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十七章 再现波折(生日更新)
    觉得好玩!

    觉得好玩.

    觉得好玩……

    吴胖子捏紧的拳头,缓缓松了开来。

    整个人像是失去所有力气一般,无力的坐回椅子,两只手撑在膝盖上。

    何川没有说话。

    他只是将泡好的茶水倒在杯子里,然后将杯子往吴胖子面前推了一下。

    良久,吴胖子抬起头来。

    “你是不是早就已经知道了。”他问。

    “嗯。”何川没有否认。

    他不知道凶手的身份,但却能够猜出来。

    蒋鹏飞的怕,不止是怕警方先他一步,把凶手找出来,从而导致他无法报仇。

    他怕的,其实是警方拿凶手根本毫无办法。

    只不过,这些猜测,没有必要告诉吴胖子。

    道理很简单——他们是警察。

    好一会儿,吴胖子才缓过劲来。

    尽管他看上去依旧萎靡不振,脸上满是颓唐的神色。

    按照惯例,十二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犯罪,免于刑事处罚。

    只有其监护人,会为他承担他所犯下罪孽的民事赔偿责任。

    说白了就是赔钱。

    甚至就连赔钱这个情况,也是不一定的事儿。

    之前他们处理过一个案子,一个小孩儿从楼上将灭火器扔下,砸死一个路人。

    事后小孩家长一直以家庭困难为由,拒不履行责任,事情拖到了现在也没有解决。

    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

    小孩在公交上故意推挤孕妇,只是想看她会不会流产。

    地铁站里,小孩将女生推向疾驰而来的地铁,就因为他向女孩要鸡腿吃,女生没给。

    还有一起火锅店的故事,男孩在火锅店里呆的无聊,于是去前面偷两个女孩的手机。

    女孩发现了,将手机扣住,男孩觉得很委屈,于是向火锅里吐口水。

    女孩这件事告诉熊孩子父母,父母不但没有怪罪孩子,反而责怪女孩不懂事,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于是,在店家主动给女孩换了锅底后,以为打了胜仗,趾高气扬的男孩,端起新上的滚烫锅底,朝着女孩脸上泼去……

    类似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何川对后续的进展并没有抱什么期望。

    毕竟,法律只适用于人,但有些东西他就不是人。

    吴胖子喝完茶水,晃晃悠悠的站起来。

    “我回去休息了。”他语气消沉的说道。

    以何川对他的了解,遇上这种事情,他至少会抑郁上好几天。

    何川“嗯”了一声,也不起身,重新拿起书,继续看了下去。

    都是成年人了,吴胖子懂得怎样调节自己。

    “对了。”快走到门口的时候,吴胖子突然回过身,“蒋鹏飞想要见你。”

    “不见。”何川将手里的书,翻了一张新页。

    “行,那我回头转达他。”说着,吴胖子耸拉着脑袋,出去了。

    晚饭,何川在隔壁叫了外卖。

    一份土豆烧排骨,一份粉蒸肉,加一份白米饭。

    自从不做噩梦之后,何川反胃的情况已经好上不少,可以吃点辛辣的食物了。

    唯一的缺点就是,排骨烧的不够入味,粉蒸肉上的蒸肉粉太硬,口感不尽如人意。

    何川吃的很慢,花了二十分钟,才解决了桌上的晚餐。

    放下筷子,何川抽了张纸巾,擦了擦嘴,开始考虑要不要自己做饭。

    川省的男人,好像在做饭这件事上,有着特别的天赋。

    哪怕没有特意去学过,何川做出来的饭菜,也比大多数外卖来的好吃。

    唯一的忧虑就是,他刀工不太好,在食材的处理上,会花费更多时间。

    过阵子再说吧。

    何川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晚上依旧没什么客人。

    大家似乎对只卖宠物用品的店面,没什么兴趣。

    想想也是,宠物这行跟餐饮不一样。

    所有人都要吃饭,但又不是所有人都要养宠物。

    更何况现在网购这么方便,种类又多,价格又便宜。

    如果不是为了应急,又有几个年轻人愿意选择在线下购买。

    这么一想,何川觉得自己这个店铺前景堪忧。

    好在这么一来,要做的事也比较清闲,而且店铺是自己的,了不起就当投资。

    因为回去没什么事儿干,何川索性就呆在店里看书。

    辣娇趴在一旁,尾巴一摇一摇的,偶尔仰起头,冲着空气打了个哈欠。

    对面的猫早在中午的时候就消失了。

    两只猫互相凝望了一上午,也不知道有没有擦出感情的火花。

    等最后一页书翻完,何川将书合上,看了下时间,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手机上显示着几十条消息,都是他看书的时候发来的。

    何川不用看就知道,里面肯定有父亲的未接电话。

    自从两天前,帮吴胖子把那个案子找到线索后,何川再次把手机设置了静音。

    本来他朋友就没几个,找他的人更少。

    更何况,何川本来也不喜欢跟其他人交流。

    父亲那个电话,何川不想回。

    也许是因为今天天气不好,也许是因为吴胖子刚刚来过,也许是才看的那本书有些伤感。

    他现在心情有些烦躁,完全沉静不下来。

    似乎感觉到他的烦躁,辣椒抬起头来,“喵”了一声。

    “我有种,不太好的感觉……”何川伸手,抚摸着辣椒的脑袋。

    辣椒跳上桌子,在手机面前转了一圈,伸出爪子扒拉了一下。

    何川看了眼手机,又看了辣椒一眼。

    喵。

    辣椒朝着何川叫了一声。

    何川犹豫了一下,这才拿起手机。

    他划开屏幕,看到吴胖子打来的十几个未接电话。

    吴胖子是知道何川的习惯。

    除了非常重要的事,一般情况下,他都只给何川发短信。

    何川按着手机上的电话,拨了回去。

    “喂,什么事儿。”

    “蒋鹏飞失踪了。”

    电话里,吴胖子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重。

    “失踪了?什么情况。”何川皱起眉头。

    “他把那个孩子带走了。”吴胖子说道。

    何川总算明白,内心的不安源于何处。

    只是把凶手抓住,对蒋鹏飞来说远远不够。

    他要让对方付出代价。

    “人找到了吗。”何川问道。

    “本来是想让你过来,帮忙找一下,但现在不用了。”吴胖子的声音变得古怪起来。

    “他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