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三章 感知死者的信息
    人类一般用什么样的方式,去判断另一个人的处境?

    当何川闭上眼睛,四周的风,都好像突然变得平静。

    慢慢的,何川感到有一些情绪,在向他靠近。

    这些情绪汇聚起来,焦急的,迫切的,想要向他传达什么信息。

    何川心跳开始加速,肾上腺素飞速分泌。

    惶恐。

    惊吓。

    恐惧。

    害怕。

    他好像“看”到了风,“看”到了脚下的土地,“看”到了草木,还有山崖下散发着水汽的小溪。

    然后。

    他被人从背后,猛地,推了一下腰。

    何川不由自主的往前踏了一步,一脚踩了个空。

    他的面前就是悬崖,整个身体开始急速下坠,落到了树枝上。

    有什么尖锐的东西,刺进了他的身体,耳边响起“沙沙沙”的声音。

    他砸到了树枝上,巨大的树枝,砸的他五脏六腑都在颤动,一股腥味涌上了喉咙。

    还没来得及感受疼痛,他从树杆上坠落,砸向另一根树杆。

    不断的撞击,让何川像是一块在案板上,被人锤的稀烂的碎肉。

    这不是何川的经历。

    这是……死者的经历!

    吴胖子站在几米外,一直死死地看着何川。

    尽管他已经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景了,但每一次见到,依旧感觉很惊叹。

    他想起自己第一次跟那个家伙相见时的场景。

    他当时有些心不在焉的跟何川握了个手,然后那家伙突然来了一句,可以买束玫瑰。

    当时吴胖子正在跟女朋友闹冷战。

    冷战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在情人节那天忘了给她送礼物。

    因为这个原因,他在客厅整整睡了两天沙发,去局里的时候脸上还挂着眼袋。

    那之后吴胖子才知道,何川有感知别人情绪的能力。

    只要和他近距离接触,几乎藏不住什么秘密。

    这种感觉让吴胖子感到惊悚,毕竟没有人喜欢被别人看透的感觉。

    好在何川也不喜欢使用这种能力,大多数时候,他都躲在角落里独处,享受一个人的世界。

    不过这个能力是真的好用。

    有什么案子陷入瓶颈,让何川去摸一下凶器,十有八九就能找到线索。

    这让吴胖子有些羡慕不已。

    唉,同样是人,为什么有些人就那么变……嗯,特殊呢?

    何川的身子,在不停颤抖。

    一道一道像是被钝器割裂的伤口,出现在他皮肤上。

    猩红的血珠,从伤口中浸了出来。

    砰!

    何川身子一震,晃荡了一下。

    “川儿,你没事儿吧。”

    吴胖子收起思绪,连忙冲了过来。

    “没事。”何川晃了晃头,止住了他。

    印象中最后一幕,他好像是撞到了一块石头上。

    此刻脑子还有点晕。

    除了脑袋外,何川胃部也在不断翻腾,那种不断被撞击的滋味,并不好受。

    呕!

    何川控制不住,一只手撑着地上,捂着胃部就开始吐了起来。

    他吐了很多,有酸水,有奶茶,还有一点血丝,他的内脏也受伤了。

    好一会儿,何川才缓过劲儿来。

    吴胖子在身上摸了半天,摸出一包纸巾。他把纸巾拆开,抽了一张递给何川。

    何川接过纸巾,擦了擦嘴,吴胖子取出另一张纸巾,开始给何川擦拭额头的汗珠。

    何川整个人像是从水里捞起来的一样,纸巾沾到他额头上,没几下就湿透了。

    “别靠我这么近。”何川接过纸巾,有气无力的说道。

    何川讨厌男人,或者说,他讨厌和“人”接触。

    只要靠的太近,他就能感受到对方的情绪,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得,你自己擦。”吴胖子将纸巾扔给何川。

    他嗅了嗅鼻子,看到何川身上的伤口,摇了摇头。

    如果不是这个能力副作用太大,这个男人也不会在三十岁之前就从警局退休。

    何川慢腾腾的擦拭完伤口,从地上站起来,整理了下衣服。

    “你说的没错,死者确实是被人从山上推下去的。”

    “知道是谁吗?”吴胖子精神一震,连忙开始追问。

    “不知道。”何川摇摇头。

    他能感知到一些情绪,但他并不能看到画面。

    就像他能感到有人从身后推他,可他“看”不到那个人。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很难办了。”吴胖子的眉头开始皱了起来,“凶手的作案手法这么简单,根本留不下什么证据。”

    哪怕留下一把刀,也能大致反推一下凶手的职业,或者性格特征。

    要是运气好,找到这把刀的出处,有很大概率可以推导出凶手的行动轨迹。

    但这个案子有什么。

    死者一头撞上的那块石头么?

    “推死者的那个人,力道并不是很重,很可能是个女性,又或者是体型比较瘦弱的男性。”何川回忆了一下。

    虽然那股力道来的比较突然,但感觉并不是很大。如果死者不是刚好站在悬崖边,可能也就是趔趄一下的程度。

    “你按这个思路,再看一下附近的监控,看能不能找到类似条件的可疑人员。”

    “这样啊……”吴胖子陷入沉吟,虽然这个范围还是很广,毕竟来这里散步的人,大都是些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他们的力气可不太大。

    “剩下事,就交给你了。”何川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

    吴胖子抬头,这才发现,就这么会儿功夫,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你身体没事儿吧。”他打量总觉得何川这个样子,好像下一秒就要挂掉。

    “死不了。”何川拍了拍灰尘,重新从口袋里掏出叠好的手套,戴在手上。

    吴胖子:“……”

    回去的路上,两人走的很慢。

    除了何川身体情况不太好,也因为现在走的是山路。

    毕竟这个案子的死者,就是从山上掉下去的。

    快到停车的地方时,吴胖子突然拉了何川一下,拖着他到了一处偏僻的地方。

    这里的路灯不多,十几米才有一根,他们往角落一躲,整个人就隐没了进去。

    “怎么了。”何川看向吴胖子。

    只见吴胖子朝他比了个“嘘”的手势,然后伸手往前面指了指。

    就见距离他们几十米远的位置,有一对身影,从远处慢慢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