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尽春来 > 第五十五章
      陈功和叶大初两人一直忙活到了晚上十点,终于在医护们换班休息的功夫,将八百份色香味俱佳的宵夜送到了附近的几家医院医护人员的手中。

      “从明天开始,咱们可以放开手脚了!”坐在外面空地上的长椅上,陈功一边解下袖套,一年对着坐在远处长椅上抽烟的叶大初说道,

      “上面部门答应了?”叶大初重组和盐,随即高声说道,他本来就说话嗓门大,即便是现在为了防护拉开一定的距离,倒也听的很清楚,

      陈功点点头,随即很乡土的蹲在路边的路滑带旁边,笑着说道:“上级部门了解了我们的情况之后,不但答应我们可以恢复生产,而且还会通知当地的红十字会,对我们的材料和物资进行一些补助!”

      “我就说嘛,咱们干的这是修桥铺路的善事,虽然规矩上有些逾越了,但是却也是不得已的事情,组织是由规定,但是也从来都不缺人情味不是?”叶大初咧嘴一笑,随即将烟蒂放在脚下踩灭之后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之中。

      “叶叔,我只是知道您是部队复员的,但是按照您的年龄来看,当年恐怕也经历过一些距离我们很遥远的事情吧?以前没有听您说过,现在说说?”陈功抬起头,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此刻的他,不像是一个在商海沉浮多年的商人,倒像是一个期待着故事的孩子。

      而总是大大咧咧的叶大初却在这个时候摆摆手,神色突然变得有些落寞,随即看了看因为封城而变得明亮的天空,微微的叹口气。

      “有什么好说的,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再说了,也不是什么值得炫耀的事情,罢了,罢了……”老头一边说着一边起身,在陈功有些错愕的眼神之下,转身走进了自己的房间中,似乎对于过去的事情,老人一点都不愿意提及。

      陈功有些懊恼,本来两人心情都挺好的,结果自己的一句话,让老人的情绪直接跌入了低谷,可是人就是这样,叶大初越是不愿意提及,陈功就越想知道。

      虽然春节都快要过去了,但是武汉的夜晚依旧还是有些刺骨,陈功独自一人就那么坐在路滑带的边缘上,抬头看着无比明亮的天空,闪烁的星星也似乎变得清澈了好多。

      难得有时间空闲下来,看着天空之中的星辰,陈功似乎感觉自己又回到了小时候,那个时候的天空,就好像现在的一样清澈,可是自从自己上了高中之后,就再也没有闲心停下脚步来看一看了。

      这一坐,就是一个多小时,当阿水和刘章国回来的时候,陈功还依旧坐在绿化带旁边,虽然嘴角都冻得有些发紫,但是眼神却清澈如此刻悬挂在天际的星辰一般。

      “陈总,您怎么坐这了?”阿水走上前,有些怪异的看着一脸平静的陈功,低声问道,他们也是刚刚送完宵夜,然后又跑了两趟小物品店,确定没有医护需求之后,才转身回到了仓库这里的,仔细算来,也已经有一个多小时了。

      “没事,出来透透气,你们送完东西了?”陈功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不同于刚来武汉时候的那种紧张感,此刻的陈功显得更加的从容,或许以前的陈功在其他人的眼里已经足够的成熟,但是只有陈功自己知道,此刻的他才真正的学会了去正确的面对发生在身边的每一件事,这是一种对于自身升华的自信。

      “嗯。送完宵夜之后又去了两趟商品店,送了一些小生活用品过去,陈总,没事的话就早点休息吧,这几天您也够操劳的了!”刘章国点点头回答道,这几天陈功的脸色他们都看在眼中,其中的压力也知道一二。

      “走吧,早点休息!”陈功点点头,现在已经是晚上十一点了,医护们换岗也已经完成,后半夜应该不会有什么事情,忙碌了这么多天,也该好好休息一下了。

      三人各自回到房间,陈功看了一会实时报道的头条新闻之后,也终于迎来了困意,这么多天的心理压力释放出来的陈功,很快便沉沉的睡去。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外面的天空依旧冷清,月朗星稀的天空带给整座城市一种不一样的安详宁静。

      嗡……嗡……嗡。

      凌晨三点四十五分,陈功放在床头的电话毫无征兆的响起,而正在熟睡的陈功在电话响起的第一时间就清醒了过来,看着上面的号码,顿时睡意全无。

      陈功终于知道,为什么今天回来的时候听到新闻上说物资开启全面生产自救的时候,会有那样怪异的想法了,原来是这几天为了后厨的事情,自己把这一茬给忘记了。

      “表……表姐夫,我们已经到汉口了,但是这边检测出了一点问题,你能不能带人过来一趟,将这些物资先运送进去?”电话里面传来孙苟断断续续的话,而且时不时的还会打几个喷嚏。

      “现在已经在汉口了?物资的数量有多少?”陈功心中一惊,他脑海中浮现出来的不是物资,而是这个表弟打喷嚏的场面,现在是什么时候?任何异样的表现都会被严防死守,这个时候身体出现状况,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现在就在汉口的临时隔离区域,外科医用口罩有一百四十箱,N95型口罩有三十箱,防护服一千四百件,还有二千一百副医用护目镜,数量应该可以达到你的需求!”孙苟说道这些物资的时候,倒是中气十足。

      “这么多?!”陈功猛地从床上跳起来,他都没有想到,这个家伙居然能在几天的时间筹集到做这么多的物资,虽然陈功也明白小作坊的生产力,但是在保证质量的前提下,根本就不可能这么快速。

      “这是第一批的,后续还会有一些过渡性的物资运送过来,现在问题是因为通行和……和我的原因,我们滞留在汉口了!”孙苟说道最后的时候有些胆怯,毕竟现在这个时候他出现了轻微的感冒,影响到的可就不仅仅是自己了。

      陈功微微一皱眉,医用物品的质量要求很高,一般的小作坊很难达到标准,即便是自己刚开始的时候病急乱投医,也不止一次的告诫过孙苟,一定要保证质量,哪怕数量少也没有关系,但是质量不能有丝毫的折扣。

      可是现在这小子一次性的弄过来这么多的物资,别说是陈功了,就算是换个其他人,也不会相信这些物资的质量会完全没有问题。

      “我是说,这些物资的质量有没有问题?小作坊短时间根本就不可能生产出这么多的量,除非是……”陈功把话没有说完,但是意思已经很明显了,小作坊的生产力有限,想要数量,质量就一定会有问题。

      孙苟一愣,随即憨笑着说道:“表姐夫,质量绝对没有问题,这所有的物资里面,除了外壳医用口罩是我找小作坊盯着生产的意外,剩下的防护服和其他的东西,都是筹集来的,出自正规的厂家,质量绝对没有问题。”

      孙苟自然明白陈功的意思,小作坊生产一些外科医用的口罩还行,对于技术含量较高的防护服等等,根本就是白扯,所以在通知了小作坊生产外科医用口罩的同时,孙苟利用自己的关系从一些以前的朋友手里弄来的。

      之前生产劣质消毒液的时候,孙苟也结交了不少的朋友,当然这其中有好有坏,就好像这一次一样,国家有难,有人倾囊相助,有人却哄抬物价,孙苟也借助这一次看清楚了很多人,而在他看清楚这些人的真面目之后,也终于明白了当初陈功的良苦用心。

      “你小子本事不小啊,等着,我这就赶过去!”陈功笑着挂断了电话,这个表弟他一直都看在眼里,人倒是很聪明,但是却在之前走到上歪门邪道,好在最后悬崖勒马,现在看来,当初自己不顾反对送这小子去改造,还真是没错。

      出了门的陈功,思量了再三之后还是敲响了刘章国的房门,毕竟和孙苟同来的司机是李建安排的,所不定和刘章国还能熟悉一些,到时候交接的事情也能顺利一些!

      “陈总,有什么事吗?”从陈功敲响房门到刘章国穿戴整齐出来,还不到五分钟的时间,可见这个家伙即便是脱下了军装,也有着中国军人这种独特的干练气。

      “你老战友来了,就在汉口,现在需要咱们两个去一趟!”陈功淡淡一笑,那一车物资对于现在的医院来说或许用处不大,尤其是随着自救生产的全面展开,这些东西的消耗可能会得到极大的缓解,但是只要疫情一天不过去,他们就没有理由拒绝任何一个将会发生的可能性。

      “走!”刘章国眼睛一亮,从他眼神之中闪过的光就可以看得出来,这家伙似乎已经知道了战友要来武汉的事情。

      “别急,我们两个人去还不够,他们现在在汉口站的隔离区域内,十五天之内他们肯定是出不来了,但是我们可以将物资先运回来,想要运送物资,还缺一个人!”陈功苦笑一声,孙苟这个时候的情况想要运送出物资,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还需要谁?”刘章国疑惑的看着陈功,在刘章国看来,车都已经到门口了,直接开回来就行了,况且现在都已经是凌晨四点了,这个点去找谁?

      “医院后勤主管,杨明!”陈功沉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