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最强拯救 > 第七章 装完逼还能跑
    话音刚落,叶立身影一闪,已经来到她面前,右手快如闪电地点中她的肩头。

    叶立略微松了一口气,抬头打量了一下浴桶中的女子,才发现是一位清秀绝俗的少女,此时身体浸没在水中,有片片花瓣漂浮在水面上,一头秀发盘在脑后,露出修长白皙的颈项。

    这名女子很是清丽如仙,但是他脸上的两道刀痕却破坏了其美感。

    看到这里叶立更加确信这洗澡的女子就是凌霜华了。

    在原著中凌霜华为了表明自己的决心可是毁了自己的容貌。

    虽然见到凌霜华这样的容貌,但叶立也不觉得失望。

    因为女人不但要有容貌,还要有气质,有教养。

    而凌霜华无疑是那种有气质,有教养的女人。

    她乃是大家闺秀,她端庄,她温柔,她倔强,她坚强

    所以即使她毁容了,此时的她在叶立眼里也非常的富有魅力。

    “果然比戚芳还要更有魅力。”

    叶立发出感叹,同时也有些好奇连城诀世界的最后一个女主水笙长什么样。

    “你是谁?”

    即使被男人看到自己的身体,凌霜华也非常的冷静。

    可以说此时的她已经看开了,发誓与爱人不再相见,被自己最敬爱的父亲利用与迫害。

    她已经经受了世间最残酷的历练,此刻的她还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你是凌霜华小姐吧?”

    叶立再次确认道。

    “我是。”

    凌霜华的声音依旧非常的清冷,可以说这个时期的凌霜华有些像小龙女。

    “可惜没有在最美丽的年华遇到她。”

    叶立发出感叹,若他能早点苏醒神智,就能见到年轻时候的绝世风姿了。

    不过现在的凌霜华也有别样的魅力,她清冷的样子更能激起男人的征服感。

    “先让我把衣服穿起来。”

    凌霜华轻柔的道。

    “好吧……”

    叶立有些尴尬的松开凌霜华。

    “你可以先避开一下吗?”

    凌霜华依旧淡淡的道,说话的方式非常的随意,一点也没有半分不好意思。

    不管这是其真性情,还是故作镇定,凌霜华都非常的了不起,这可是一个礼乐大妨的年代。

    “可以。”

    叶立答应道。

    窸窸窣窣的穿戴声音响起,大约十分钟后听到一声清脆的声音:“你可以掉头了。”

    万圭掉头,此时出现在万圭面前的是一个绝美的女子,她一身淡妆却非常的缥缈出尘。

    她脸上的两个刀痕其实也并没有多么影响起美感,也不是不能接受。

    这就是现代审美和古代审美的差别了。

    “好一个佳人。”

    叶立在心里赞叹道。

    此时此刻的凌霜华有些奇怪的看着万圭,旁人见到自己这幅容貌都避如蛇蝎,而他却能以欣赏的态度观赏。

    “这贼子还真不是一般人。”

    这就是叶立来自现代的思想作祟了,在这个时代凌霜华这幅容貌可是被称为不详,而叶立则丝毫不介意。

    “深夜打扰凌小姐真是不应该,在下先行道歉了。”

    “说吧,到底什么事?”

    凌霜华皱眉道。

    还真够直接的。

    “在下的确有要事向小姐请教。”

    “有什么事你快说吧。”

    凌霜华冷冷的道。

    叶立看见凌霜华这样子倒是不急着行事了。

    “其实我很奇怪,为什么凌小姐见到我既不大喊也不大叫,难道凌小姐不怕我对你不利吗?”

    这也是叶立心里的想法,因为按照常人的想法,在洗澡的时候一个人突然闯进来肯定会大喊大叫,然而凌霜华却安之若素。

    “我大喊大叫有用吗?”

    凌霜华道。

    “这倒也是。”

    叶立纵使内力不是很高,但是面对手无缚鸡之力的凌霜华,还是能够很轻松的将她制服。

    “再说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说这话的时候凌霜华就像是看破红尘的高僧一样。

    这样的凌霜华看起来让人觉得非常的悲凉,因为以她现在的年纪本应该绽放自己的美丽,可是现在的她却是在慢慢凋零。

    不过想到她的经历也就能理解了,和自己爱的人相爱却不能在一起,而且被自己最敬爱的父亲利用和背叛。

    可以说现在的她真的是心如死灰。

    叶立于是道:“如果我把你当花采了你还能像现在这样淡定吗?”

    凌霜华一时间也显得错愕无比。

    她没有想道叶立竟然说出这样的话。

    “我现在的容貌你也下得了手。”

    凌霜华道。

    “下得了手。”

    叶立淡淡的道。

    “你此时的样子在我心里可是美丽的紧尼。”

    这样赞叹的话虽然是在叶立嬉皮笑脸的情况下说出来的,但凌霜华还是感到动容。

    虽然当初为了明志她毁去了自己的容貌。

    可是没有女人是不爱美的,凌霜华也不例外,她还是希望自己的容貌得到认可的。

    这一瞬间的失神落入叶立的眼中。

    万圭道:“其实我来找凌小姐是想问一下令尊的金波旬花在何处?”

    金庸世界两大奇花,情花和金波旬花,都是非常奇特的。

    情花可以说非常的独特,它可以说是无毒,但是你动情的时候它却是人世间的剧毒。

    金波旬花也非常的厉害,因为就连修炼了神照功的丁典也不能抵挡,闻一口就晕倒,重了毒就直接嗝屁。

    要知道丁典可是练了神照功,这可是能使狄云起死回生的功法。

    凌霜华听到金波旬花的时候瞳孔一缩。

    因为她一切悲剧的来源就是金波旬花。

    正是因为金波旬花,凌退思才能暗算了丁典,现在丁典被穿了琵琶骨,关进大狱。

    “好。”

    凌霜华答应道。

    “答应的这么爽快?”

    叶立觉得有些意想不到,他本来还准备使用一些手段,没想道凌霜华就直接答应了。

    “我答应的不爽快又有什么用尼?”

    “好吧……”

    万圭发现自己已经不能和凌霜华好好说话了。

    “我父亲把金波旬花种在后院,我们这就去吧。”

    “好的。”

    “不过我要得罪了。”

    “啊!”

    凌霜华还没反应过来,然后她的身子已经被叶立给抱住。

    “你……”

    凌霜华用手指指着叶立。

    “凌小姐果然是漂亮的紧呀!”

    叶立看着怀中的凌霜华赞叹的道,她脸上的刀痕完全不能掩盖不住她的美丽。

    只见怀中少女秀雅绝俗,自有一股轻灵之气,肌肤娇嫩、神态娇羞,此时长发披在背心用一根绸带轻轻挽住,身穿一件嫩黄的衣衫,顾盼之际有一股清雅高华的气质。

    “你还真是一个登徒子呀!”

    凌霜华嗔道。

    “不是我好色,而是凌小姐太漂亮了,让我情不自禁。”

    叶立继续油嘴滑舌,他发现没事斗斗凌霜华还是很好玩的。

    能让心如止水的凌霜华犯嗔其实也是一种很大的成就。

    凌霜华却不理会叶立了。

    在凌霜华的指引下叶立避开了很多守卫,穿过了很多庭院,终于听到凌霜华道:“到了。”

    叶立放眼看去,前方是一个花圃。

    不过他没有贸然进去,因为金波旬花剧毒无比,连神照功大成的丁典闻上一口都晕了过去。

    更何况内力非常微弱且不会神照功的叶立了。

    叶立估计自己闻上一口金波旬花说不定会直接嗝屁。

    凌霜华道:“金波旬花没摘下来之前是没毒的。”

    叶立这才反应过来,他想想也是,若金波旬花真的那么厉害,周围就应该是寸草不生。

    再说凌退思是怎么进来的尼?要知道凌退思手中的金波旬花解药也不多。

    自己是犯了思维定式了。

    “谢谢凌小姐提醒。”

    “我现在对凌小姐更感兴趣了。”

    叶立看着凌霜华笑盈盈的道。

    月光洒在凌霜华的身上,此时的凌霜华真像传说中的月中仙子,估计就算是嫦娥下凡也不比她美丽多少吧。

    “公子自重。”

    凌霜华冷冷的道。

    叶立嘴角的笑容也僵硬了。

    不过叶立心里一动,凌霜华真的那么老实吗?那也未必,她说金波旬花不采摘下来没毒就没毒了吗?焉知她不是抱着和自己同归于尽的想法。

    想道这里叶立惊出一身冷汗。

    自己最近实在是太大意了。

    叶立还是老实的拿出准备已好的防毒面巾给带上,这样的话就万无一失。

    凌霜华见此叹了口气。

    叶立见状,果然是越漂亮的女人越会骗人,自己差点着了这个女人的道。

    走进花圃,叶立点燃了手中的蜡烛。

    看见花圃中有几盆颜色特别娇艳的黄花,这些花的花瓣黄得像金子一样,闪闪发亮,花朵的样子很像荷花,只是没有荷花那么大。

    叶立啧啧称赞道:“这花真漂亮呀!”

    “谁能想道这样漂亮的花却是世间的剧毒之物尼。”

    叶立的话勾起了凌霜华的回忆,她当初和丁典来这里的时候也曾经说过这样的话,可惜后来……

    叶立对凌霜华道:“凌小姐吃了金波旬花的人有人存活的吗?”

    凌霜华道:“你说呢?”

    凌霜华的样子像是在看白痴一样。

    叶立觉得自己是够白痴的,问这个傻问题。

    “凌小姐,你知道这金波旬花来自哪里吗?”

    叶立问道。

    凌霜华道:“这金波旬花来自天竺,你听名字也应该知道了。”

    “名字?波旬!”

    那波旬到底是谁呢?波旬其实是印度神话中的一个魔王和中国传说中的罗睺,西方的撒旦是一个级别的存在。

    而在佛教的历史上波旬是大自在天魔,欲界六欲天之主。

    他做过的最辉煌的事情就是曾经阻挠过佛祖释迦摩尼证道。

    传说在释迦摩尼证道的时候波旬派爱欲魔,恶欲魔,贪欲魔来阻止佛祖,此法不行,他又派自己的手下化身佛祖的父母,妻儿阻止其证道,此法也不行,最后他亲自出马。

    最后佛祖证道超脱,他也名扬诸天万界,被佛教承认。

    总之波旬是个很厉害的魔王。

    “凌小姐我这就送你回去吧。”

    叶立对凌霜华道。

    凌霜华出来这么长时间或许已经被发觉了。

    凌霜华站在那里一言不发。

    叶立直得强自抱住她,她竟然也没有反抗。

    叶立将凌霜华送回自己的房间之后就径直的走向凌退思的房间。

    因为金波旬花的解药只有凌退思这个老狐狸才有。

    不过要想从凌退思手里拿到解药是真的难,毕竟凌府守卫森严。

    这时候叶立吐槽丁典那个家伙了,他如果有丁典那么高强的武功还怕个球的凌退思,直接横推一切,带走凌霜华,双宿双飞。

    悄悄来到凌退思的房间,发现凌退思书房的灯正在亮着。

    叶立轻轻推开房间就听见碰的一声。

    叶立暗叫不好,看来这个凌退思是怕死怕的要命呀!

    “是谁?”

    书房内的凌退思听到动静大喝一声。

    叶立知道自己暴露了急忙逃跑。

    “大胆蟊贼竟然敢闯我凌府。”

    凌退思显得很是正义凛然,同时他心里开始疑神疑鬼。

    “到底是谁?”

    “莫非是万震山那个老鬼?”

    凌退思的眼睛眯起来了。

    而凌府的守卫们听到动静立即围了上来,可怜的叶立凭借着微弱的内力和这些守卫周旋真的非常吃力。

    “蟊贼休走。”

    越来越多的人赶过来了,其中不乏有身手非常利落的,虽然没有内功,但一身外功也不容小视。

    叶立有些急切,因为如果弓箭手来了他就真的脱身不了了。

    只要被弓箭手射中那他只能束手就擒,到时候就连万震山也保不住他,说不定还会清理门户。

    以万震山的性格还真的做的出来这样的事情,万震山的性格是这样的,只要不损害他的利益他还是很疼爱万圭的,但如若损害他的利益那就呵呵了。

    “看我一刀。”

    出手的人是凌府的侍卫统领,此人天生神力,非常的厉害。

    叶立险险的避过这一刀。

    那刀劈在石头上,竟然把石头给劈碎。

    叶立看的很是骇然,这要是劈在我身上那还得了。

    他很想学那些玩家说一句:“这游戏不能玩了……”

    “是你们逼我的。”

    “我要出绝招了。”

    叶立对着众人道。

    众人自然也凝神以待,以为他要发什么暗器。

    却见叶立手一扬,漫天的白灰飞舞,正是生石灰。

    这一招虽然简单,却也很是实用,是韦小宝的至高神通之一,韦爵爷曾经凭借它纵横天下。

    “卧槽,我的眼睛。”

    “你卑鄙。”

    “有本事真刀真枪的干。”

    “你特么是不是条汉子。”

    “我是不是汉子,我老婆知道。”

    叶立得意的道。

    “你们这群人实在是太笨了……”

    “这边,这边。”

    又有大批穿着盔甲的士兵走了过来。

    叶立见状也顾不得嘲讽和装逼了,这时候还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终于撤离了凌府,叶立松了口气。

    装逼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是装完了还能跑,而叶立做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