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七章 一晚二十六次
    叮铃铃。

    耳边响起手机的闹铃声。

    何川闭着眼睛,伸手在抱枕下摸索一番,摸索到手机后将闹钟划掉。

    辣娇在听到铃声前就醒了过来。

    它蹲在何川身边,舔了舔爪子,又舔了舔毛。

    舔完之后,它就跳下沙发,跑到角落吃猫粮。

    何川听着耳边传来的“咔嚓”声,在沙发上又躺了会儿,这才爬了起来。

    衣服上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身下的一次性桌布上滚落着一粒粒的血珠。

    将一次性桌布换下,揉成一团扔进垃圾桶里。

    何川到卧室里拿了件换洗的T恤,然后进了浴室。

    洗澡的时候,对面洗手台上的镜子,映照着何川的脸颊。

    空洞,麻木。

    还挂着两个黑眼袋。

    仔细一算,昨晚在梦境里,何川死了整整二十六次。

    二十六次……

    十分钟后,何川从浴室里出来。

    他顶着湿漉漉的头发,在箱子里翻了一阵,找出药膏。

    伤口已经开始结疤,用手一搓就脱落下来。

    何川仔细抹上药膏,再用纱布裹上一圈,做完这些后,他才套上一件T恤。

    他直接在沙发上躺下。

    身体带着失血后的疲惫,整个人有些无精打采,还有些恶心反胃。

    喵。

    吃完猫粮的辣娇,蹲在沙发下,朝着他叫了一声。

    “我没事。”何川垂下手,揉了揉辣娇的脑袋。

    辣娇眯起眼睛,喉咙里响起“呼呼呼”的声音。

    还是,呆在家里好……

    何川望着天花板,迷迷糊糊的想到。

    这种浑浑噩噩的感觉,不知道持续了多久,等他回过神来时,外面已经彻底亮了。

    何川抬起视线,看了眼墙上的挂钟。

    九点了。

    身体不适的感觉已经消去不少,饥饿的感觉重新涌了上来。

    何川突然想喝豆浆。

    勉强从沙发上爬起来,他穿上外套,换了鞋子,又戴上手套,这才出门。

    下楼后左拐二十米不到,就是菜市场。

    早上的菜市场很热闹,有很多过来摆摊的商贩,东西堆满了过道,连下脚的地儿都没有。

    他们摆摊很有意思。

    有些是周一来,有些是周二来,一周七天,就像是商量好了一样,轮流过来值班。

    何川在早餐店门口排了会儿队,买了豆浆和油条。

    拧着早餐要回家时,突然想起辣娇的猫粮快吃完了。

    辣娇吃猫粮很快。

    满满一个盘子,只是它半天左右的分量。

    何川绕了个圈,到了小区前门,结果发现宠物店还没有开门。

    正准备回家时,发现门上贴了一张告示,上面写着铺面转让,底下有老板的电话。

    何川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将电话号码记了下来,拿出手机打了过去。

    “喂。”电话里响起一个男子的声音。

    “喂,你好,我是银沙横街这边的住客,我家猫的猫粮快要吃完了,想要买点猫粮,请问你们什么时候开门。”何川客气道。

    “快吃完了啊,你家猫多少岁,之前吃的什么猫粮?”男子倾听完后,询问了几个问题。

    “年龄不知道,路上捡的,一只黑猫,之前有在你们家买过猫粮,好像叫福摩。”何川道。

    “哦,是你啊。”店主对何川显然还留有印象,听他这么一说,一下子就想了起来,“你们家主子挺能吃啊,这才两个月不到吧。不过算下时间,应该也差不多了。”

    何川没说话。

    他上次听从店主的话,一次性买了袋大包装的猫粮,听店主说有十五磅,至少能吃三四个月。

    现在两个月不到,猫粮就吃完了,每天吃这么多,也没见辣娇长胖多少,体型还是那么匀称。

    也不知道这么多猫粮,都吃到哪里去了。

    “你现在在哪里?”

    “在你家店外面。”

    “那麻烦你等一下,我马上过去。”店主道。

    何川挂掉电话,站在店门外,开始吃起早餐来。

    油条已经老了,吃起来有点硬,一口咬下去腮帮子疼。

    何川咬了一口,然后又喝了口豆浆,食物下肚,胃里一阵翻腾,好在还能忍受。

    等何川将早餐吃完,店主也差不多到了。

    他塞着两只人字拖,顶着一头鸡窝,骑着一辆粉红色的电瓶车过来。

    “不好意思,让你等久了。”店主将电瓶车停好,跟何川道了个歉,然后掏出钥匙开始开门。

    卷帘门刚被拉开,一股属于宠物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股味道很重,一般人受不了,何川闻到味道后,也忍不住皱了下眉头。

    店主看到何川的表情,笑了笑:“养宠物就是这样,味道挺大,有些长毛的宠物还会经常掉毛,打理起来很麻烦,所以很多人家里都不乐意养宠物。不过你家只有一只猫,而且还是短毛猫,这种情况应该好上不少。”

    何川没有接话。

    印象中,辣娇在家里好像就没什么味道。

    如果像店里这么大的味道,何川一定会受不了。

    “对了,你家猫养了这么久,有什么不适应没有?”店主一边进屋,一边跟何川搭话。

    有什么不适应……

    何川想了想,摇了摇头:“没。”

    “是吗?那还挺好。”店主看起来有些惊讶,然后开始解释。

    “很多人在网上看到那些流浪猫啊,流浪狗啊,觉得很可怜,就会专门去收养。不过没有养过宠物的人,很难在一开始就适应有宠物的生活,别的不说,就说每天要给猫咪清理猫砂,就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是吗。”何川礼貌的接了下话。

    “是啊,而且很多流浪宠物都没有绝育,会在家里拉屎撒尿。要是遇上正好发情,那就麻烦了,除了味儿大,还经常半夜三更在那里嚎叫,吵得人根本睡不着……对了,你还是要福摩吗?”店主问了一句。

    “嗯。”何川点点头。

    上次他买了那么大一包猫粮,也就是辣娇两个月不到的量。

    店主得到准确答复后,开始在后屋找了起来,找了半天后,他挠着头从后屋出来。

    “不好意思,福摩没有大包装了,渴望要不要考虑一下?”店主不好意思的说道。

    “这种猫粮也不错,比福摩稍稍贵一点,其实你可以买一些便宜点的猫粮,混着一起吃,对猫咪来说效果其实差不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