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十二章 难不成……
    人的情绪是在不停波动的。

    优秀的销售员,都会通过客人的表情,动作,来推测他此时对商品的购买欲。

    但没有一个售货员能比得上何川。

    因为,他能直接感知到犯人的情绪。

    “警官,您在说什么。”

    蒋鹏飞勉力提起一丝笑容。

    明明这个男人面色很平静,说话的声音也很轻。

    但蒋鹏飞却感觉,他的目光仿佛穿透了自己的衣服,看穿了自己全部。

    “你没有杀人。”

    “但你却在害怕。”

    “你在害怕,被我们知道什么……”

    何川低沉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吴胖子正了正身子,他看到蒋鹏飞的额头,浸出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正常的审讯,其实很难有明显的效果。

    除了少数心理素质极差的人,大多数罪犯,都会用些谎言来误导警方的调查。

    有时候你明知道这些东西是假的,但你却不得不花费精力去验证,无形中浪费很多时间。

    “你看过周莉死亡的照片吗。”

    “她躺在冰冷的石滩上,穿着黑色的运动服,脑袋被石头撞的粉碎。”

    “她的皮肤,被石子刮破;身体,被树枝洞穿;甚至她从山上掉下来,撞到树杆,撞在石头上,五脏六腑全都破碎。

    你能想象那个画面吗,就像一块案板上用刀切碎的烂肉,血和肉都混在了一起。”

    何川的声音像是有魔性一样,不断引导蒋鹏飞,让他在脑海中构建那个画面。

    “你能想象……她死前……该有多么痛苦吗……”

    “别说了!”蒋鹏飞猛地一拍桌子。

    他两只手撑在桌上,脸色通红,正在大口喘气。

    吴胖子吓了一跳,右手下意识的摸向腰带位置。

    何川面色平静,声音依旧不疾不徐。

    “你那么喜欢她,可她现在,却躺在冰冷的停尸房里。”

    那个女人。

    那个女人……

    蒋鹏飞低着头,十根手指紧紧地捏成拳头。

    汗水。

    一滴一滴,顺着他的额头,滴在桌上。

    审讯室里,安静的可以听到他的心跳。

    吴胖子挪了挪僵硬的身子,有些扛不住了。

    他偷偷从椅子上站起来,推开门,退出审讯室。

    从审讯室里出来,吴胖子长长的吐了口气,背后全是冷汗。

    明明早已经习惯这样的场景,但当他听到何川的声音,依旧感到一阵压抑。

    哪怕已经离开审讯室,周莉死亡的场面,还在脑海中挥之不去。

    被折腾的不成人形的尸体,灰白色的脑浆。

    场面十分血腥。

    吴胖子找了个角落,开始抽烟。

    现在讲究文明办公,很多公众场合都明令禁止抽烟。

    像吴胖子这种老烟枪,也只能偷偷找个角落,避免被人拍到然后发到网上。

    他掏出手机,发了一条微信,不一会儿,一个女警抱着一份文件,快步走了过来。

    “吴队。”

    吴胖子挥了挥手,背对着她吐了口烟气,这才回过头来:“之前让你去查的东西,都查到了吗。”

    “查到了,我找他们公司要了那几天的监控,根据监控显示,案发当天,他确实是在公司里加班。”叫袁红的女警察看了一下文件,对吴胖子说道。

    “只有那天才加班吗?”

    “不是,他们公司接了个活儿,已经连续加班快半个月了。”

    “他那段时间有没有什么异常行为。”

    “没有,都跟平时一样,也没见到有什么情绪变化。”

    “这样啊……”吴胖子眯着眼睛,呢喃着说了这么一句。

    “不过一周后,他突然失踪了几天,回到公司后就申请离职。”袁红翻看了一下资料,补充了一句。

    “行,我明白了。”吴胖子挥了挥手。

    “队长,你觉得是他吗?”袁红收起文件,犹豫了一下,问道。

    “你觉得呢?”吴胖子反问。

    “我觉得,不是没有可能。”

    “哦?”吴胖子看了她一眼,“说说你的想法。”

    “这个人住的地方,就在死者附近,距离案发地点也就半个小时左右。

    从资料上来看,他是唯一一个和死者一起跑过步的人,熟悉死者的行动路线。

    而且他之前为了制造偶遇,专门跟踪过死者,在死者死亡后,他又辞去了之前的工作,并且搬离原来的居住地。

    我总觉得,这个世界上,不会发生那么多巧合的事。”袁红说出自己的看法。

    “最重要的是,他不够帅是吧。”吴胖子笑了。

    袁红不置可否。

    人都是视觉系的生物,同样的行为,如果放在一个帅哥身上,那叫一个浪漫。

    但如果放在一个穿着格子衫,戴着黑色边框眼镜的死宅男身上,那只会让人觉得恶心。

    虽然蒋鹏飞给人的感觉还不错,至少看上去还挺精神的,比一般的程序员瞧着顺眼多了。

    “不是他。”吴胖子摇摇头,将手里的烟头摁进一次性纸杯里。

    “嗯?”袁红皱起了眉头。

    她倒也不是个纯粹的外貌党。

    根据以往的经验,大多数凶手,都是那种看起来老实巴交,其貌不扬的人。

    更何况蒋鹏飞还跟踪过死者。

    凭袁红的直觉,蒋鹏飞有非常大的作案嫌疑。

    “这次的案件手法干净利落,看的出来凶手是个冷静细致的人,有非常强大的心理素质。”

    “而蒋鹏飞……这么说吧,如果他能表现的冷静一点,或许我会觉得能具备一点可能性。”

    吴胖子重新拿出一支烟来,又给自己点上。

    “可如果不是他的话,那他为什么会有这么奇怪的行为。”袁红无法理解。

    在她看来,蒋鹏飞辞职和搬家的时间,都卡的太巧了,巧合的让所有人都觉得很不正常。

    吴胖子抽着烟,眼前又浮现出蒋鹏飞低头沉默的身影。

    他原本也怀疑过蒋鹏飞,可是在审讯室里呆了一会儿后,他就不这么认为了。

    如果这个男人不是杀害周莉的凶手,那他消失的那几天,应该是得知死者死亡的消息吧。

    那他后来搬家,难不成是……

    审讯室里。

    虽然少了个人,但气氛还是显得很压抑。

    似乎知道何川的声音有催眠一样的功效,蒋鹏飞索性闭上眼睛,让自己不去听何川的话语。

    何川没有着急。

    哪怕蒋鹏飞一句话都不说,但何川还是知道了很多讯息。

    他在何川眼中,就像是一副五彩斑斓的图画。

    何川只需要明白每个色彩代表的含义,就能解读出这副图画想要表达的意思。

    何川闭上眼睛,手指轻敲。

    快了,快了。

    马上就能知道,你想隐藏的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