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十六章 前因
    “大气。”

    店主朝着何川比了个大拇指。

    “就算我自己知道这个合同没问题,但毕竟是几十万的生意,还是要表现的郑重点。”

    “你以后还是多注意一点,这样容易相信人是不行的,毕竟这年头什么样的人都有。”

    “还好。”何川将手里的笔放下,“能在茫茫人群中骗到警察身上,说明他不太适合干这一行。”

    “你是警察?”店主有些诧异。

    “嗯。”

    他上下打量了下何川,摸了摸鼻子:“说实话,这还真看不出来。”

    他把桌上的合同拿过来,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站在门口喊了一声。不一会儿,一个男子从隔壁中介店里跑了出来。

    店主把合同给他,又说了几句,就见那男子拿着合同,点头哈腰,一直拍着胸脯说没问题,一切都包在他身上。

    等店主回来的时候,何川问了一句:“他好像很怕你。”

    根本不需要使用特殊能力,但凡有眼睛的人,都一眼能够看出来对方在讨好他。

    “一个远房亲戚的孩子,没学历,找不到工作,我爸就把那个店免费租给他。”店主道。

    “我记得你好像说过,你们家在这里就只剩这一套商铺了。”何川皱了皱眉头。

    “那是我爸的,不是我的。你买的这个商铺,也是我以前从我爸那儿买的。”店主强调道。

    何川歪了歪头。

    见何川有些不太明白,店主解释了一下。

    “我们家情况有些特殊,我爸怕我有钱学坏了,小时候就很少给我钱,想要什么东西,要不就把零花钱存下来,要不就打工自己去买。我当初想开宠物店的时候,我爸把这个铺子租给我,租金比市价便宜一半。不过我嫌麻烦,干脆就以市场一半的价钱,把这个铺子接了过来。”

    “那几家店也是这样?”

    “那倒不是,我之前在他手上买了几套房子,这不这几年楼市情况不错嘛,我就脱手了几套,然后在城南那边投资了几个铺子。不过这两年情况又不太好了,我那些商铺都砸在了手上,租也租不了几套,只能想办法自己再做点生意了。”店主道。

    何川沉默了。

    有钱人的世界,真的不太明白。

    “对了,我建了一个微信群,都是来我店里买过东西的顾客,回头我跟她们说一声,让她们有什么需要直接找你,然后我再把群转让给你。对了,你还没有进货渠道吧,我这里有几个路子,把联系方式发你一下。”店主一边说着,一边拿出手机,“啪啪啪”开始操作起来。

    店主加了何川好友,把他拉进一个群,将群转让给他,又给他推送了几张二维码名片。

    “行,我还有事儿,要去忙了。你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私聊我,我一般情况下都会在线。”

    做完这一切后,店主给何川打了个招呼,然后离开了。

    等人走了后,何川又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忽然感觉这茶它不香了。

    将乏味的茶叶倒掉,何川重新放了些茶叶,泡了壶新茶。

    茶味重新变得浓郁起来。

    下午,何川没什么事情干,只不过手机会偶尔震动一下。

    店主刚刚转让给他的那个群里,不时会有几个人冒出来,询问他一些商品的情况。

    何川加了店主推送过来的名片,跟对方商量好了货物的采购,然后就再次闲了下来。

    闲的无聊,就只能看书。

    不过每看一会儿,何川就会望一眼屋外。

    今天没出太阳。

    天气阴沉沉的,看起来有些压抑。

    他摇摇头,将冷掉的茶壶重新热上,然后继续翻看手上的新书。

    快下班的时候,吴胖子来了。

    他进屋的时候,沉着一张脸,拿起桌上冷掉的茶壶,对着嘴“咕噜噜”就干了起来。

    啪!

    吴胖子重重的将茶壶砸在桌上。

    “案子破了。”

    “嗯。”

    “凶手抓住了。”

    “嗯。”

    “十一岁,判不了刑。”

    何川将书收起来,看了眼一脸阴郁的吴胖子。

    “所以呢。”他慢条斯理的说道。

    “这TM什么世道!”吴胖子想砸东西,但看到桌上的杯子,又止住了这种冲动。

    只是五指狠狠的捏成一个拳头。

    “我以为当警察这么多年,你已经习惯了。”何川重新接了壶水,放在桌上烧上。

    “那天拿到线索后,我们就开始查了起来。”

    “周莉的手机跟iwatch同步,我们根据定位,找到了那块手表所在的位置。”

    “你说的没错,那块表就在蒋鹏飞新搬去的那个小区,并且就在同一栋楼里。”

    “因为不知道对方的详细信息,我们挨家挨栋,拿着从周莉朋友圈里找到的手表样式,一个个问,看有没有人捡到这块手表。”

    “所有人都说没有。”

    “后来我们调取小区的监控记录,根据蒋鹏飞的动向,将目标锁定在他斜对门那户人家。”

    “我们重新敲开那家业主的门时,那个业主还是说,没有见过那块手表。最后还是我们强烈要求进去,看到她小孩手上戴着一块表,跟周莉朋友圈里的那个样式,一模一样。”

    “当我们翻出里面的信息,证明这个表是周莉的时候,她脸色一下子就变了,说是在路上捡到的,不知道是谁扔的。”

    “然后我们调取当天小区附近的监控,发现她们案发当天,有去过后面那座荒山。”

    “她说她们只是在附近走走,没有上过山,更没有见过死者。”

    “但监控显示,那一天她们回小区的时间,比往常慢上半个小时,而且神色慌张,行动路线也跟以前不一样,但她还是矢口否认,就说这块表是捡来的,其余一概不知。”

    “直到我们在周莉衣服上,提取到她小孩的指纹。”

    “然后,你知道她说了什么吗。”

    “说了什么。”何川拿起烧开的茶壶,往杯子里倒着热水。

    “她说,她小孩是不小心的,小孩子不懂事,让我们不要跟他计较。”吴胖子的眼睛,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你知道吗,我们在审问她孩子时,那小孩儿说,是他把周莉推下去的,他只是单纯的觉得,好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