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拯救 > 第二章 生不如死!
    王佳芝被叶立拉着手向外跑去,她到现在还有些发懵,不知道叶立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改变?

    王佳芝期期艾艾的对叶立道:“裕民是我不好,让你和同学们闹翻。”

    王佳芝出身江南,吴侬软语,声音非常的好听,再加上她容颜绝美,气质出尘,端的是一位绝世美女。

    叶立不知道为什么邝裕民把她推向一个大汉奸,而且最后还做的是无用功。

    易默成,从头到尾都知道王佳芝的身份。

    男人大概都有这样的征服欲,喜欢高高在上地俯视女人的小心思、小动作。

    老练的特务和青涩的美女间谍,站在一起就是戏剧冲突。但说到底,易先生很怕黑,他的生活朝不保夕,而王佳芝恰好也是一个摸黑行走、小心翼翼的人。两颗孤独的心遇见了,可以通过扭曲的爱来发泄,但最后易默成还是杀死了王佳芝。

    汉奸终归是汉奸。

    叶立灼灼的看着王佳芝道:“其他人都不重要,在我心里你是最重要的。”

    王佳芝感受着叶立那灼灼的眼神,只觉得自己的心都被烫化了。

    这个时期的王佳芝是喜欢跃民的,叶立表现的这么强势更是让她非常的感动,她只觉得自己做一切都值了。

    王佳芝,在上海话里“佳芝”就是“戒指”的意思。

    在电影中,王佳芝多次到电影院看电影,在兵荒马乱、物质匮乏的年代还坚持看电影的人,必定情感丰富而浪漫,这样的女人对爱情和依靠的渴望是惊人的。

    所以当叶立说出这样的情话的时候,她已经有些不可自拔了。

    叶立将王佳芝搂进怀里:“佳芝,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让你做你不愿意做的事情了。”

    王佳芝泪雨如下,她只觉得自己这些日子以来,所有的委屈都是值得的。

    王佳芝看着叶立道:“可是行动怎么办?难道你要放弃,这可是你一直以来的梦想。”

    叶立看着她道:“我另有办法。”

    叶立将王佳芝安排在一个旅馆,随后他买了一张去魔都的船票,这一切都是在为跑路做准备。

    他的钱哪里来的?

    别忘了,他身上可是有《连城诀》的宝藏,根本不差钱。

    根据报纸,汪伪政府已经宣布成立,易默成不日将离开港岛,叶立准备在他离开之前,杀死他。

    易默成身边有无数的保镖,这些保镖身上还携带枪支,汉奸从来都是这样,特别怕死。

    若是原来的跃民肯定害怕易默成。

    但叶立是不怕,他拥有武功,在民国世界绝对是横着走的。

    有枪手又怎么样?只要他小心应对,那些枪手拿他没有办法。

    易默成居住的地方是“易公馆”,是一座小洋房,装饰非常的华丽,门口有安保保护。

    叶立直接翻墙而进,他现在的轻功非常的出色,这都要归功于《神照功》对轻功的加成作用。

    在原文中也有类似的描述:言达平伏在他背上,只觉耳畔生风,犹似腾云驾雾一般,恍如梦中,真不信世间竟有这等武功高强之人,狄云负着言达平,攀上了这一带最高的一座山峰,山峰陡峭险峻,狄云也从未上来过。

    要知道狄云可是一点轻功基础都没有呀!

    叶立现在腾挪纵跃能有二丈多高,潜入易默成的小洋楼非常的容易。

    一间一间的找,终于被叶立给找到了易默成的住处。

    易默成还没睡,他警惕的看着叶立:“你是谁?”

    叶立直接将迷药撒向他,易默成还没反应过来,便倒地不起。

    叶立看着易默成,这个大汉奸,真的挺帅。

    默成,这个名字出自《易经》系辞上:“默而成之,不言而信。”

    张爱玲给人物取名字一贯是像《红楼梦》那样暗藏玄机,默成,默成,这两个字实在是太适合身为汉奸又性格内敛的易先生。

    在《色戒》当中,有很多暗线要给易默成洗白。

    但叶立绝对不答应,这世界上哪里有那么好的事情,坏人做一件好事,就能立地成佛?

    以为长得帅就可以洗白?

    叶立想直接杀死易默成,但想想让他这么轻易死,那是便宜他了,这种大汉奸手上,不知道沾染了多少鲜血。

    叶立直接用水将易默成给泼醒,易默成指着叶立道:“你想干什么?”

    此刻易默成被绑成脚比头高的姿势,他刚一说话,一个毛巾便覆盖他的脸,然后水倒在他的脸上。

    叶立经常在小说中看到水邢,今天他也在易默成身上尝试一番,这大汉奸想死没那么容易。

    水刑就像是个单向阀。水不断涌入,而毛巾又防止你把水吐出来,因此你只能呼一次气。

    即便屏住呼吸,还是感觉空气在被吸走,就像个吸尘器。“水刑”自中世纪问世以来,一直被公认为是一种酷刑,这种酷刑会使犯人产生快要窒息和淹死的感觉。

    使用“水刑”时,一般的常人在五十秒钟或者约一分钟后,由于用力地挣扎,体内的血氧降低消耗的很快,此时此刻人体的条件反射使神经中枢控制受刑者张开大口用力地呼吸和吞咽,导致大量的水被吸进胃中,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在胃中,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的水,刺激受刑者在水中呕吐及咳嗽。

    这时,肺叶及气管和支气管中的水对人体的刺激极度的难忍。受刑者会双手乱划,双脚乱登。

    大约二三分钟,受刑者基本丧失了意识,但是,受刑者的中枢神经仍然在工作,中枢神经仍然在保护主人,所以,受刑者虽然丧失了意识但是肉体上的痛苦更加煎熬。

    叶立这样循环往复的对易默成使用水邢。

    “你不得好死!”

    易默成艰难的挤出这句话。

    叶立再次对他使用水邢。

    “呵,随便你怎么说。”

    “反正我要让你生不如死。”

    叶立根本不在乎易默成的咒骂,他只想让他生不如死。

    半个小时之后,易默成终于被叶立给折磨死了,他临死之前眼睛瞪的大大的,死不瞑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