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六章 不生气
    啊啊啊啊啊!

    几个小孩尖叫着,在大门口互相追逐。

    进出的车辆都放慢车速,避免撞到这群神兽。

    砰!

    何川被后面猛地一撞,一个趔趄,差点跌倒。

    “李瑞博!”

    身后响起刺耳的声音。

    刚才还说的唾沫横飞的妇女,连忙跑向何川身后,一把将地上的小孩拉了起来。

    “咋回事儿啊你,这地多脏啊,你怎么坐在上面。”她“啪啪啪”的几下,给小孩拍着灰尘。

    小孩嘟着嘴,也不说话,神情看起来有点委屈。

    旁边的小孩嘻嘻哈哈的看着他,朝他做着鬼脸。

    “你说你,跑那么快干嘛,这大晚上的,万一哪个眼瞎的撞到你怎么办。你看看,衣服又弄脏了,回头你自己洗衣服啊,你这死孩子。”妇女骂骂咧咧道。

    何川这才反应过来,自己被撞了。

    如果听妇女的话,他还以为撞人的那个是他。

    “好了,去玩儿吧,别瞎跑了啊。”妇女拍完灰尘,又叮嘱了那孩子一句。

    就见那孩子原本还一脸委屈的表情,顿时变得喜笑颜开。

    他又开始去追逐那群小伙伴,只不过在路过何川的时候,偷偷看了眼。

    见何川没有看他,小孩伸出腿,狠狠一脚,踹在何川身上。

    哐当。

    何川手里的塑料袋突然断裂。

    一些瓶瓶罐罐的东西,从口袋里掉出来,落满了一地。

    门口快递点的大妈有点看不下去了。

    “你这人,怎么不管管你家孩子,看把人家踢的……”

    “踢什么,什么踢了,你哪只眼睛看见我孙子踢了?”妇女不高兴了。

    她瞪着说话那人,一副理直气壮的模样。

    “这还没踢,你看地上,东西都掉了一地。”大妈也有些不高兴了,直接顶了回去。

    “哪儿啊,我看看。嗨,他就一孩子,能懂什么,你们都这么大个人了,还跟小孩子一般计较……”

    何川伸手拍了拍裤腿。

    小区里有水,刚那孩子在疯闹的时候,踩了好几下水坑,脚印变成了泥印。

    他拍了两下,拍不干净,也不拍了。

    何川弯着腰,将掉落一地的东西重新捡起来,然后拉了一下帮他说话的大妈。

    “没事了,我已经收拾好了。”

    “你啊……这么老实,会被人欺负的。”大妈对何川数落道。

    她是楼下快递的负责人,快六十的年纪,一个人负责一个快递点。

    何川不喜欢出门,有什么要买的东西,一般都会选择网购。

    拿的东西多了,两人也算认识了。

    “没事,小孩子嘛。”何川笑笑。

    “对付这种人,你就该给她骂回去。”

    “有人会骂的。”何川轻轻的说了句。

    大妈有些莫名其妙。

    刚刚吵架的那中年妇女,又回去跟其他人聊天了。

    似乎觉得刚打了一场胜仗,现在她看上去意气风发,连说话的音调都提高了两度,好像专门在说给两人听。

    大妈看了何川两眼,叹了口气,继续打电话。

    已经是大晚上了,她要通知剩下那些快递的主人,让他们来拿东西。

    快递点就那么小一块,放不了太多东西。

    何川分了两趟,终于将东西都搬回家里。

    冰箱不够大,只有半人高,放不了太多东西。

    当初装修的时候,考虑到这个家太小,再加上自己经常外出办案,很少在家,就没买大冰箱。

    现在来看,确实不太方便。

    将换冰箱的计划记在心里,何川把东西收拾好后,给自己煮了碗豚骨拉面。

    面是袋装泡面,里面加了自己切的半根火腿,还煎了个鸡蛋。

    吃完饭后,何川拿出一听百事,将剩下的可乐都放进冷藏室里,这才回到沙发上坐下。

    打开百事喝了一口。

    冰凉的二氧化碳汽水,顺着喉咙进入嗓子,化作泡沫扩散开来。

    原本有些浑浑噩噩的大脑,在这一刺激下,顿时变得清醒不少。

    何川将可乐放在茶几上,拿出一张一次性桌布,在沙发上铺好,然后从一旁的架子上抽了本书,靠在沙发上就就看了起来。

    书是心理学的书,名字叫作《如何做好情绪管理》。

    屋子里关上灯,只留下沙发旁的钓鱼灯。

    昏暗的光线,在天花板上勾勒出一道道莫名的影子。

    看起来有些诡异。

    辣娇找到机会,跳上沙发,挨着何川身子趴下。

    一双蓝绿色的眼睛盯着何川,在昏暗的光线下,闪闪发亮。

    滴答,滴答。

    墙壁上挂钟的声音,在房间里不断回响。

    何川揉了揉眼睛,脑袋一点,一点的,开始泛起困来。

    他不想睡觉,但困意止不住的往上涌。

    眼皮不停的往下拉,拉到一半,何川身子颤了一下,勉强又将眼睛睁开一点。

    如此反复了几次,何川终于还是缓缓闭上眼睛。

    辣娇一直在趴在何川身边,尾巴一摇,一摇的,注视着他。

    等听到何川均匀的呼吸声响起,它跳下沙发,“啪嗒”一下,把灯关了。

    房间。

    陷入了黑暗。

    ……

    呼哧。

    呼哧。

    身边的一切景物,都在眼前飞速掠过。

    类似的场景,何川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

    有时候是从飞机上坠落,有时候是从高楼上跳下来。

    只是这一次,他是从山上滚下。

    身体的急速翻滚,带来一种强烈的眩晕感。

    这种感觉就像是被放进了滚筒洗衣机,剧烈的搅动,要让他把胃里的东西都吐出来。

    但何川并没有晕过去,相反他的五识变得格外敏锐。

    他闻到鼻尖的血腥气,身子压过树枝时的疼痛,石子划破皮肤时的麻木。

    以及,当脑袋撞上石头后,“砰”的一下,血浆四溅,脑浆在半空中挥洒的感觉……

    画面陷入黑暗。

    何川安静的等待,没过多久,熟悉的晕眩感再次袭来……

    趴在何川身边的辣娇,突然抬头。

    黑暗中,它仿佛在房间里,嗅到了一股血腥味。

    辣娇抽动着鼻子,抽着抽着,目光移向何川。

    在它视野里,躺在沙发上的何川,身子在不停颤动。

    一道道细小的伤口,在他皮肤上,再次裂了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