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物质博物馆 > 第二十一章 诡异的绳子(2)
    “要不,咱们还是再回家住些日子吧?”文惜叹了口气,她虽然智商不差,但也只是个普通女孩。面对层出不穷的灵异事件,她根本无法处理。

    “学校肯定不会再让我请假了。”张月摇摇头。

    “对,这也是个问题。”文惜苦闷道。

    像她们这样的穷学生,能进这类高档私立学校,非常的不容易。离开学校久了,就会被学校判断为没有价值的学生。很有可能会被开除。

    难道要对学校说,宿舍闹鬼了?真新鲜,恐怕没有人会相信的。

    但是现在该怎么办?假如张月刚刚看到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这个宿舍便肯定有危险。因为语蓉说了,最好离开宿舍,离开的远远的。否则,她俩也有可能被拖入语蓉现在呆着的世界,变成那个恐怖女人的诱饵。

    而失踪的语蓉,究竟去了哪里。她现在是死是活?她所在的那个地方,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没人知道。

    张月和文惜只感觉全身发冷。

    宿舍有问题,她们却偏偏没办法离开。

    “总之,宿舍里绝对不能睡觉。咱们先去教室呆一个晚上。”文惜想了想,找了个折中的办法。

    教学楼平时都不会锁门,查寝的老师过了晚上十点半也不会再来。张月和文惜就这样打着时间差,白天正常上课,晚上熬到查寝老师离开后,就偷偷溜到教室打地铺。

    虽然只是权宜之计,也不知道能撑多久。但随着时间推移,没几天后,两个女孩终究还是察觉出了不对劲儿。

    她们俩的身体开始越来越弱。不是因为疲劳和睡眠不足,而是如同背上有什么东西压着她们,让她们喘不过气。

    她们俩的头发也会在一觉醒来后,变得乱糟糟,湿哒哒的。头发上的水不知道哪里来的,也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成分。

    那些水发出浓烈的恶臭,黏糊糊,浓的发黄。

    张月和文惜实在撑不住了,她们感觉自己完全到了崩溃的边缘。

    她和文惜最终还是请了假。张月回到家后,如果不是爸爸偶然将那张祖传的附身符给她,女孩认为,自己或许在前天就已经死掉了。

    夜诺听完张月的故事后,久久没有说话。这事说实话,如果在几天前,他没有得到暗物博物馆的话,自己一定会认为非常扯淡。

    现在他能确定,这世上恐怕有许多血手口里的暗物质生物。但是暗物质生物,能这么凶?

    至少夜诺无法想象,所以只能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

    他皱了皱眉头,在脑子里分析理顺了张月的事情。说道:“你们宿舍的怪事,发生在一个8天前的晚上,对吧?”

    张月点头。

    “先是你的舍友语蓉,被手机里突然出现的黑发女人给吓住了,之后宿舍出现了鬼遮眼现象。”

    明明宿舍没有停电,但是里边的人却看不见光。这和葛胜特物理实验中提到的鬼遮眼现象很相似。或许暗物质生物,能扰乱人类的视觉,只让你看到它想让你看到的东西。

    “对对,鬼遮眼这个形容词形容的很贴切。”张月用力点头。

    “之后语蓉就失踪了。极有可能是被你们宿舍有某种东西,盯上了你们。那个突然冒出来的黑发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存疑。到底幕后主使者是不是它,同样存疑。同理可证,是不是它将语蓉给拉入了某种空间裂缝中,仍旧存疑。”

    夜诺用手点着桌面,不断思索着:“怪了,所有事情肯定有因果,人不会无缘无故的遭到超自然力量的祸害。如果那个出现在手机屏幕上的黑发女人真的是某种超自然的存在的话,语蓉肯定在某个地方,沾染了它才对。”

    从张月的描述看,拥有神秘力量的黑发女子一直都在吓她们。既然需要用吓唬的这种操作来报仇,只能证明,这家伙的实力并不强。

    还有一件事,夜诺非常在意。

    为什么四个女孩,都能从手机上看到那只黑发女子?既然她们都能看到这女子,只证明一件事,那只鬼的力量,已经开始针对起她们所有四人了。

    他摸了摸下巴,问道:“对于那个黑发女人,你有什么线索没?”

    “没有。我们从来就没有见过它?”张月摇头。

    “那你们最近有没有干过奇怪的事情,比如欺负过某个女生,让别人自杀了。不管是有心的,还是无心的?”

    张月更是用力摇头,愤愤道:“这更不可能。我们四个都算是小学霸,每天努力读书的时间不够,学校里的朋友也不多。哪有时间欺负人,别人不来欺负我们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夜诺看着张月坦然的神色,再次陷入沉思当中。张月以及她同寝的三人,自己一个都不了解。她的话,在某种情况下,还有待考证。

    天色已经接近迟暮,不知为何,夜诺老觉得这件事里透着一层怪异的气息。他想来想去,还是觉得张月的事情,说不定真和自己的第一个任务有关系。

    况且如果不帮助她,眼前的女孩,或许根本就生存不了多久。

    沉吟片刻后,夜诺抬头对一脸惶恐不安的张月说:“你的事情,有太多疑点了。我今晚去你宿舍呆一个晚上看看。”

    张月惊讶的‘啊’了一声:“我们女生宿舍不让男生进去的啊,更不用说你还要过夜了。舍管阿姨火眼金睛厉害得很,况且,你又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可能门都进不去。”

    “我自有办法。”夜诺一笑,带着张月朝她们学校赶去。

    夜,已经彻底黑尽。

    打了一辆网约车,等到学校大门口时,森立高中的门前一个人也没有。作为私立学校,全员都要住校。所以在这儿非星期日的节点上,没有人也很正常。

    这家私立高中,离夜诺所在的春城大学大约10公里远,几乎位于春城的东门边缘了。占地很广,至少夜诺看到的时候,都有些惊讶。

    森立高中,特么真有钱。

    难怪学费会贵的离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