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退休后开宠物店的生活 > 第一章 退休
    “警官,真的不是我。”

    “我和她只是普通的合租关系,平时话都说不上一句。”

    “是,我承认,我确实有那种癖好,但也不至于为了这个东西去杀人啊……”

    视频里,身形削瘦的男子面对警察的盘问,声嘶力竭的辩解着。

    “啪嗒”一声,门从外面推开。

    吴胖子拧着一个袋子从外面进来,熟练的用脚后跟把门给带上。

    “还在看呐。”

    他将塑料袋放在桌上,从里面拿出一杯奶茶,熟练的插上吸管递给何川。

    “你要的抹茶奶盖。”

    何川接过奶茶吸了一口,奶茶很冰,入口是咸的。

    吴胖子捧着另外一杯奶茶,在何川旁边坐下:“在这儿呆了两个小时了,看出什么东西没。”

    “一无所获。”何川控制鼠标,点击暂停。

    视频里的男生外表看起来挺干净,证件照上也是人模人样。

    结果一带到审讯室,整个人都崩溃了,只是一个劲儿的重复他不是凶手。

    “如果那么简单,也不用麻烦你过来了。”

    吴胖子打了个哈欠,因为这个案子的缘故,他已经好几天时间没有合眼。

    “这个人是什么情况。”

    后面还有一段视频,但何川不想再看,直接问吴胖子。

    “他啊,有点小癖好。之前一直通过中介公司,专门找女孩子合租,喜欢私底下收藏点那种东西……嗯,你知道的,就是那些比较私密一些的东西,结果因为这个案子被暴露出来了。”吴胖子稍稍解释了一下。

    说起来虽然丢人,但和凶杀案比起来,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何况现在网上有很多地方,都在卖这些“原味”的东西,还形成了一条产业链。

    据说生意不错。

    “年轻人,喜欢追求刺激。”何川摇摇头。

    “是啊,长这么帅,直接找个女朋友多好,偏偏喜欢这玩意儿。”吴胖子也是感慨。

    哪怕办案这么多年,类似的人也遇到不少了,但吴胖子还是无法理解他们的想法。

    “对了,我刚过来的时候听到他们说,城北那个案子破了。”吴胖子道。

    “嗯,是几个小年轻。”何川拿起桌上的文件,翻了翻。

    “什么情况?”

    “无理由虐杀。”何川言简意赅。

    吴胖子皱了皱眉头:“无理由虐杀?我之前看报告,受害人是全身广泛大面积皮下软组织及肌肉出血,导致的创伤性休克致死的吧?”

    这个案子在他们系统内影响还是蛮大的。

    被害人在第二天早晨被人发现,被发现时浑浑身赤裸,尸体惨不忍睹,脸肿得认不出来。整个身体都是挨打后的淤青,臀部和胸部和下体尤为严重,几乎看不出原来的形状,没有一处肌肤是完好的。

    尸体鉴定的那个法医都有些不忍直视,说这人至少经历了一个小时以上,用棍棒长时间的反复殴打,部分躯体都被打成烂粥状,而且被害人大概率在死前保持神志清醒,是被活活疼死的。

    “运气不好,出门遇到几个畜生。”何川面色平静。

    确实是几个畜生。

    犯罪者一共有四个人,两个年轻人,十七岁,以及他们的女友,一个十五,一个十九。

    几个人在街上闲逛,遇到出门接醉酒丈夫的女人,突然临时起意,想要“打人玩玩”。

    他们将女人逼到拆迁房里,脱光了她的衣服,百般羞辱,然后用棍棒活活打死了她。

    被抓后,他们态度也很无所谓,表示自己只是想玩玩,想发泄,想听受害者的惨叫。

    甚至还和警察绘声绘色的描述,自己是如何殴打那个女人,哪个部位打下去手感不错,叫的声音更惨烈一点。

    啪!

    吴胖子狠狠将奶茶砸在桌上。

    “怎么判?”

    “故意伤害(致死)罪。”

    “这都不能判故意杀人?”

    “没有攻击要害,而且他们离开时被害人还没断气,再加上未成……”何川打住,换了个话题,“对了,这个案子你怎么想的。”

    吴胖子深吸几口气,强行让自己从那种愤怒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报告你看过了吧。”

    “死者在山脚下被人发现,身上只有擦伤,死亡原因是失足坠落,脑袋撞到石头,当场毙命,身上物品也没有遗失……这种案子,按道理应该早结了吧。”何川拿起手上的调查报告,朝着吴胖子晃了晃。

    “这年头,每年淹死的多,但从山上掉下去摔死的可不多。而且那座山我也查过,这几年就没摔死过人,一个经常夜跑的人,怎么会从山上掉下去摔死呢?再说……”吴胖子手指在桌上轻敲,“我相信我的直觉。”

    “我明白了。”何川点点头,又低头看了眼调查报告。

    “女性,教师,夜跑……这案子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他摸了摸下巴。

    “乐山那边也发生过一个类似的案子。”吴胖子揉了揉太阳穴。

    他也想到了这个事儿,这几年发生过好几起夜跑出事事件,事儿都还闹的挺大的。

    不过那几个案子留下的线索都比较明显,很快就破案了。但这个案子,看上去就跟意外事件差不多。

    “这个地方有点问题。”何川道。

    “哪里?”吴胖子凑了过来。

    “死者的手机是在家里找到的,她为什么不带手机?”何川指着一行文字,读了出来。

    “她是去跑步的,带着手机不方便吧。”吴胖子回忆了一下,“她的衣服我看过,是那种紧身的运动服,连个口袋都没有。而且我们问过她室友,她平时也都把手机放在家里,这里应该没什么问题。”

    “这年头居然还有人出门不带手机的。”何川琢磨了一下,然后放弃了。

    “你需要我帮你确定什么。”何川将调查报告合上,随手夹在胳膊下面。

    “帮我确定下。”吴胖子面色严肃起来。

    何川看了他一眼,从椅子上站起来:“带我去现场看一看。”

    “现在?”吴胖子愣了一下。

    “去看一眼,看完好回家睡觉。”

    何川捞起外套披在身上,带头往门口走去。

    ……

    从警局出来,刚好赶上下班时候的晚高峰。

    前面的车堵成一条长龙,不时能听到长按喇叭的声音。

    “说起来,上次那个案子办完,你就已经退休了吧,怎么样,流程走完了吗。”

    吴胖子两只手放在方向盘上,手指在上面轻敲。

    “走完了。”何川应了一句。

    “三十不到就退休了,正让人羡慕啊。”吴胖子语气中有点感慨。

    “你现在混得也不差,这肚子至少是我五十岁后的水平。”何川道。

    “你这张嘴啊,还是那么毒……不过你想好了没,退休以后要干什么。”

    吴胖子笑了笑,低头看了眼自己有些凸出来的肚腩,伸手在上面拍了下。

    “不知道,可能先休息一阵子吧。”何川端起喝了一半的奶茶,吸了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