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五章 秘密
    “喂。”

    何川接通了电话。

    “我之前给你打电话,怎么没接,在干什么?”电话里响起一个男音。

    “刚回家。”

    “你不是都已经退休了吗,怎么还那么晚回去。”

    “有一个案子,胖子让我过去帮忙看看。”

    “危险吗?”

    “还好。”

    “你啊,都已经退休了,就好好休息,那些事情就别管了。”

    “嗯。”

    “什么时候回来?”

    “先休息一下,过一阵子再说。”

    “走完了流程就早点回来,我在后院里给你养了几只鸡,正好杀了给你补补。”

    “好。”

    “对了,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女孩儿,还联系没?”

    何川想起好久没打开的微信,顿了一下,道:“在联系。”

    电话那头舒了口气,轻松道:“还联系就行,那女孩家里我认识,在地税局上班。人家性格也不错,名牌大学毕业,而且跟你一样也在蓉城工作,你两离的近,没事儿约出来玩玩,增进增进感情。”

    “好。”何川应了一声。

    电话那头又唠叨了几句,这才挂断。

    看见手机屏幕暗了下来,何川安静了几分钟,这才把它扔到一边。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

    父亲跟他聊天的语气,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起来。

    以前强势的父亲,现在跟他聊起事情,越来越用商量的语气。

    包括结婚谈恋爱这种事情,也只是表示,何川自己决定就好。

    从来都不逼迫他。

    尤其是,父亲现在也快退休了。

    过了这个年,他只需要再去上最后一次班,就可以在家休息了。

    或许是没有了上班的压力,父亲心态也变得放松起来。

    几乎每天这个点,都会跟他打个电话,聊的内容无非是吃饭没有,天气冷了,注意加衣服。

    在沙发上坐了会儿,何川起身,前往厨房。

    厨房在厕所后面,只用一张帘子跟客厅隔开,典型的老房子的格局。

    整个房子都很小,只有三十六平,分为一室一厅。

    虽然以何川的收入,再加上局里的福利,可以换一套大一点的新房。

    但何川没有。

    毕竟,这是母亲遗留给他的遗产。

    时间太久,记忆已经有些模糊不清。

    印象中,母亲是个美丽,强势,努力,积极向上的女人。

    哪怕现在遇到小时候的长辈,对方在看到他时,都会面色复杂的说一句。

    像。

    真像。

    作为出生川省的一个小县城的女人,母亲八几年就去过东南亚旅游,九几年就敢辞去税务局的铁饭碗,去深圳下海经商。

    记忆中,母亲还会一手十分好看的钢笔字,素描也堪比艺术生的水平。哪怕都已经三十岁多了,还能和小学时候的何川,一起玩游戏,打PS,报名电脑培训班,学习如何用电脑办公,以及五笔打字知识。

    这样一个女人。

    在何川小学毕业那一天。

    用一根绳子,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父亲一直觉得,母亲的离世,跟他有不可推卸的关系。

    因为在她临死前的那天晚上,给父亲打了电话,结果父亲聊了两句就给挂断了。

    他一直觉得,如果当时自己再细心一点,如果自己没有那么早挂断电话。

    或许这一切都不会发生。

    尽管他们当时,离婚已经快十年了。

    打开橱柜,里面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何川盯着橱柜,发了一会儿呆,然后又缓缓关上。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何川变得越来越孤僻。

    小时候那么积极健康的一个人,长大后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跟人相处。

    很长一段时间,他讨厌周围人看他的异样眼光,讨厌“可怜”,“没有母亲”这样的词语。

    他变得敏感而多疑。

    哪怕对方只是说话时语气顿了一下,他都能在脑海中模拟出一场清宫大戏。

    渐渐的,何川真的能感知到别人的情绪。

    对方一句话,一个动作,甚至一个表情,他都能分辨出,这是善意,还是恶意。

    所以,当父亲将一个男孩带回家,对何川说。

    这是阿姨她妹妹的孩子,要寄住暂时在他们这里一阵子。

    何川从父亲紧张的语气中,知道了。

    那个男孩,是他的弟弟。

    同父异母的亲弟弟。

    他们小心翼翼的隐藏着真相,生怕触动何川那根敏感的神经。

    但何川还是知道了。

    彼时上高中的他已经渐渐明白,自己拥有的是一种怎样的能力。

    他接触过太多人的情绪,知道了太多人的秘密。

    秘密之所以被叫做秘密,就是因为它不能暴露在阳光下。

    没有人会喜欢把自己的秘密完全暴露在另一个人面前,哪怕这个人是亲人也不行。

    尽管何川讨厌他们一副愧疚,讨厌他们小心讨好自己的样子

    但他选择保持缄默。

    这一缄默。

    就缄默了十几年。

    何川站在原地发了会儿呆,这才转身打开冰箱。

    自从退休后,他就彻底过上了与世隔绝的日子。

    每天他就在家里看书,或者躺在沙发上,对着天花板发呆。

    一晃,一整天时间就过去了。

    为此,他买了一大堆食物,放在家里。

    五包一袋的泡面,一共四袋二十包,还有汤圆和速冻水饺,将冰箱塞的满满当当。

    最重要的是可乐。

    何川经常会脑子疼,冰过的百事,在涌进喉咙的时候,会让大脑有短暂的放空。

    所以何川都是一箱一箱的百事放在家里,喝完了,再继续冻上。

    这种能力很强大,但也很让何川苦恼。

    太多负面的情绪,让何川经常会想到自,杀。

    只不过那都是初中时候的事情了。

    死过一次的人,通常来说,很难提起勇气去死第二次。

    更何况何川现在……几乎每天都在重复经历死亡。

    冰箱里空荡荡的。

    水饺和汤圆,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吃完了。

    挂面还有一半,但鸡蛋和火腿却已经没有了。

    何川挠了挠头发,脑海中有片刻的失神。

    已经在家里呆了这么久了吗……

    小区外面就有餐饮店,最近的一家,只有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何川这个时候下去,应该还能吃上晚饭,毕竟蓉城的餐饮店,一般都会开到很晚才回关门。

    但何川却并不想下去。

    只是一次不吃,反正也饿不死。

    抱着这样的念头,何川打开了冷藏室,准备拿上一听百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