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尽春来 > 第五十四章
      “陈总,你先别急,公司这边的是好事,天大的好事!”就在陈功心急如焚的时候,电话那边的老刘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劲,赶紧说道。

      “嗯?”听到这里的陈功倒是一头的雾水,公司取消了年终宴会,虽然造成的损失因为供货商的举动而减小了不少,但是还是会有一些成本拖住运行的脚步,这个时候,说坏事陈功都能理解,但是好事?怎么可能!

      “是这样的,前两天公司的股东在没有通知您的前提下,开了一个线上会议,大概的意思就是在员工停工期间,对于滞留在北京的外地员工发出一些补贴,毕竟现在的情况无法开弓,基层的工作人员也失去了生活的来源!”刘经理语速很快,但是咬字却很清晰。

      而听到这里的陈功也不住的点点头,这个举动倒是很符合陈功的心思,至于股东们没有通知他,陈功也丝毫没有在意,因为共处多年的他明白,这是那些老伙计不想让身在武汉的他为公司再度费神。

      “嗯,股东们提议的这个决定我大力支持,我们虽然有困难,但是在这个特殊的时期,我们最基层的员工需要更多的关注度,这一点倒是没有问题!”陈功点点头,即便是要他倒贴,他也觉得股东们这么做没什么问题。

      “后期经过统计,滞留在北京的员工有七十一人,没人按照每月补贴四千元,而公司的财务支出数量有限,所以在股东们的提议之下,拿出自己的积蓄来填补了这个空缺,但是……”说道最后的财务经理老刘却买了个关子。

      陈功没有说话,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陈功是个什么性格的人,他的这些合作伙伴也都差不了多少,他能在北京这样一个国际化大都市有一片自己的事业,靠的可不仅仅是努力,还有他那种对员工宽厚的性格。

      陈功的公司,很多人都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不管在公司多困难的时候,都能做到不离不弃,这也是旁人羡慕不来的优势。

      “只有十二人领取了补助,剩下的人都将补助退还了回来,而且拿走补助的那十二个员工,都是因为拖家带口,没办法的事情!”说道这里的时候财务经理老刘的语气明显的有些哽咽了,每逢大难,必见人心。

      陈功心中也闪过一阵酸楚,这个时候大家都不容易,但是没有一个人因为自身的不容易而变得自私,很多人都在奋不顾身的投身到这一场抗疫之中,冒着风雪走在路上的驰援车辆是这样,这些将补助拿出来支援陈功在武汉志愿的员工,也是这样。

      “有些员工不但将补助都退回来,而且还拿出自己的积蓄,要求公司统一捐助给湖北疫区或者保证您在前线物资的需求。”财务经理老刘也是上了年纪的人,每当说起这些事情的时候,都忍不住眼眶泛红。

      “那丁磊能?他都在做些什么?”陈功深吸一口气,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变得平缓,这样感动的事情,从他第一天走出北京前往武汉的路上,就在无时无刻的上演,但是每一次,依旧可以让陈功这样心之坚强的人有落泪的感觉。

      “丁经理在给基层的员工做工作,尤其是有些家庭条件比较困难的员工,我们既不能辜负了他们的一番好意,也不能对他们的困境熟视无睹,现在丁经理在对员工捐款进行划分和调解,工作量肯定会增加不少,所以没有及时接通您的电话,也在情理之中!”

      财务经理老刘说道最后的时候,语气之中都带着一丝劝意,他的年纪要比陈功大几岁,所以有的时候,也会用长者的语气去劝慰一下这个老板。

      “多谢你们,谢谢你们对我的信任,也谢谢你们的支持。”陈功嘴唇都有些颤抖,有些时候,总有那么一些不起眼的小人物,会做出让所有人都感动的事情,就好像现在一样,正是这一个个基层的员工,让陈功不但看到了公司的未来,也看到了这场战疫不远处正在朝着他们靠近的曙光。

      “哈哈,陈总,您现在可是全公司的骄傲啊,你还不知道,丁经理将记者采访你的视频发在公司群里的时候,那叫一个热闹!”老刘是地地道道的北京人,那一口京片自然说的很地道。

      简单的了解了一些情况之后,陈功挂断了电话,此刻的他,心中反倒没有那么焦急了,现在的疫情虽然发展的很快,但是在全民一心抗疫的前提下,这场灾难已经逐渐的走向了消亡。

      厨师的事情急不来,可以先通过杨明将医院食堂的一些东西搬出来,然后一边整理临时后厨,一边可以从北京调来厨师,而且武汉本身也可以召集到一些愿意加入志愿者行列的厨师,吃饭的事情基本上可以完美的解决了。

      开车朝着临时居所而去的陈功,心情也缓和了不少,紧张的气氛虽然还没有消散,但是人们已经不像刚开始那样恐慌了,病毒最大的威胁不是传染和致死率,而是恐慌,只要直面科学的去面对它,新冠病毒也就没有那么可怕了。

      “新华社消息,截止今日18时,全国累计新冠病例达到7830例,死亡170例,治愈135例,病毒的传染仍旧在上升的阶段,全国各地组成的医疗队也在源源不断的赶往湖北,湖北铁路部门已将封城之前离开武汉的所有人员名单统计完毕,上报国家防疫部门。”

      “国务院办公厅发布紧急通知,要求迅速组织本地区生产应对疫情使用的医用防护服,N95口罩,医用护目镜,负压救护车等相关物品,医疗相关企业以最快的速度复工复产!”

      “外交部表示,将会在最短的时间接回滞留在海外的华人和留学生,保证每一个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车载收音机里面,播报着最实时的新闻,在听到中间一则关于恢复生产的新闻之后,陈功脑海中闪过一道光,但是具体是什么,他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好像自己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一样。

      当出租车停在临时仓库外面的时候,陈功也没有想起到底遗漏了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过看到后厨那一副热火朝天的景象之后,陈功心中还是倍感安慰。

      “叶叔,晚上的盒饭送过去了多少?”陈功走进热气翻涌的后厨,大声对着此刻正在颠勺的叶大初问道,因为时间的关系,今天晚上的盒饭肯定出现了短缺。

      “一百三十份炒饭,因为时间有限,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叶大初一边颠勺,一边对着陈功说道,后厨和自己用的厨房本身就有着很大的差别,再说了,盒饭的质量不能有一丝的下降,所以这一百多份盒饭,还是叶大初玩了命炒出来的。

      陈功一愣,一百多份却是有些少了,就算是只给驰援武汉的医疗队员,这点数量也还有着很大的差距,不过问题既然解决了,接下来就不会再有这样的事情发生了。

      “不过不用担心,我们现在赶着做出一些宵夜来,弥补晚上的那一顿,况且因为准备时间宽裕,这一顿的质量那可是没的说啊!”叶大初脸上也满是笑意,放开手脚的他,自然感觉到得心应手。

      “得咧,我也上手帮帮忙!”陈功抬起手看了看时间,距离换班还有一个多小时,能多做出一些尽量多做一些,从这一顿开始,他们就会不再面临断顿的危险了。

      整个临时的后厨显得异常的热闹,升腾起的火焰照耀在每一个人的脸上,在这个寒风肆掠的冬季,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种法子内心的暖意。

      而陈功不知道的是,此刻在前往武汉的告诉公路上,一个二十几岁的小伙子蜷缩在副驾驶上,鼻子上还吊着一串大鼻涕,冻得脸色都有些发白。

      在他身后的车辆上面,装载着数量惊人的口罩以及防护服之类的紧缺物资,这些东西,都是他亲自把关的,所有的质量都符合国家的医用标准。

      “你身子骨这么弱,还非要跟着来,这不是找罪受吗?”驾驶室上面正在开车的是一个和刘章国年纪差不多的壮汉,担忧的看了一眼此刻瑟瑟发抖的年轻人,皱眉问道。

      年轻人用力的吸了一下掉出来的鼻涕,随即紧了紧身上的棉被说道:“我在亲戚的眼中,就是扶不上墙的烂泥,但是这一次可不一样了……”孙苟看着高速公路两边不断后撤的路灯,言语之中带着一丝徐小涛不理解的骄傲。

      当初被陈功亲手送进监狱之后,孙苟心中自然对这个表姐夫恨的牙痒痒,但是他毕竟不是一个小孩子了,在逐渐的平息下来之后,也觉得自己做的事情有些过分了,况且这一次碰上这样的事情,那个表姐夫的所作所为让他心中产生了极大的触动!

      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孙苟一定要跟着车辆来武汉,也没有人知道,这么不计成本的孙苟究竟是在贪图什么,或许只有那个此刻还在前线的表姐夫才会明白,一个想要改过自新的年轻人此刻迫切的想要得到别人认可的渴望。

      他已经因为年少轻狂错了一次,他不想再错第二次,孙苟不但要做给所有期待他的人看,还要做给自己看,从接到陈功电话的那一刻起,他已不再是扶不上墙的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