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十八章 我,喜欢你
    蒋鹏飞死了。

    从小孩住的那栋楼上,二十多层的顶楼,掉下来摔死的。

    小孩在楼顶被人找到。

    被找到时,他已经吓的说不出话来。

    很多人都感觉很奇怪。

    如果说蒋鹏飞将小孩带走,是为了报复,那为什么最后死的是他?

    难不成他是在准备行凶的时候,像电视剧里演的一样,被小孩意外反杀?

    别搞笑了。

    小孩身上没有任何伤痕。

    甚至从监控上看,蒋鹏飞根本就没有绑架他的痕迹。

    警局里,大家都知道蒋鹏飞的情况,所以往“复仇”这个方向猜了起来。

    但对那个小区的住户来说,他们并不知道蒋鹏飞和周莉之间的关系。

    对他们来说,蒋鹏飞只是在这个小区中,上千个普通租户中的一员。

    案发现场只有两个人。

    一个死者,另一个是个小孩。

    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

    与此同时,小孩将周莉推下山,致其死亡的事情,也在社区里面传播起来。

    有人将这件事的始末制作成了公众号文章,在业主群里疯狂转发。

    文章用加粗的红字标注,小孩家里在事发之后,以家庭困难为由,拒不履行赔偿这个事儿。

    里面还在底部特别标注,小孩家里共有三套房产,两辆车,四个车位,以及股票若干。

    住户都在猜测,这个事应该也是小孩做的。

    毕竟,他之前可以因为好玩,害死过一个人。

    那再因为其他原因,害死另一个人,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

    这件事在小区里引发一阵恐慌,许多业主都在抗议,表示要将这户人家赶出小区。

    接连跟两起命案搭上关系,尤其犯罪分子还是一个11岁的小孩,不需要付刑事责任。

    所有人都害怕,下一次这样的事情,会不会落到他们头上。

    小孩父母跑了警局好几次,要求警方找出传播谣言的对象,并向盘媒体对这件事做出澄清。

    没有人搭理他。

    如果可以,他们甚至想要往这对奇葩的夫妻脸上,吐上两口唾沫。

    事情越闹越大。

    文章不知被谁发到了小孩父母的公司,以及相关亲属所在单位的领导手上。

    在巨大的舆论压力下,许多人因为这对夫妻失去了工作,就连他们自己,也被所在公司解除了劳务合同。

    在社区管理上门之后,这户家庭终于在这个小区呆不下去了。

    他们选择卖房子。

    只不过每个上门看房的人,都会被其他人告诉这户人家的“光荣事迹”,于是卖房这件事,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他成功了。”吴胖子面色复杂的说道。

    如果说一开始他还不知道蒋鹏飞为什么会死,现在他却已经明白了。

    眼下的一切,看起来是那么理所当然,顺理成章。

    但作为一名老警察,吴胖子一看,就知道是有人谋划过的。

    文章把那对夫妻名下的财产,家庭背景,及社会关系,都给扒的一清二楚。

    这种事情,不是一般人,更不是那些只会抄袭、转发的自媒体能够做到的。

    至于蒋鹏飞。

    他到底是自杀,还是他杀,都已经不重要了。

    那户人家已经社会性死亡,并且可以预想,哪怕几十年过去,他们一家也几乎别想翻身。

    他用自己的死,完成了他的复仇。

    “只是,代价太大了。”

    已经猜测出了事情始末,吴胖子心里有点难受。

    之前小孩失踪的时候,吴胖子快吓疯了;后来小孩没事,他也松了口气。

    尽管他也希望凶手能够付出代价,但绝对不是采取暴力手段,来违抗法律。

    不然不管复仇成功没有,几个家庭都会因为这件事,彻底毁了。

    只不过用这样的方式进行报复,在吴胖子看来,还是有些无法理解。

    哪怕不需要搭上自己的性命,也完全可以策划这件事情。

    “也许他,早就想死了吧。”何川说道。

    他今天没有看书,而是坐在桌前,端正的在那泡茶。

    尽管当警察来的这些年,对于死亡这种事,已经见怪不怪。

    但蒋鹏飞这件事,还是给了他很大震撼。

    许多人在遇到类似的事情时,只会使用以暴制暴的手段。

    但说实话,这种行为,除了一时爽快之外,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而让对方社会性死亡,活着,却比死亡更加痛苦,这样的方式,需要很高的智慧。

    只不过就像吴胖子说的,蒋鹏飞的死,除了让这件事儿看起来更加震撼之外,并没有更多的意义。

    他会选择这样的方式,只能说明一件事。

    他早就已经不想活了。

    “嗯?”吴胖子有点疑惑,这年头,还有人嫌自己活的久的?

    更何况在他看来,蒋鹏飞长的不错,收入也可观,他才二十多岁,漫长的人生只是刚刚开始。

    就这样选择结束自己的性命,不会显得太草率吗?

    何川没有说话。

    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脑海中回忆起之前感应到的场景。

    对蒋鹏飞来说,他从前活的二十多年,是悲哀的。

    他的家庭条件不太好,父母也没什么文化。

    也不知道他们从哪儿听来的,小孩子太闹腾容易出事,所以他们一直采用的是打压式教育。

    从小到大,蒋鹏飞除了挨打,就是不停的被否定。

    考试考差了,要被打;考好了,要被说才全校前二十名,前面还有十九个比他强的。

    起床了,没叠被子,要被打;叠了被子,要被说叠的跟坨屎一样,人去当兵,都是叠的豆腐块,就他叠的这被子,在部队里连饭都吃不上。

    记忆最深的一次,是他小时候放学的时候。

    因为出生在一个小城镇,地方比较小,大家经常走的也都是那几条路。

    有一次他放学回家,和几个同学顺路,其中有男有女,大家走在一起。

    结果在路上,他被亲戚看见了,那亲戚回头跟他父母开玩笑,说这孩子谈恋爱了。

    于是蒋鹏飞第二天回家,就莫名其妙的被父亲打了一顿。

    一边打,还一边骂道“兔崽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去学别人早恋,老子让你早恋,让你早恋!”

    那天,他父亲整整打断了两根手臂粗的棒子。

    直到他打的没了力气,只能坐在凳子上喘气,然后让蒋鹏飞在地上跪着,不许吃饭。

    蒋鹏飞在地上整整跪了一夜。

    第二天膝盖都已经发紫,还要拖着伤痕累累的身躯,去学校里上课。

    从那以后,蒋鹏飞看到异性的第一个念头,就是退避三舍。

    一直到他出来上班,跟异性说话的次数,用两只手都能数的出来。

    这也是为什么蒋鹏飞会有社交恐惧症。

    工作以后,家里人虽然不打他了,但经常会数落他工作不好,赚的钱少。

    然后还一直在提,那些以前比他成绩差的人,一个个买房买车,混的有多风光。

    就连相亲这件事,也是家里人逼着他去干的。

    只因为他们觉得,这个年纪了还没结婚生孩子,让他们很没面子。

    蒋鹏飞对于他们来说,只是一个提在手中,随时可以操控的傀儡而已。

    蒋鹏飞死了,但据说他死了之后,脸上还带着笑意。

    也许在他看来,死亡之后,他又可以见到,那个第一次待他如此温柔的女生吧。

    这一次,他一定要将那句一直藏在心中,没说出口的话,说出去。

    我。

    喜欢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