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拯救 > 第八章 研究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天昏昏沉沉的,大风呼啸。

    “这鬼天气。”

    叶立的好心情被破坏了。

    吴坎急匆匆的跑过来:“师兄,不好了。”

    叶立训斥道:“做人要淡定,别毛毛躁躁的。”

    “说吧,什么事?”

    叶立询问道。

    吴坎吸口气道:“是这样的师兄,狄云他不见了。”

    “你是说狄云从牢里出来了?”

    叶立道。

    “是的,师哥。”

    吴坎有些疑惑,怎么师哥这么淡定,若是狄云出来找师哥报仇,或者找到嫂嫂告诉嫂嫂真相旧情复燃怎么办?

    “师哥难道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

    “出来就出来呗。”

    叶立很是淡定的道。

    他对吴坎道:“去给我找两条狗去。”

    吴坎……师哥这思维跨度也太大了吧。

    吴坎问道:“师哥要公的还是母的?”

    尼玛,叶立心里有一万个草泥马奔过。

    “公的。”

    他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

    实在是吴坎的问题太奇葩了。

    “公的就公的呗,师哥为什么一副恨不得杀掉我的样子?”

    吴坎很是不解的道。

    接着他摇摇头:“许是师哥嫉妒我长得帅。”

    “快滚。”

    叶立对着吴坎咆哮道,他实在是受不了这个奇葩了。

    原著中也没说吴坎这么奇葩呀!

    随着吴坎的离去,叶立开始思索起狄云出狱的事情来。

    他虽然表面上非常的淡定,但是心里面还是很重视的。

    他对戚芳是否会移情别恋倒是毫不担心,原著中就是明证,戚芳即使知道做了那么多坏事也会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的。

    他现在担心的是狄云怎么找自己麻烦?

    虽然狄云才练了神照功没几天,但主角是不能以常理来衡量的。

    若是叶立没有猜错的话,狄云会主动来找自己的。

    而且他对自己下杀手的可能行很小。

    即使知道自己是个坏人,但为了小师妹的终生幸福考虑还是会放过万圭的。

    毕竟狄云可是一个好人呀!

    一个让人觉得可笑的好人。

    在原著中,狄云还为万圭治疗伤势,何等的圣母。

    当然这些只是叶立自己的猜测,说不定因为自己的到来狄云性情大变,变得愤世嫉俗。

    并且叶立自己要对付狄云,为的是完成第二个执念。

    可是叶立现在的实力是战五渣,想要对付狄云并不容易,狄云现在可是修炼了《神照功》了,谁知道他有多牛逼。

    吴坎虽然奇葩逗逼了一点,但是他的办事效率还是很高的。

    不一会儿就见到他牵了两条小狗过来。

    两条狗,一黑一白,十分的相得益彰。

    “嗯,不错。”

    叶立满意的看着两条狗道。

    吴坎道:“那是当然,这可是我从隔壁老赵家偷过来的。”

    “嗯,你做的不错。”

    叶立也难得的夸了吴坎一句。

    吴坎更加的洋洋得意:“师兄你不知道我抓这两条狗的时候多么的英勇,老赵家的房顶直接就被我踩塌了,你猜怎么着,老赵在和他儿媳妇通奸,真是为老不尊呀!同时他们两人就咋傻了……”

    看着还在滔滔不绝讲着的吴坎:“你奏凯。”

    “好的,师兄。”

    ……

    等吴坎走后,叶立把这两只小狗抱到自己的房间里。

    还别说这两只小狗的毛发都非常的柔软,身上也挺干净的,没有什么异味。

    到了房间之后,叶立将两只小狗放在地面上,这两只小狗还挺可爱,不停的舔万圭的脚,不时的还用头蹭叶立一下。

    将两只小家伙安抚好之后,叶立便敲了敲墙壁,墙壁是空心的,用手一按,便有一个抽屉弹出来。

    这也算是他们万家的遗传了。

    抽屉里摆放着各种瓶瓶罐罐,就在昨天他将金波旬花磨成粉,将那不知名的花朵也磨成粉。

    现在叶立要实验的就是那不知名的花到底能不能成为金波旬花的解药。

    叶立对自己的小命还是很在乎的,在不到绝境的情况下他还是很稳妥的。

    将装有金波旬花和不知名花朵的两个瓶子拿出来。

    叶立笑意盈盈的向两只小狗走去。

    那两只小狗又围了上来开始舔叶立的脚。

    叶立蹲下身,一下子卡住一个小狗的脖子,然后将它提起来,与此同时将金波旬花的花粉,以及那不知名花的花粉倒进它的体内。

    小狗不停挣扎着,不过叶立脸上却挂着残忍的笑容。

    等事情做好之后他才将小狗放下。

    如法炮制,他给另一只小狗也做了实验。

    大约十分钟后,两只小狗却还没有死。

    “难道这不知名花朵还真是解药?”

    叶立还没想道自己脑洞大开,竟然猜对了。

    因为按照金波旬花的毒性这两只小狗应该早就死了,而现在这两只小狗却活的好好的,依旧活蹦乱跳的。

    不过这两只小狗看向叶立的目光却有些恐惧。

    叶立洒然一笑:“畏惧我总比嘲讽我好很多。”

    虽然在狗身上做实验成功了,但叶立还是有一些不太确定。

    毕竟狗的生理结构和人的生理结构不同,说不定狗体内就有金波旬花的抗体。

    因此叶立决定还是要用真人做实验。

    “师兄你好了没?”

    吴坎正在门外鬼鬼祟祟的偷瞄叶立的房间。

    叶立心里一动:“就是你这个逗逼了。”

    叶立整了整自己的衣衫,推开门,吴坎正站在门外。

    吴坎道:“你把两只狗带回房间后,又把门关起来,在做什么?”

    吴坎一副好奇宝宝的样子。

    若是平时,叶立肯定叫他滚,现在的话叶立有了自己的考量。

    叶立很是和蔼可亲的道:“吴师弟正所谓来的早不如来的巧,师兄我刚得了很好喝的茉莉花茶,你要不要尝尝?”

    一听到有喝的,吴坎也是两眼放光,也顾不得bb了,激动的道:“要得,要得。”

    “好,那师兄给你倒了。”

    叶立给吴坎倒茶,不过他加的可不是茉莉花,而是金波旬花和不知名花的花粉。

    叶立正是要用吴坎这个逗逼来做实验。

    吴坎道:“这茶看上去就很好喝,金黄金黄的。”

    然后他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他还意犹未尽:“真好喝,师兄你还有吗?”

    “有你个大头鬼呀,这是我仅存的一点了。”

    叶立道。

    吴坎感动的道:“师兄你待我真好。”

    叶立嘴角一抽:“知道就好。”

    等吴坎离去,叶立得出结论:“这不知名花朵真是金波旬花的解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