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出玉门 > 第68章
    ()找到回家的路!     

    毒气也好,迷烟也好,反正不会是什么好东西,昌东迅速掩住口鼻,吼了句:“上车。”

    上了车,迅速关门关窗,每个人都戴上口罩,肥唐拿盖毯把破窗堵得严严实实,堵完了才想起镇山河:“糟了,鸡还在上头呢。”

    顾不上了,烟气弥散得太快,车窗外已经罩上淡淡的褐红色,丁柳紧张地一颗心砰砰跳:“东哥,车子防得住吗?”

    昌东说:“只能撑一阵子。”

    “那会死人吗?”

    “看吧,看对方是要我们死,还是要我们晕了……如果流西运气够好,反应够快,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

    过了一会儿,外头忽然传来拉拽铁链的声音,昌东还以为是叶流西,但声响过后,那门并没有被推开,反倒是停车场里又亮起来,是日光的那种明亮,丁柳回头看,盖门又掀起来了,出口处明晃晃,亮得刺人的眼。

    烟气似乎停止了,褐红色在慢慢消淡。

    肥唐有点懵:“这是……什么情况?”

    昌东说:“再等等看。”

    又等了一会,没等来新的状况,反倒等来了叶流西,她从盖门处探进身子,大声向他们喊话:“你们怎么还不出来啊?”

    管他三七二十一,先出去再说。

    昌东果断踩下油门。

    出了盖门,戈壁无边,日头正高起,黄土都被晒得发亮,空气中已经有了寒意,由深秋进初冬,也就只在这几天了。

    车子刚停,肥唐他们就忙不迭下车,刚刚又是塞又是捂的,车里空气已经挺滞闷了,又说不好身上是不是已经粘带上了那种烟气……难得天大地大,赶紧下来散味儿。

    肥唐踩住车胎,拔高身子看车顶:镇山河已经肚皮翻起两脚朝天了。

    他赶紧呼唤高深:“哎,高深,快过来看,这是死了还是晕了啊?”

    昌东顾不上鸡,先问叶流西:“刚怎么回事?”

    叶流西说:“没什么事儿啊,你不是说分头走吗?我就自己从楼梯溜上去了,到了地面,看到盖门迟迟不开,下去把前台吼了一顿,然后就好了……你们磨蹭着不出来,我等得不耐烦,所以催了。”

    她也奇怪:“你们又是怎么回事?”

    昌东简略把事情讲了。

    两边一合,简直匪夷所思,肥唐倒提着镇山河递给高深:“不是吧,可别跟我说,搞这么大阵仗,只是为了放翻我们一只鸡啊。”

    高深把镇山河拎起来看,又摸了摸鸡胸腹:“应该没死,可能是迷晕了,挂风口吹吹吧。”

    昌东皱眉。

    封死停车场,又往里放烟气,颜色鲜艳的烟,在他看来,跟颜色鲜艳的蘑菇一样,绝对不是什么善茬……摆明了来者不善,中途突然叫停,一定是出了状况。

    这状况只能在叶流西身上。

    昌东问她:“你怎么溜上楼梯的?有被人看到吗?”

    “偷溜的啊,应该没人看到。”

    她小心得很,从衣服棚子离开的时候,还顺了件外套穿上当伪装。

    “然后呢,去吼前台,把口罩摘下了吗?”

    “没有啊。”

    昌东皱眉:“那你是怎么吼的?”

    “就是,有点凶的那种,你知道的,发脾气嘛,要先发制人,我就一把揪住他领口,问他,地面上的车库门怎么还没打开。”

    听上去,似乎没什么不对,但蹊跷一定出在细节里。

    昌东沉吟了一下:“重演一遍给我看。”

    “哈?”

    “就当我是那个前台,你当时怎么做的,重复一遍,不要出错。”

    肥唐和高深正合力挂鸡,闻言纳闷地回头看他们,丁柳就更懵了,看看昌东,又看看叶流西,觉得这两人一定有些事瞒着大家。

    做就做,叶流西退开两步。

    “当时我跟他,距离差不多这么远……”

    “我说,门到现在都还没开,你们搞什么鬼!”

    她伸长左臂,作势去揪昌东的领口,几乎是与此同时,昌东迅速抬手,一把攥住她手腕,目光盯着一处不动。

    她伸胳膊的时候,袖口自然后缩,露出腕上的纹身。

    那个纹身像蛇,身上有鹰爪,扁圆的脑袋上飘出撮头发,怪里怪气,乍一看或者远看,还以为是手串。

    叶流西也看到了,她怔了一下,一颗心忽然跳得厉害。

    昌东问她:“当时,那个前台低头看了吗?”

    叶流西回想了一下,慢慢摇头。

    一般人被人迎面揪住领口,第一反应确实也不是去低头观察手臂,而是精神紧张,为了防范又一重伤害,会下意识盯住对方的脸。

    昌东想了想:“那边上有人吗?”

    “有啊。”

    这家旅馆住的人多,大堂等于是活动区,她一动手,好几个人凑过来劝和。

    “好好回想一下,那个前台有盯着凑过来的某个人看吗?”

    “好像……是往边上看过几眼。”

    叶流西也说不清楚,整个过程,其实也只三五秒,前台有没有向人使眼色,有没有接收别人的眼色,她一点都回忆不起来了。

    昌东脑子飞快地转着。

    整件事,应该有一条线贯穿,如果想顺畅地往下捋,他不妨做个假设。

    旅馆里有蝎眼的人……双生子昨晚逃脱,顺利跟蝎眼接上了头……蝎眼决定对付他们,计划是在停车场一锅端……叶流西冲到前台……她的纹身意外被人看到……盖门打开,铁链撤去。

    对方得手在即,却偃旗息鼓,思来想去,关键只可能在纹身。

    昌东字斟句酌:“我猜测,动手的人是蝎眼,前台是听命的,不动手,就是因为纹身。”

    叶流西独自一个人,又下了旅馆。

    那个前台看见她回来,明显紧张,如果她没看错的话,那紧张中还带点……畏缩。

    叶流西走过去,双手撑住桌面,目光往大堂里一扫,选定角落里的一张桌子。

    她指给前台看:“我就坐那,把人叫出来,我要聊两句。”

    前台没反应过来:“什么?”

    叶流西没理他,径直走过去坐下,翘着腿,一副不好惹也不耐烦的模样。

    没过多久,有个四五十岁的男人匆匆过来,长相很不起眼,矮矮胖胖,留两撮小胡子,像个本分的生意人。

    他一脸尴尬,没敢坐,脸上陪着笑,额头微微出汗。

    叶流西说:“知道我是谁吗?”

    那人嗫嚅:“是……是青芝小姐吗?”

    叶流西没说是,昌东吩咐她:不管说你是谁,别回应,这样万一露馅,还有得弥补。

    她冷笑一声,声音从口罩里闷出去,听起来分外怪异:“你们刚刚,这唱的是哪出啊?”

    那人真是有苦说不出:“我们得了消息,还以为是对头,想着抢个先机尽早下手,谁知道碍了您的事,青芝小姐,斩爷面前,还请您卖个面子……”

    叶流西答非所问:“我这一路,做事小心注意,就怕节外生枝,谁知道还是出了状况,真耽误事儿。”

    那人讪笑,这一回,鼻尖都挂汗了。

    叶流西话锋一转:“不过呢,你们也确实有两下子,我自我感觉藏得挺好的,怎么露的馅儿?说来听听,后一段路,我也好提防。”

    那人稍稍松了口气:“是真没想到,一直以为您在黑石城陪着斩爷呢,要不是看到这纹身……”

    “听说只有青芝小姐跟斩爷纹了一样的纹身,我一看到,心里就咯噔了一声……”

    “再一想,这身高、身形、甚至脾性,都跟青芝小姐差不多,坐的还是铁皮车,那还能有谁啊,我生怕碍事,赶紧叫停了……”

    叶流西低头看自己手腕:“不说我都没留意呢,看来,是该遮一下了。”

    那人赶紧点头:“是,按说这事吧,外人不会知道,但保不住人多嘴杂,万一叫羽林卫看到了,可就麻烦了。”

    昌东等了好一会儿,才看到叶流西上来。

    她手里居然还提了一桶汽油。

    他迎上去,问她:“怎么样?”

    叶流西说:“也没什么,我也不敢问太多,怕出错。你猜的都没错吧,这旅馆,差不多算是蝎眼的一个据点了。”

    “油怎么回事?”

    “他们当我自己人,不拿白不拿咯。”

    “那……纹身呢?”

    叶流西说:“这个……一时半会说不清楚。”

    她回头看旅馆的入口:“赶紧走吧,等他们回过味儿来,我怕又出状况。”

    ……

    到黑石城预计还有两天的路程,这一天几乎都在路上,好在除了丁柳,每个人都能开车,轮流替开,倒也不是很累。

    叶流西兴致不高,一路都沉默,这情绪好像会传染,一天下来,车里几乎没热闹过几次,镇山河深度昏厥,倒挂在车窗外摇来晃去,高深显然也发现“挂风口吹吹”是个挺蠢的主意,趁着某次停车休息,把它解下来放进后车厢去了。

    不过好消息是,戈壁渐渐换成了盆地,很远的天幕上,可以看到雪岭的轮廓线,地平线的尽头处,大片的明光闪耀。

    手头的地图太简单,没有标注地形,昌东直觉明光处应该是湖区:几天下来,车子已经碾过了不少路,戈壁再大,也有走完的时候。

    果然,太阳快落山的时候,车子渐渐驶近一片大湖。

    湖面大概百十平方公里,在暮色下呈暗蓝色,岸边围着大片发黄的芦苇,有大片水域的地方,温度就会比别处低,车子沿湖绕行,昌东甚至看到了一块一块的初冰。

    按照这势头,至多还有半个月,大湖就会封冻了。

    一路上都没有见到红花树,但似乎有意外惊喜,远处灯火憧憧,好像是一片村落。

    肥唐说了句:“胆儿挺肥啊,东哥,我们这一路,真是难得能住地上呢。”

    也是,荒村也好,红花树也好,都是在地下的,小扬州例外,那是因为人家是市集,配置不同,但最后还是被萋娘草一锅端了……这么一想,就觉得住在地上,还真是挺不踏实的。

    车子在村口停下。

    一下车,冷风迎面,肥唐打了个哆嗦,忽然意识到什么,一股凉气从脚心直冲而上。

    这村子,家家户户亮灯,可怎么……一点声音都没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