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二章 伪装的意外
    调查报告上说,尸体被发现的地方,是在山脚下。

    但上面没说,这地方连个路都没有。

    除了石滩就是溪水。

    何川再次一脚踩进溪水里。

    虽然他很快将脚收回来,但脚趾有点滑,鞋底应该进水了。

    “还有多久?”

    何川有点累,石滩太难走,脚都被磨出了水泡。

    “快了,马上就到了。”吴胖子也很累,他体型比何川大,爬这种路比何川更费劲儿。

    “其实走上面只需要半个来小时,不过这里没有路,走起来就慢了。”

    好不容易,两人终于到了地方。吴胖子两只手撑在膝盖,衣服上全是汗水。

    石滩已经被清理过了。

    何川休了一会儿,在吴胖子指的那个地方转了一下,没什么发现。然后他捡了根树枝,蹲下,将石头一块块撬开。

    石块下还残留着一些血渍。

    “这么偏僻的地方,报案的人是怎么发现尸体的。”何川一边翻看,一边问道。

    “说是来接水的,这山上有个水潭,是什么山泉水。”

    “这一片都是新开发的区域,连个广场都没有,所以晚上会有附近的居民拧着桶来这边散步。”

    “我上去看过,这上面确实有个水潭,水挺凉的,有点甜。”

    吴胖子说完,又补了一句,“不过按我来看,他们多半是来炸鱼的。”

    炸鱼。

    这种事儿倒经常看到。

    危险性还是有的,被抓到的话,多半会被没收工具,罚点钱,再批评教育一下。

    所以那些人大都会半夜出行,并且选择郊外偏僻的地方。

    何川抬起头,“这么说,这里晚上的人应该不少。”

    “说是这么说,这么大一座山,走十分钟都不见得能看着一个人。”

    吴胖子从口袋里摸索出一包烟来,弹出一支扔给何川。

    “给。”

    何川摆摆手,示意自己不抽。

    “她还挺幸运,被发现时死亡时间还不超过一周,这么点时间,尸体都来不及腐烂。”何川扔掉树枝站起来。

    像他以前遇到类似的案子,尸体被发现的时候,基本上都过去几个月了。

    尸体被河水泡的肿胀,整个身子都浮肿起来,根本分辨不出模样。

    好几次他过去的时候,现场虽然已经被清理过了,但隔着老远还是能够闻到一股怪味儿。

    那味道……

    “幸运啥啊,你是没看上面,到处都是脑浆,那场面……”吴胖子在那拍蚊子。

    他刚找了块大点的石头坐下,正休息一会儿,没想到遇到了好多蚊子。

    就这么一会儿工夫,腿上已经被叮咬了好几个胞。

    按他这么说,死者在半山腰就身亡了,落在这里的时候已经是一具尸体。

    何川想了想,道:“我们上去看一下。”

    吴胖子将蚊子赶开,从石头上爬起来:“走吧。”

    半山腰那里他们是去不了了,那里没有路,强行下去太危险,吴胖子只能带何川去死者掉落的地方。

    上山的路是一条水泥路,路不算宽,大概能同时容纳三个人并行,两人爬了半个来小时才爬上来。

    “咯,就是那里掉下去的。”

    吴胖子带着何川找到了地儿。

    这里没装防护栏。

    事实上,除了景区和一些特别危险的路段,一般的山路都不会装防护栏。

    何川从路边,伸头往下面看了眼,能看到下面的小溪,但看不到他们刚刚站着的石滩。

    被杂树挡住了。

    粗略估算一下,这里离地面至少也有二三十米,哪怕没有那块石头,从这里掉下去,估摸着也活不了。

    “这种地方……”何川摸了摸下巴。

    最近这阵子呆在家里,何川也没刮胡子,此时下巴上的胡渣已经积累了快一厘米左右。

    手感还不错。

    “你也觉得奇怪吧。”吴胖子又取了根烟,点上吸了一口,“我查过,出事那段时间没有下过雨,所以不可能是脚滑掉下去的。但这么平整的一条路,又没有车子,很难理解是怎么掉下去的。”

    “有其它痕迹吗。”

    “太杂,分辨不出来。”

    “监控呢。”

    “荒郊野岭的,最近的监控也在两公里以外。”

    “这么说,也没有目击证人了?”

    吴胖子点头。

    没有监控,也没有目击证人,现场也没有其他痕迹……

    “你的意思是,有人想把这件事制造成意外?”何川明白了吴胖子的意思。

    “是啊,你觉不觉得,这个地方选的太好了,把人往山下一推,谁也不知道。”吴胖子叹了口气。

    这山底下都被树荫遮挡住了,根本看不见底下的情况。

    而山下平时又少有人路过,要是运气差点,几个月半年没人发现尸体,那最后只能定义为失踪案件。

    像这种年轻漂亮的小姑娘,失踪等同于死亡,或者比死亡更加凄惨。

    “有没有排查过她的人际关系。”何川问道。

    如果真的是故意制造的意外事件,那凶手多半是熟人,而且对死者的情况非常了解。

    首先他得知道死者的习惯,并且知道她经常跑步的路线,才能蹲在这里,计划安排这样的“意外事件”。

    “查了,她就一刚刚大学毕业的小姑娘,现在是名小学教师,能有什么矛盾。”吴胖子摇头。

    “感情方面呢。”

    “很干净,没有谈过男朋友。”

    “不是仇杀,也不是情杀?”

    何川皱了皱眉头。

    熟人作案,大体上也就是仇杀或者情杀两种了,尤其是凶手还专门挑选了这样一个作案地点,说明他对这次事件早就蓄谋已久。

    “我也很头疼,所以才专门找你过来一趟。”吴胖子扔掉烟头,走过来,“怎么样,你要不要试试?”

    何川犹豫了一下。

    “算了,反正也退休了,就当最后帮你一次吧。”何川叹息一声。

    吴胖子两只眼睛盯着何川。

    “不过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我也不保证有用。”

    何川将手套脱下来,仔细叠好,放进口袋。然后他将手掌,贴在死者掉下去的那块泥土上。

    他闭上眼睛,开始调整呼吸。

    来。

    让我来感受一下。

    你最后时刻的心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