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四章 辣娇
    那对身影走的很慢。

    走近了,才看清那是一对夫妇。

    年龄上来看,两人应该五十左右,头发白了一半,面容看着有些苍老。

    他们走到一根路灯下,其中一人拿起传单,粘上胶水,颤颤巍巍的将传单贴在灯杆上,另一个在旁边给他拿东西。

    贴完之后,两人又互相搀扶,向着下一根路灯走去。

    等两人的身影已经远去,何川才将目光,看向吴胖子。

    “刚才那两个,是死者的父母。”吴胖子掏了掏口袋,摸出半包烟来。

    他烟瘾很大,平时身上都会揣着两包烟,就这半天功夫,最后一包也快没了。

    “既然是死者的父母,那你躲在这里干嘛?”

    “哎,这不是不想见着么。”吴胖子脸色有点愁苦,每次见到这些被害者的家属,心里都有点难受。

    尤其是当白发人送黑发人。

    何川走到路灯下面,眯起眼睛,看着上面的单子。

    这是一张悬赏单子,悬赏的是周莉坠山时的目击证人,金额是五十万。

    “五十万,他们还挺有钱。”

    “有什么钱,老两口把家里的房子都卖了。”吴胖子无奈道。

    “房子卖了,那他们住哪儿。”

    “搬到附近的小区,租了个房子。”

    “不上班?”

    “发生了这种事情,谁还有心思上班。”吴胖子本来想说什么,他张了张嘴,最后还是换了个话题,“死者是在这个时间段出事的,老两口每天都这个时间点出来,希望能够找到那天来过这里的人。”

    “找到又能怎么样。”

    “他们不相信周莉是自己掉下去的。”

    “这个世界上,每天意外死亡的人,多了去了。”何川的话语很残酷。

    现实不是电视剧,没有那么多神奇的警员,能够从蛛丝马迹中剥离出真相。

    很多案子,都是因为没有明显的证据,到最后只能打上“意外死亡”的标签,不了了之。

    他们这样的行为,除了能引来一堆骗子,其实没有太多意义。

    “那又能怎样,哪怕只是抱有一线希望,也总要试试,毕竟人活着,总要有些念头啊。”

    吴胖子苦笑。

    这种事情,劝不动,也不能劝。

    他只是个外人,感受不到失去亲人的悲痛。

    “嘶……”何川突然捂住脑袋。

    “怎么了?”吴胖子问。

    “没事……”

    何川皱着眉头,好一会儿,那股针扎的感觉才慢慢消去,“可能是太累了,回去休息下就好。”

    吴胖子看了何川一眼,夜幕下,他的脸色很平静。

    ……

    “真的不一起去吃个饭吗?”

    将何川送到他家小区门口,吴胖子从车子里探出头,对着何川问了一句。

    他们回来已经很晚了,这个点还在外面的人,基本上都是出来吃宵夜的。

    “不用。”何川推门下车,顺手把喝完的奶茶杯子,扔进门口的垃圾桶里。

    “你这生活习惯不行啊,啥时候回老家,让叔叔给你补补?”吴胖子说道。

    何川闻言,皱了皱眉头:“不去。”

    “有啥不好意思的,不就是催婚吗,你这个年纪,差不多也该结婚了。”吴胖子笑了笑。

    大家都是过来人。

    何川遇到的事情,他以前也遭遇过。

    只不过快三十了还没结婚,在他们这里不算是件小事,被催的急了也很正常。

    “没兴趣。”何川紧了紧衣服,大晚上的,风吹的有点冷。

    “行吧。”吴胖子拿起手机,看了眼时间,“你好好休息,有消息了我会告诉你。”

    吴胖子开车走了。

    何川跨过大铁门,进了小区。

    他住的是老小区,位于二环边上,就在交大附近。

    老房子是零一年建造,没有电梯,何川爬了五楼,到了家门口掏出钥匙。

    咔嚓。

    推开门,面前蹲着一只猫。

    何川弯下腰,黑猫上前,低头在何川掌心蹭了蹭。

    何川家里本来没有宠物的。

    小时候他也养过几次,从吉娃娃到仓鼠,从校门口的宠物鸡到几块钱一只的乌龟。

    无一例外,全都病死了。

    从那以后何川就意识到,自己可能不太适合养宠物。

    上一次养东西,还是房子刚刚装修好那会儿,为了吸甲醛,何川在楼下买了两盆绿萝和一盆茉莉花,放在卧室和客厅里。

    结果突然遇到一个案子,把何川调往外地,整整一年没回家。

    等他结束案子回家后,绿萝盆子里的墙头草都已经三丈高了。

    这只黑猫是在楼下跟着他的。

    当时他刚从超市回来,拧着几个塑料袋,结果黑猫不知从哪里蹿出来,一直跟在他屁股后头。

    何川以为它饿了,喂它东西,它也不吃。

    就这样,黑猫从小区一直跟到他家门前,何川关门,它就在门口蹲坐下来。

    好几次何川开门扔垃圾,就看到它听到动静抬起头来,一双眼睛直直的盯着他。

    有一次扔完垃圾,何川没有关门。

    他站在门口,安静的看着黑猫。

    黑猫像是预感到了什么,它犹豫了一下,从地上站起来,迈着猫步,试探着往何川屋子里伸出脚。

    从那以后,何川家里就多了只猫。

    猫用品是在小区外面买的。

    门口就有一家宠物店,不大,二十多平的样子。

    看起来虽然不太正规,但离家比较近,走路只要十分钟不到。

    宠物店老板是个年轻人,看起来挺喜欢宠物,听说何川的遭遇后,热情洋溢的拉着他,“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从每种猫的性格,特点,兴趣爱好,到适用的猫粮,猫玩具,每个阶段应该做什么,洋洋洒洒的给何川普及起来。

    何川听不懂,但他买了很多东西,猫粮猫砂猫盆,还有营养膏和猫罐头。

    不过何川也不确定,这只猫能养多久。

    也许猫粮还没吃完,它就跟他以前养的那些宠物一样,病死了呢。

    命这种东西。

    谁能说得清。

    何川进屋后,将袜子脱下扔进盆里,然后拧着湿掉的鞋子,放在阳台上。

    做完这一切后,何川穿着拖鞋,去卫生间里冲了个脚,这才回到沙发上坐下。

    辣娇找准时机,跳上沙发,脑袋在何川怀里拱了起来。

    这是要摸摸。

    之所以叫它辣娇,就是因为它是在蓉城出现,并且特别爱撒娇。

    十分朴实无华的名字。

    何川今天有点累,他摸了两下辣娇之后,拍了拍它的屁股:“你去玩,我休息一会儿。”

    辣娇伸出爪子,小心的扒拉了几下他的手掌。

    见何川确实不想动,这才从他怀里跳了下去,跑到角落开始啃猫粮。

    咔嚓咔嚓。

    旁边传来啃猫粮的声音。

    何川摸摸肚子,突然觉得有些饿了。

    他准备起身,去厨房里找点吃的,结果手机突然“叮铃铃”的振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