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赠你一世情深(时笙顾霆琛) > 第790章 神志不清
    席湛清楚我心里在担忧什么,他寡淡的嗓音响在我的耳边,“墨元涟不会有危险,艾斯曼想同归于尽的并不是他,而是你和我。”

    “二哥,为什么是我们?”

    “他方才说过墨元涟对他有知遇之恩,所以他心里一直愧对墨元涟,他今日想铲除我们无非是想还那恩,想替墨元涟开路,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我们是墨元涟最大的绊脚石。”

    其中的弯弯曲曲我是刚知情的。

    席湛不仅知情,还猜中艾斯曼的心思,更清楚自己会有危险,可他刚不着急离开。

    他甚至耐心的等艾斯曼签署合同。

    我也奇怪的问席湛,“为何不要遗嘱。”

    席湛反问我,“什么是遗嘱?”

    “他死了后他的东西就是你的。”

    席湛抿了抿唇道:“倘若他没死呢?”

    在危险中、在离开的路上他教我道:“遗嘱有不确定性,而合同里面的条条款款白纸黑字的写在那儿的,已经是笃定无疑的,我需要的并不是他的遗嘱,而是这份游戏专利的使用权以及转让权!允儿,你今后做事第一选择自己笃定需要的东西,第二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再贪,不然赔了夫人又折兵。”

    身后的谭央道:“出去再聊吧。”

    席湛沉默,拉着我到了甲板上,在摇晃之中路过游戏大厅,在场还有许多人,他们被现下的动静弄得不知所措,我好似又听见了铃铛的声响,我伸手迅速的捂住了自己的耳朵,席湛担忧的询问我,“允儿做什么?”

    “我好像听见了铃铛的声音。”

    我好像一直都有听见铃铛的声音。

    闻言席湛紧紧的蹙着眉,他突然弯腰打横抱着我离开,很快出了甲板,甲板上面站着许多人,而游轮周围围绕着好几辆游艇。

    这些人的希望都在这游艇上面!

    “时笙,你看后面。”

    我转身望去看见一座高挺耸立的冰山,刚刚并不是爆炸的声音,而是游轮前端撞上了冰山,我收回视线在甲板上看见了赵尽。

    席湛也看到了赵尽。

    他警告道:“别再动歪心思。”

    赵尽瘦瘦小小的,就是一个老头子的模样,我笃定学过跆拳道的郁落落都能将他放倒,可就是这么一个人到处的惹是生非让人厌恶,他当着席湛的面问他,“倘若你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你的席太太会不会和云翳好?”

    席湛不屑回答他的这个问题。

    我开口道:“不会。”

    赵尽挑拨离间道:“你当初对顾霆琛应该也如此笃定过吧?可最后还不是跟了席湛。”

    因为我结过婚。

    因为我离过婚。

    因为我是二婚。

    所以他们一直拿着我的曾经攻击我。

    一直觉得我是不靠谱的女人。

    “你又了解我什么!”

    我喜欢席湛。

    席湛喜欢我。

    我们是夫妻。

    这辈子我都不会离开他。

    即使他真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倘若是真的……

    倘若是……

    我这辈子都不会再婚!

    都不会再爱上其他人。

    我的今生今世只有席湛。

    这份心意只有我自己清楚。

    我不必向谁解释。

    我自己清楚笃定便是。

    耳侧似乎又响起了铃铛的声音,我看向身侧的人,我看的并不清楚,他的模样渐渐虚化,我彷徨的问席湛,“二哥你信我吗?”

    “你信自己,我便信你。”

    铃铛的声音越来越响,似乎响彻了整个游轮,我摇晃着脑袋听见墨元涟的声音,“席湛,再不离开你就会葬在这片海域里面。”

    墨元涟这又是什么意思?!

    我摸上了自己大衣兜里的枪支,这是席湛之前给我的,他让我拿来保护自己的,我握在手心想要保护自己保护席湛,可有人握住了我的手腕低声道:“我在你身边,所以你并不需要它,允儿乖,二哥马上带你离开。”

    是席湛的声音。

    我喊着,“二哥。”

    “杀了他……”

    脑海里突然响起了这句话!

    我摇晃着脑袋,还抬手捂住耳朵,可是杀了他三个字是从脑海里出来的,阻断不了的,我喊着二哥,一直喊着二哥,好像没人给我回应,我只看见眼前有一张模糊的脸。

    我握住了手枪对向他。

    “你这是……”

    他的嗓音熟悉又陌生。

    我脑子一抽道:“我想要墨元涟……”

    我想要墨元涟做什么?

    我怎么会说这句话?!

    “砰——”

    “小姐,你在做什么?”

    我听到了呵斥的声音,耳侧又传来清脆细碎的铃铛声,不同于我脑海里的那声音。

    这个铃铛的声音有安抚的作用。

    待我回过神便看见席湛的胸口中了枪掉进了海里,我的心脏猛缩疯狂的喊着席湛。

    我扔掉枪随着他跳进了冰冷的海水里,夜色翻腾,我在奔腾的海浪里找不到席湛。

    我也不太会游泳,最后还是席湛凭着最后的力气拥上了我的身体,触碰到男人的身体我才有所冷静,我抱着他的脖子喊着他!

    “席湛对不起,你怎么样……”

    可他却在我耳侧问我,“我清楚允儿舍不得伤我,可在允儿的心底允儿更在意他吗?”

    我流着眼泪道:“我不是……”

    “既然不是为何说想要他?”

    随即他致命的询问,“又为何要伤我?”

    我为何伤他?!

    我自己都不清楚!!

    像是被人催眠了似的!

    席湛滑落进海里,我搂紧他的身体随他一起降落,我不怕危险,我现在从不惧怕这些,我只怕他会离开,怕他离开我的世界。

    更怕赵尽说的那话成真。

    我又想起了那个梦。

    那个我一而再再而三做的梦。

    梦里有我、时骋、九儿、润儿和允儿以及我的父母,梦里唯独没有宋亦然和席湛!

    我不接受这样的结果!

    我宁愿与他一起死!!

    我搂着席湛下降了不过几米便被人从海里捞起,我听见赵尽的声音说道:“按照计划我将时笙给你,你将席湛给我,后会无期!”

    墨元涟冷笑问:“这就是你们的阴谋?”

    “可云翳你也并未替自己解释对吗?”

    我咳嗽了两声,嘴里吐了一些水,抬头便看见席湛在赵尽的游艇上面,我趴在游艇的边缘问他,“赵尽,你要带席湛去哪里?”

    席湛已经昏迷了。

    意识不清的躺在游艇里。

    他的白色衬衣上全都是斑驳血迹!

    “呵,我带我的亲生儿子去哪里与你有什么关系?时笙你尽管放心,你这辈子都不会再见到他,他的公司今后也会是我的,与你没有关系,与你的那两个野种也没有关系!”

    “呸,你不愧为人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