意思,他家里茶叶多的放不下,放久了也不好,所以一直在找机会往外送。

    何川和应菲分开,自己在一个角落里,找到他想找的东西。

    他取了一本撕开封面的书,站在书架前,开始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这一看,就忘了时间的流逝。

    等何川又翻过一页,才发现指甲盖厚的《绿茶品鉴》,已经被他翻完了。

    书有图有字,干货比较多,普及了一些关于绿茶的知识,以及相关的泡茶手法。

    看完之后还意犹未尽。

    将书放回书架,何川还想再抽一本,突然身子顿了一下。

    他想起来,自己身边还有个人。

    目光在书店里扫了一圈,在一个书架后面,找到正捧着书阅读的应菲。

    她看起来很认真。

    纤细的手指,不时翻过薄薄的书页。

    有时候头发会掉下来,落在书页上。

    每当这时,她都会伸手撩起垂落的青丝,露出修长白皙的雪颈。

    何川走过去,看见她手中正在翻阅的,是太宰治的《人间失格》。

    “还在看呢。”

    应菲看到何川,有些不好意思,拿出手机打字道:“嗯,你看完了?”

    何川随手从书架上抽了一本《人间失格》,翻了几页,又塞了回去。

    “这种书不适合你。”

    应菲歪了歪头,脸上露出疑惑的表情。

    “因为这本书的作者,是个渣男。”何川说道,“你看过《胭脂扣》吗?”

    应菲想了想,点点头,那是一部经典的香港老片,哪怕是九零后也有很多人看过。

    “正常情况下,自杀过一次的人,都会像十二少一样,很难自杀第二次。但这个作者不一样,他很厉害,整整自杀了五次。”何川认真的说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他,难道是不想……”应菲打出几个字,然后又删掉,重新打了一行字,“为什么?”

    何川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嘴,继续道:“哪怕是一个从来没自杀过的人,在真想自杀的时候,也会选择一种更加保险的方式。比如跳楼,割腕,亦或是服用大量安眠药。而一个有着丰富‘自杀经验’的人,却三番五次没有自杀成功,这几率比买彩票连续中五百万还低。”

    “那是为什么呢。”应菲打字问道。

    “你可以理解为这是一种形式,就好像是小孩子犯错,先哭一顿,大人就顾不上先去责罚他。但如果只是这样,那也只能叫孩子气,称不上渣。他最渣的是,缺乏对自己生命的敬重,也缺乏对别人生命的敬重。”

    “如果他想死,那他可以安静的一个人去死,而不是每自杀一次,就换一个女人……这感觉就像是拿刀架在女孩子脖子上,威胁人家说,来,要不要谈一场一起去死的恋爱。如果你死了,我就再找一个;如果你没死,那说明你还不够爱我。你连为我去死都做不到,那我只能换一个能为我去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