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雪尽春来 >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一篇篇实时播报的新闻从车内传来,陈功原本有些焦虑的心情在听到国家这一系列的措施之后,突然变得平静了下来。

      疫情的到来本来就很突然,而面对这突然而来的灾难,他们所遇到的所有困难就都成了理所当然,正是因为如此,他们才不能因为遇到了一点挫折就显得六神无主。

      听完新闻的陈功相信,只要不放弃,不管是医疗物资还是其他的东西,都一定会有解决的办法,现在他们要做的就是,积极配合国家防控的同时,做好志愿者所需求的一些基本的防护措施。

      想通了这一切的陈功,脸上再也没有一丝刚刚显示出来的颓废之色,整个人身上都洋溢着一股澎湃的斗志,他从一个一无所有的农村小伙子走到今天,不就也是如此的跨过了一个又一个的困难吗?

      驱车回到临时居住点,叶大初还在带着徒弟们忙活,阿水和刘章国都各自忙自己的事情,陈功简单的询问了一下志愿者检测的事情,随即将电话放在眼前的桌子上,静静的坐着,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一个小时的时间,就在这么悄无声息之中度过,陈功的神色也从刚开始的从容变得有些焦虑,如果明天早上之前再得不到物资的补充,他们就不得不取消部分志愿者护送医护的任务了。

      嗡……嗡……嗡。

      好在,正当陈功眉头紧锁的时候,电话响了起来,陈功条件反射一般的从钢丝床上跳起来,紧紧的握着电话,看着上面熟悉的来电显示,心中不由的有些紧张。

      “老班长,物资的事情怎么样了?”来电的正是张合,此刻如果说能解决燃眉之急的,恐怕就只有这个老班长了,虽然孙苟那边也在紧急生产,但是小作坊对于质量提升之后的效率,就有些不尽人意了。

      “你小子,急的火上房了吧?”张合淡淡一笑,他了解陈功,更加了解现在武汉的形式,所以当所有的物资通过特殊渠道抵达武汉之后,他第一时间联系上了陈功。

      陈功叹口气,随即说道:“我这边的物资供给出了一些问题,现在唯一能得到补充的,就只有老班长您手里的物资了,如果补充的不及时,我们出于安全的考虑,就不得不停止一部分志愿者的工作了!”

      “这么严重?!”张合听完陈功的话之后,也是一愣,物资的或缺在这个时候是常态,可是听陈功的语气,他们那边似乎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

      “哎,都怪我,忽略了一些防护的细节,现在让聚集起来的整个志愿者团体都因为这些细节的问题陷入了停滞,物资如果得不到补充,后续的一些如医护出行,吃饭或者采购生活小物品的事情,就都成了麻烦!”

      陈功叹口气,虽然之前的心结已经解开,但是说到底,事情全部都是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而造成的,不过既然有错,就一定要尽全力的去弥补。

      “这个时候出现细节上的差错是在所难免的,毕竟志愿者不是专业人员,很多事情你我只能做到尽可能的去避免,物资的事情你就不要揪心了,我会尽快的找人送过去!”张合听完陈功的解释之后,不免的叹口气说道。

      “那就多谢老班长了,我在这边等你的好消息!”陈功点点头,这一批的物资到位,前往医院进行试剂盒检测的志愿者想必也能出结果,到时候一切还可以衔接的上。

      “放心吧,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开口,我虽然人不在武汉,但是却可以作为你的后盾,来替你解决一些困难和麻烦!”张合明白,现在他在陈功身上的压力可能超出了他的想象,毕竟着急志愿者,就要对那些热心人的人身安全负责。

      这就等于陈功的肩头上,不但背负着医护人员出行吃饭等一系列的问题,而且还背负着身边这些伙伴的人身安全,几十人的身家性命都放在一个人的身上,其中产生的压力可想而知。

      “陈功,记着,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你的身后,还有一群作为后盾的同学以及海外的爱国人士,所以每当发生什么不可抗拒的事情的时候,不要总想着一个人去扛!”张合在挂断电话之前,语重心长的说道。

      “我明白,老班长,我这边一旦出现什么问题,我肯定第一时间联系你!”陈功此刻眼眶都是红红的,张合的话虽然不多,但是每一句都说道了陈功的心坎上。

      挂断电话之后,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多,张合再次打来电话,将物资停放的地点告知陈功,并且一再的嘱咐陈功要注意自身的防护安全。

      陈功带着阿水和刘章国前往张合指定的地方收取物资,而张合指定的地方,就是武汉市红十字会总部。

      当陈功三人来到这里的时候,彻底被眼前的壮阔被惊呆了,上百辆的驰援物资车辆整整齐齐的停在大门外空旷的街道上,在黑夜之中好像一条横卧在城市之中的巨龙一样。

      “这么多的物资,完全足够支撑到疫情结束了吧?”阿水看着一眼望不到边的车辆,有些感慨的说道,别说是阿水,就算是陈功,当看到这上百辆驰援物资车辆的时候,也不免吓了一跳。

      “物资的基数不小,但是每天消耗的数量也足够惊人的,这些东西都摆在这里视觉上感觉很多,但是一旦分配下去,能维持住平均的消耗就不错了!”相比于陈功和阿水的错愕,一旁的刘章国就要平静的多了。

      而陈功听完刘章国的话,也微微的点点头,这物资看上去庞大,但是现在还是病毒的初发期,等到病毒的传播达到第一个爆发点的时候,这些物资的消耗会超出很多人的预料,也只有国家的调配,才可以让物资尽可能的用到最需要的地方。

      “不会吧,就这些物资,如果放在九院和金银潭医院,估计都足够用上好几年的了,即便是现在感染人数还在增加,这些物资也完全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了!”阿水还是有些不相信,实在是眼前的这一幕太有视觉冲击了。

      “疫情的战斗和真正的战争一样,消耗是外人所无法想象的,我在部队的时候参加过军演,那个时候的我看到后勤补给储备之后,也和现在的你产生了同样的感觉,可是当战斗真正打响的时候,后勤物资的消耗超出了我们这些新兵蛋.子的想象!”刘章国看着眼前几乎望不到边的驰援车辆,若有所思的说道。

      “疫情本身就是一场战争,而我们之前所做的一切,就是在为战斗做准备!”陈功听了刘章国的话,微微的点点头。

      “陈功?”就在陈功他们三人站在外围看着那些车辆逐渐进入物资分化阶段的时候,一个风尘仆仆的中年人来到陈功的面前,面带疑惑的问道。

      “是我,您是?”陈功看着这个中年人,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十有八九这个人就是张合安排给自己交接物资的人了。

      “实在不好意思,陈先生,我电话在半路关机了,张先生让我将这一批物资转交给您!”中年男人一见找到了正主,顿时激动的说道。

      当初张合给他说的十分清楚,这一批物资可是用来救命的,所以不能有半点差池,他一路上也是小心翼翼,可是千算万算,没想到手机却在这个时候关机了,幸亏下车之后就看到了陈功他们三人在这里东张西望,不然如果因为一个手机耽搁了抗疫的事,他估计跳楼的心都有了。

      “没关系,找到就好,物资呢?在什么地方?”陈功听到这里,顿时来了精神,这一批物资衔接的几乎恰如其分,要是出现一点偏差,那么他的志愿者团队就会彻底的崩塌了。

      “陈先生,请跟我来!”中年男人转身朝着驰援物资车辆的身后走去,陈功和刘章国紧随其后,而阿水则转身将三人开来的小货车紧跟了上来。

      在距离红十字会总部两百多米的一个室外停车场内,一箱箱封闭严实的医疗物资整整齐齐的摆放在空地上。

      “五箱N95型号口罩,两箱防护服,两箱护目镜,还有十箱消毒液以及其他的一些东西,这是张先生分列出来的清单,陈先生你点点数目!”中年男人麻利的爬上大卡车,在驾驶室中拿出一张手写的清单递给陈功。

      别说陈功了,就连阿水和刘章国,在看到这些东西的时候都两眼放光,从N95型号的口罩,防护服都是现在急缺的东西,虽然陈功在之前也筹集过不少的医疗物资,但是加起来筹集到的N95型号口罩,都没有眼前的多。

      陈功看着手中的清单,再看看地上那些堆积起来的医疗物资,心中的震惊其实不比阿水和刘章国小多少,老班长这分出来的物资,别说他那一个志愿者团队,即便是放在医院,都能顶好几天。

      有了这些东西,他们后续的事情压力就会小很多,只要现在在医院进行试剂盒检测的那些志愿者们安然无恙,这一次看似紧张的危机,实际上让他们这个小团队的凝聚力再次上了一个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