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西出玉门 > 第60章
    ()找到回家的路!     

    他妈的,还敢耍横,肥唐恶向胆边生:“信不信我……”

    本来想说“杀了他”的,说到一半气短,狠话没撂出来,即便这里是关内,他也不敢杀人……他总要回到关外的,关外有法律体系道德准则,他不想回去了做噩梦。

    所以后半句转了风向:“那……东哥,这人怎么办啊?”

    总不能像镇山河一样带着,那可是个人,放了不甘心,杀了又下不去手。

    昌东伸手拍了拍车身:“我猜,也就这一两天,城里的羽林卫或者方士,就会来找我们了。谁让我们这么显眼呢。”

    不杀不放又不想那个病弱男好过,想来想去,把人转手是最好的法子了。

    说完了,忽然想到什么,对叶流西说:“待会跟我去一趟市集吧。”

    这里的人把城市叫“市集”,不是没道理的,有上了规模的市集才有资格被称作城市。

    早上他和医生聊过,虽然小扬州这些日子差不多半荒,市集也空了不少摊位,但是绝没有瘫痪,只要付得起价钱,能买到不少东西,而且,那里一贯是各种前沿小道消息最集中的地方。

    昌东主要是想去买汽油,铁皮车再风光,没油也是白搭。

    市集在出门往东,要过两条街,叶流西一路走,一路摆弄口罩,觉得自己应该在口罩靠鼻子的地方剪个洞,这样呼吸就会顺畅多了。

    路上没什么人,这是市集太过集中的弊处,昌东还是比较喜欢街边随时有店,毕竟方便,买什么走几步就是。

    到了门口,觉得奇怪,一度怀疑自己来错了:这土楼倒是造得挺大,但只开一扇小门,老话说“屋大门小掐颈刑”,意思是做生意如同被掐住脖子,不好进财……这么不讲究风水,也是少见。

    门上挂花布帘子,门口坐了个人,像看门售票的。

    那人抬头看他们俩,又低头看他们影子:“往前走点,再往右……好了,进去吧。”

    掀开帘子,有一条很窄的走廊,上下左右,四壁包的都是铜镜,照人模模糊糊,脸色都偏黄,像小孩子得了黄疸。

    叶流西直觉这些都是照妖镜,特意停下来看了看。

    还好,镜里镜外都是一个脸,侧了身,屁股后头也没长出尾巴。

    到了走廊尽头,门一推,眼前豁然开朗。

    真的是室内大市集,至少有四个入口,每个入口进去都是一条长街,街两边密簇簇的摊位,大些的摊位就地搭起棚子做分隔,虽然谈不上人满为患,但对比外头,真是热闹了不止几个档次。

    叶流西情绪明显高涨,原本走在昌东后头的,不知不觉已经越到了前面,还不住催他:“走啊。”

    昌东笑,女人还真是喜欢逛街。

    他边走边看。

    有卖书的,摊位上张绳拉悬着地图;有卖杯碗碟盆的,烧制得很粗糙,但一定耐用;有卖衣服的,那样式,的确跟外头没什么两样。

    昌东觉得,关内不是不产物资,只是物资贫瘠技术落后,但这些不代表就会活得憋屈……人向来就是奇迹,习惯从无里创有,有里创佳,而且有些古代的工艺,今人反而复制不出,比如诸葛亮的木牛流马,还有强悍到削铁如泥的那些刀剑铸造……

    叶流西忽然止步。

    面前是个卖刀具的棚子。

    昌东知道她看中什么了,这摊位上的刀,大多普通,但挂在棚里的那一把,真心不错,尺余长,刀柄到刀身,呈一个拉长的瘦S型,线条流畅到风骚。

    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技艺,刀柄跟刀身同样材质,像是刀身上天然长出的数根缠藤曲绕而成。

    通体黑色,刀刃偏偏锋亮,质感好到挠人的心。

    卖刀的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热情地招呼叶流西:“姑娘,尽管看,我这的刀,都不错。”

    叶流西指那把刀:“那个呢?”

    “哎呦,这个不卖,贵得很,但真是好刀,”那汉子取下那把刀,又抽出一截试刀的木头,不费什么力气劈下去,“看。”

    看到了,刀身陷过木头,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刀过木块落,轻巧得像是削了块豆腐。

    这卖刀的可真刁,嘴上说不卖,一举一动都在钓她胃口。

    叶流西果然就不走了,一直跟那个人打听价钱,昌东在旁边听着好笑。

    她说:“如果我给你十袋米呢?一辆铁皮车呢?一箱感冒药呢?一台放小电影的机子呢?”

    信口就来,其实她根本就没有。

    那人只是摇头,一脸倨傲,又或许看人下菜,断定她买不起,昌东有些反感,伸手拉她:“流西,走吧。”

    叶流西频频回头,依依不舍。

    那人忽然说:“哎。”

    目光死死盯住昌东手腕。

    昌东低头看,才发现是自己的表露出来了。

    这表是Luminox探索者军表,当初在国外买的,买时两万多,这两年应该折价了,但不磨不损,卖相又极佳,任何时候看起来,都会是硬货。

    这人眼睛倒毒。

    那人嘿嘿笑:“你这个……表,可以商量。”

    昌东说:“你戴?”

    有些时候,东西出手,跟为宠物择主一样,看价钱,也看买主,不是什么人来接盘他都肯的。

    “不不不,我戴干嘛啊,当然转手卖。”

    叶流西赶紧拉昌东走:“走吧走吧,我就是问问……我又不是没有刀,我们去看别的,找汽油吧。”

    她走得飞快,努力心无旁骛,一直东张西望:“汽油……在哪卖啊……昌东,我觉得汽油那么金贵,用的人又不多,可能不会随便摆出来的,咱们还是得找一些关系……”

    昌东打断她:“真不要?”

    “我就是随便看看,再说了,我有刀了,已经用顺手了。”

    “你的刀,都卷过几次口了。”

    “磨呗……越磨越有感情,再说了,砍了上千个瓜了,有感情了,嗯,有感情了……”

    对一件东西实在找不出优点,就容易拿“有感情”来粉饰装点。

    “真不要?”

    叶流西抬起脸:“真的。”

    昌东说:“你这个表情,眼看就要上吊了。”

    他转身向那个摊位走去。

    叶流西有点懵,看着昌东过去,在摊位前单膝蹲下,解下表带。

    那人伸手来拿,拿了个空。

    也不知道昌东说了什么,那人一直点头,过了会,接过手表,把刀套进皮套给他,反手又递给昌东一厚叠纸。

    昌东走近了,先递给她一张纸:“看这里的钱,是不是很有意思?忘记跟你说了,关内用金箔钱,因为西安附近有金矿。”

    叶流西接过来看,这钱跟常用的百元钞一般大,不同的是,中间部分嵌了片方方正正的金箔,摸上去又薄又软。

    她忍不住问:“他还倒给你钱?”

    “是啊,我讨价还价了,我跟他说,同样好的刀,在别处的市集,我也能买到,但是我的表,整个关内,都找不到第二块,他如果转手,至少赚双倍……所以他考虑了一下,给我加钱了。”

    他把刀递给叶流西。

    叶流西没接,犹豫了一下,说:“我不要。”

    虽然很想要,但这刀一定很贵,用钱买的,她又没出钱。

    昌东说:“你是不是想多了?我有说是给你的吗?”

    那是什么意思?叶流西抬头看他:“那递给我干什么?让我摸的?”

    “我们五个人里,你和高深是战斗力最强的,趁手的家伙是如虎添翼,你用的刀好,我们的安全会更有保障,所以,买来借给你用。”

    叶流西说:“原来是让我做事啊……”

    她终于接过来,皮鞘缓缓抽开,忍不住笑,真是挺适合她,不重,大小也适合,改天她做个刀带,就可以把刀挎在腰上……

    她腰细,身材也好,挎把刀,会特别带劲,不行了,真要被自己迷死了……

    昌东提醒她:“要经常擦,我会检查的,你只有使用权,所有权在我这里,懂吗?”

    叶流西说:“我知道了……”

    以后,她有钱了,就从他手里买过来,或者请他再多借点时间,他不同意,她就抱着刀死不撒手,大不了在地上滚两圈,反正能屈能伸惯了……

    昌东低头看她。

    她轻咬下唇,唇角微微弯起,别人他不知道,但在她脸上出现:典型的小得意,小窃喜。

    最近见的有点多。

    逛完四条长街,也没看到卖汽油的,看来叶流西说得对,汽油是稀罕货,没点关系搞不到。

    不过有意外收获。

    在茶摊喝茶的时候,听到邻座交头接耳,确切地说,先还有所顾忌窃窃私语,后来就是敞开了谈了。

    茶客甲:“蝎眼的人这趟在小扬州吃了败仗,回去之后会不会掉脑袋啊?听说江斩脾气很坏啊……”

    茶客乙冷笑:“你这就不懂了,这怎么能叫败仗?小扬州是什么重要地方了?我跟你说,这叫声东击西,派出一小股人,一会乱黄土城,一会乱红砖城,都是幌子,让你们摸不清他用意,我听说啊……”

    他语出惊人:“江斩已经进黑石城了。”

    座中一片惊呼。

    茶客丙:“这不是找死吗?西安是什么地方?那里大批的羽林卫和方士啊。”

    茶客乙:“难道他还怕这个?怕这个的话,他就不会反了,各位好自为之吧,保不准时隔千年,又要来一次兽首之乱咯。”

    茶客甲终于找到了反驳的机会:“这就是你孤陋寡闻了,两个月前,签家人在黑石城刚测过无字天签,兽首玛瑙根本还没出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