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暗物质博物馆 > 第十八章 多了一人(2)
    屏幕里,大股大股的血在往外涌。仿佛在播放裸眼3d视频般,全都从视频里涌了出来。打湿染红了语蓉的被子。

    一股难闻的恶臭,从手机处散发过来。

    血之后,便是头发。大把大把的头发就像是一只只的蠕虫,从屏幕中爬出来。那些恶心的长发沾着血,不断的爬向床上的四个女孩。

    所有人都再忍不住了,一边尖叫,一边向床下跳。她们穿着睡衣,一窝蜂的朝寝室门的方向冲过去。吓破胆的张月等人,想要逃出去。

    可是逃了一半,四个女生都同时停下了脚步。没敢再动。

    大滴大滴的冷汗,从她们四人的额头上滴落。

    宿舍里有声音,有非常古怪的声音。

    这个房间中,不止她们四人!

    宿舍寂静无声,就在四个女生背后,靠窗户的位置,传来了一阵恐怖的摩擦声。那声音像是耳畔的微弱呼吸,又像是什么柔软的东西在不断的在地上拖拽。

    张月感觉自己整个人都绷紧了。

    “我们背后,有人?”语蓉紧张的说。

    “不,不可能吧。怎么可能有人,明明这个宿舍里,只有我们四个而已。”黑暗吞没了一切,女孩什么都看不到。海安打着哆嗦,不断自我安慰。

    但是背后有人的感觉,越来越强烈。

    “要不,我们一起回头看看。”文惜建议道。

    张月立刻将头摇成了拨浪鼓:“不行,绝对不能回头。事情太诡异了,你们没看过电影和小说里的情节吗?这个时候回头,肯定会竖旗领便当。”

    “别吵了。愣在这里干嘛,快赶紧逃出去啊!”语蓉语气焦急,她的上下牙齿不断发出碰撞的打抖声。

    身后的空气里,弥漫着阴森的冷意。似乎真的有什么东西,从地上站了起来,正在朝她们一步步靠近。会不会是刚刚手机里爬出的东西,并不是幻觉,是真的有东西从手机中出来了?

    太匪夷所思了。

    “我也想走啊。”海安快哭了:“但是我脚不听使唤,动不了。要不谁来打我一巴掌,让我清醒点。”

    随着宿舍越发的诡异,周围的压抑令四个女孩都没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人类对危险的自我保护反应,在这一刻,却变成了极为糟糕的逃生阻碍。

    张月浑身抖得厉害,她能察觉到毛骨悚然的危险已经近在咫尺了。地上窸窸窣窣的声音越发的古怪,甚至有什么东西,正在朝她们身上爬。

    她再也忍不住了,一口咬在了舌头上。

    “呜痛。”哇的尖叫一声,疼痛让她短暂的获得了身体的控制权,她猛地往前走了几步,一把将宿舍门拉开。

    门一开,走廊的风立刻吹了进来。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原本黑漆漆的宿舍,灯光大亮。来电了?

    张月保持着一脚向走廊迈,一脚还留在宿舍中的惊恐模样。她转头,顿时大吃一惊。海安和文惜仍旧保持着一动不动的样子,她们怕的脸都扭曲了。

    而语蓉,却不知道了去向。

    “语蓉去哪里了?”张月惊呼道。

    “我,我不知道啊。”海安惊魂未定,还没反应过来。

    文惜深呼吸几口气:“我就站在语蓉旁边,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她失踪了。怪了,宿舍就这么大,她能去哪里了?”

    剩下的三人不由得打了个冷颤。

    海安和张月连忙将整个宿舍上上下下都找了一遍,根本就没有发现语蓉的踪迹。她的手机还被扔在地上,屏幕亮着,抖音视频已经恢复了正常。没有卡顿,正在循环播放着一个小屁孩不断唱着下三滥的歌曲。

    文惜推了推鼻架上的眼镜,她找了个凳子爬高去摸了摸宿舍的灯。又查看了几个连接着插头的小电器。脸色顿时变得阴沉,不知道在想什么。

    找不到语蓉的张月和海安两人,已经急成了一锅沸腾的粥。

    “该怎么办,语蓉一个大活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月月,你说她该不会是自己走了吧?”海安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她检查了阳台的门。门从里边好好的关闭了,窗户也没有破裂的痕迹。这意味着,除了宿舍的大门以外,语蓉根本就不可能从别的地方离开。

    但是宿舍门,分明是张月打开的。她还挡在门前,如果语蓉真的趁停电的当口离开的话,张月不可能察觉不到。

    但是语蓉,怎么可能在宿舍这个密闭空间中,突然消失的无影无踪,如同人间蒸发了似得呢?这太不科学了!

    文惜若有所思,突然说了一句:“你们觉得,刚才宿舍是真的停电了吗?”

    “什么意思?”张月抬头:“明明就是停电啊,不然为什么灯不亮,手机也充不了电?”

    文惜皱着眉头:“不,或许根本就没有停过电。我摸过天花板上的灯,很烫手。这种节能灯只要一停电,温度流失很快,几分钟功夫就不会烫手了。但是我摸到的灯,烫得很。”

    张月看着文惜,不明白她想说什么。

    但是文惜接下来的一段话,让张月和海安两人,更加恐惧了。

    “有没有可能,不止咱们宿舍根本就没有停电。而且天花板上的灯也没有灭过,我们之所以看不见光,是因为有什么超自然的力量,蒙住了我们的眼。让我们的视觉过滤掉了光源,只能看到那股力量愿意让我们看到的东西?”

    “怎么可能!”张月觉得文惜的分析太扯了。

    “我有证据。”文惜指着桌子上的烧水壶:“我们宿舍的这个烧水壶有断电保护功能。一旦断电再来电,烧水壶就会发出滴滴的警告声。而且还会从保温变为加热。但是现在,你们看烧水壶,根本就没有对65度的水加热,这足以证明。宿舍绝对没有停过电。”

    “还有语蓉的手机。”文惜不敢拿这部扔在地上的手机,她鼓足勇气,探下身迅速在手机屏幕上滑了一下:

    “你们再来看。抖音短视频有记忆功能,你往回滑,就能滑到上一个看过的视频中。但是……”

    (感谢书友20200422122824546,灵芝吖,SelinaLady的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