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十九章 麻烦的事(感谢盟主和两个舵主)
    案子结了。

    吴胖子也轻松下来。

    他在家睡了整整两天,然后开始重新操起家庭煮夫的行当,在家给媳妇儿做饭。

    因为这个案子,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陪过媳妇儿了,只能想尽办法去弥补亏欠。

    耙耳朵。

    何川对这种撒狗粮的行径嗤之以鼻,继续在店里过着自己的小日子。

    来店铺的客人依旧很少,只有微信群里,偶尔会有几个客人找他下单。

    不过基本上都要送货上门。

    路倒是不远,就在附近几个小区,走路的话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

    何川把信息都记录下来,没事儿的时候就把门关了,然后带上辣娇一起出去送货。

    就当是散步了。

    闲暇之余,何川也会跟店主聊聊天。

    是的,何川和店主到现在还有联系。

    似乎离开宠物这个行业,让他感觉非常不舍。

    隔三差五的,他就会给何川发微信,询问一下宠物店的情况,并且教导何川一些关于宠物的基本常识。

    最近他们聊着聊着,聊到宠物发情的问题。

    不知道是不是到了春天的缘故,小区里夜猫经常在半夜发出凄厉的惨叫。

    “我建议你给你家猫做绝育,真的,这样对它身体有好处。”

    “?”

    何川缓缓打出个问号。

    “其实,除了我们人类外,大多数动物在发情的时候都非常痛苦。”

    “它们的生理结构,导致它们在交配的时候并不能感到愉悦,只是单纯的冲动。”

    何川看到这两句话,打出一行字。

    “那天我回去的时候,看到几只狗在路上缠在一起。”

    “……”店主发了一长串省略号。

    “好像还是几只公狗。”何川又补了一句。

    店主没有理会何川的抬杠,“啪啪啪”的打了一大堆。

    “以母猫为例,每年春秋都要发情,每次发情都会生一窝崽,生的多了,对它身体有影响。”

    “而且宠物发情特别麻烦,不但经常半夜会叫,而且还会到处拉屎撒尿,特别难打理。我跟你说,猫发情的时候撒尿特别臭,那股味儿……简直熏眼睛。”

    宠物发情,会到处撒尿,而且味道会熏眼睛……

    何川看到这段话,眼睛瞅向一旁的辣娇。

    辣娇正躺在椅子上,对着天花板翘起两只大长腿,仰着肚子在那里舔毛。

    感受到何川的目光。

    辣娇的动作顿了顿,不动声色的收起大长腿,将肚子重新贴在椅子上,恢复了趴坐的姿势。

    何川收回目光,在微信上回了条消息:“等它发情的时候再说吧。”

    繁衍是物种的天性。

    何川不喜欢用“为了它好”这种理由,来剥夺其它生命的天性,哪怕这个生命,是他养的“宠物”。

    否则的话,这种行为跟蒋鹏飞的父母,又有什么区别呢。

    何川在店里喝着茶,不时和店主聊着天。

    他其实不太喜欢聊天,以前上班那会儿,经常几个星期不开微信。

    不过店主懂的东西确实很多,除了理论上的知识,还有非常丰富的实际经验。

    这比何川单纯的从书本上学到的知识还多。

    听他吹牛说,如果不是只把这一行当兴趣爱好,以他的能力,已经可以开个大型的宠物医院了。

    “其实现在国内的宠物市场相对来说还是很小,而且很不规范。很多人在宠物生病后,随便喂点药,就扔那里不管了。死了就用塑料袋一裹,找个时间偷偷扔进垃圾桶里……哎,如果对宠物没那么热爱,何必要养呢,随便在街上或者店里找只宠物撸一下就好了,这一点上还不如我媳妇儿。”店主唉声叹气道。

    他的微信头像是一只卡通猫的头像,他说这只猫叫仐仐,而他叫杨仐,正好是他的本命猫。

    他和他女朋友就是因为这部动漫的互动而认识的。

    虽然他女朋友因为身体缘故,不能养宠物,不过却对这些可爱的小家伙非常感兴趣。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两才能走到一起。

    这该死的酸臭味。

    “再见。”

    何川面无表情的输入这句话,然后左手一划,关掉微信

    他端起茶水喝了一口,望着屋外眯起了眼睛。

    看来春天真的到了啊……

    可惜,何川逃的了这两个家伙,却逃不了家里的父亲。

    父亲又来电话,问自己跟那个女生联系没有。

    听他口气,对方父母好像也在询问这个事儿。

    说是聊聊,其实就是相亲。

    只不过现在得年轻人都挺抵触相亲,于是他们也顺应潮流,换了个名词,美曰其名叫交个朋友。

    何川头疼的原因,不在于要怎样应付父亲,而是在于,那个女生也给他微信发了消息。

    自从上次添加微信之后,两人一直都没聊过。

    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以为双方都已经忘记这个事儿。

    毕竟这么久没消息,以双方父母的精明,自然知道多半是吹了。

    搞不好他们早就物色好了其他人选,这个不行,再换一个,总有一款能看的对眼的。

    老一辈安排相亲,不都是这么个套路么。

    不过这一次女方主动跟他发消息,问他周末的时候有没有时间,找个地方吃个饭,看个电影啥的。

    这说话的口吻……

    何川怀疑是她父母拿了她的手机。

    何川本来想回一句,自己要看店,恐怕走不了。

    正在打字的时候,他犹豫了一下,又把打好的字删掉,重新换了一句:“时间,地点。”

    对方很快回复道:“周六上午十一点,春熙路,地铁站A口。”

    看来确实是她父母没错了。

    不然她不可能知道,周末春熙路的地铁站,到底有多恐怖。

    以前他被吴胖子拉去那边买过衣服,被堵在地铁站口,十几分钟没能出去。

    幸好自己之前没有发那句话。

    不然回头父亲就要打电话过来,问他开什么店,什么时候买的店铺之类的问题了。

    麻烦。

    何川放下手机,面无表情的揉了揉辣娇的脑袋。

    “人,为什么要结婚呢。”

    “对了,你是不是看上对面那只猫了,回头要不要我去给你提亲?”

    辣娇眨着眼睛,一脸懵逼。

    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