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十二章 无声的交流
    应菲将手机递了过来。

    何川看了眼手机,又抬头看了眼应菲,脸上若有所思。

    似乎察觉到什么,应菲原本微红的脸颊,瞬间变得煞白。

    纤细的手指,死死握住手机,好一会儿,她脸上挂上一丝失落。

    刚要将手机收回去,就听何川开口。

    “你喜欢吃清淡的,还是麻辣的。”

    “啊?”应菲愣了一下,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

    “我记得这附近有一家过桥米线,你如果不介意的话,我们去吃米线。”何川道。

    应菲犹豫了一下,咬着唇在手机上输入“都可以”三个字,然后在何川眼前晃了晃。

    何川说的店,位于老商业街,在九龙广场对面。

    几年前,他刚从警校毕业那会儿,跟着吴胖子一起来吃过。

    只不过何川不喜欢人多的地方。

    来过一次春熙路后,不管吴胖子再怎么劝说,他都不来第二次了。

    所以何川对春熙路并不是很熟悉,不过倒是记下这一家米线店。

    以当时的环境来说,这家米线店,是何川吃过最正宗的过桥米线了。

    大概是新开了几条商业街的关系,老商业街的人气,已经下降不少。

    虽然街上依旧人来人往,但至少不需要擦着身子借路了。

    何川在前面走,应菲跟在他身后。

    两人前后,隔了大概半个身子的距离。

    何川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

    哪怕出来工作后,他一天开口的次数,也寥寥可数。

    而应菲……

    她跟在何川身后,一直半低着头。

    偶尔要撞上人了,才会抬起头找一下何川的身影。

    “好像是这里。”何川突然停下来,抬头看了看九龙广场。

    尽管他只来过一次,但他的记忆向来很好。

    何川按着印象,在广场对面找到一道门,可以上到二楼。

    刚进楼梯,就看到门口贴着一道标识,米线店是在负一楼。

    搬家了?

    何川有些诧异。

    不过这么多年没来过,有变动,也是正常的。

    下到负一层,果然看到一个略显熟悉的装修。

    宽敞的米线店,至少四五个铺面的大小,里面摆放着一张张四四方方的大桌子。

    唯一不同的是,店里很冷清,只有四五个坐着休息的服务员,连客人都没看到一个。

    何川皱了下眉头,心里产生怀疑。

    印象中,这家店的生意非常火爆,吴胖子带他来的时候,连个座位都找不到。

    何川在收银台前看了会儿,确认头上那个菜单,是他熟悉的菜单。

    这才转头,对应菲道:“你吃什么套餐?”

    应菲看了会儿,选了个酥肉套餐,何川选了个金牌肥牛,然后结账。

    价格跟记忆中的差不多,两人平均下来四十多,不到五十块钱左右。

    取了牌子之后,随意找了个位置坐下,将牌子立在桌上,

    这里米线太烫,大概怕客人受伤,一般都是由服务员端上来,离开的时候会把牌子拿掉。

    没有事做,气氛重新变得尴尬起来。

    两人性格看起来很像,都不是那种能够主动找话的人。

    “你今天,很早就来了吧。”何川等了半天,只能主动开口。

    应菲一直低着头,听到何川声音后,看起来有些慌张。

    她手忙脚乱的在身上一阵翻找,看起来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在找手机吗?”何川将她放在桌上的手机,往前推了下。

    应菲这才发现,手机一直放在桌上。

    她连忙点头,接过手机后,低头打起字来。

    “没有,我也只是刚来一会儿。”

    两个人,一个人说话,一个人打字。

    感觉……还有点奇怪。

    “是吗,我本来以为你会迟到呢。”何川笑了笑。

    应菲看着何川突然展露出来的笑容,刹那间有些失神。

    只不过还没等她多看几眼,服务员就把米线端了上来,何川也收回笑容,重新变得一脸平静。

    似乎店里客人太少,服务员上菜的速度快了很多。

    只不过,何川看着盘里熟悉的配菜,皱了皱眉头。

    东西还是那些东西,不过不知道为什么,看起来感觉不是很新鲜。

    不过并不影响食用。

    何川按着记忆中的步骤,开始一个一个下配菜。

    这里的配菜很多都是生的,比如鹌鹑蛋,生菜叶,以及鸡肉。

    不过汤很烫,将配菜下下去之后,搅拌几下,基本上就烫熟了。

    何川不知道正宗的云南米线,是不是也是这样。

    不过在他第一次来吃那会儿,这种吃法显得很新鲜。

    有种不明觉厉的感觉。

    何川注意到,在他下菜的时候,对面的应菲一直在观察他。

    他顿了一下,放慢了手中的动作。

    看了一会儿,应菲开始学着何川的样子,将小碟里的配菜倒进汤碗。

    何川下完菜后,搅拌几下,将菜烫熟,然后拿勺子舀了勺汤,喝了一口。

    很鲜。

    有点记忆中的感觉了。

    既然两个人都不会找话题,那干脆就不找话题了。

    何川开始安静的吃起米线来。

    宽敞的大厅中,只有两人吃米线,和喝汤的声音。

    将最后一口米线吃完,何川又喝了大半碗汤,这才抽了张纸巾擦嘴。

    有点吃撑了。

    何川不着痕迹的揉了揉胃,环节一下微涨的感觉。

    他身体一直不太好,吃不了太多东西。

    退休后虽然调养了一阵,但还是承受不了暴饮暴食。

    好不容易顺了下气,对面的应菲也吃完了。

    在她抽纸巾的时候,何川扫了眼她的汤碗,基本都吃完了。

    连汤也只剩下小半碗。

    何川看向她的目光,开始认真起来。

    哪怕是当初的吴胖子,这么一大碗米线下去,也差不多要撑着了。

    一般女生,根本吃不完,又或者说,根本就不会吃完。

    听局里那些小年轻说,现在的女生,哪怕你给她个猫碗,她都能跟你剩下一半。

    何川本来只准备过来跟女方见个面,把流程走完,然后大家该干嘛干嘛去。

    但他这个时候,突然对应菲感兴趣起来。

    是个老实人啊。

    “我们先出去散个步?”何川问道。

    应菲正在低头擦嘴,闻言头起头来,表情有些诧异。

    她看了眼何川,脸上飞起两朵红云,略显害羞的点了点头。

    哪怕以何川的性格,都忍不住想对她说一句。

    太腼腆了,这样的性格,在外面是会被欺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