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首富继承人 > 第二百三十九章 鸿门宴
    以前保护林凡对她来说只不过是任务,是为了报答林家多年来养育她的恩情,可如今保护林凡不仅仅是任务,也有一部分是出于她的自愿。

    听到这话,林汐颜眼底的情绪十分复杂,有感动,也有遗憾。

    她觉得,何静被困住了。

    ......两天之后,恒心房地产公司被查了。

    原因是做假账,偷税漏税等等一系列的问题,恒心房地产因此股票大跌,张恒手里的楼盘瞬间跌价,原本几万一平米的房子,现在打对折都没人要,整个恒心房地产公司陷入了一个十分混乱的局面。

    林凡看着关于恒心房地产被工商局调查的新闻,每看一条,就会让他的心情更加舒畅,这些新闻,都是他的杰作。

    昨天一早,他就把那些对恒心房地产不利的证据交到了工商管理局,想不到他们动作这么快,第二天就对张恒的公司展开了调查,而且结果也比他预想的还要好。

    这下张恒肯定如同热锅上的蚂蚁一样,什么都顾不上了。

    然而实际上,张恒一边处理公司的事,也一边在查到底是谁举报了他,他的怀疑对象,很快就锁定在了林凡身上。

    于是林凡接到了张恒的电话,这是在他意料之外的。

    “林先生,有没有兴趣见一面?”

    面对张恒的邀请,林凡有些意外,也不知道他是从哪弄到自己的电话的,看来张恒在背后没少下功夫。

    恐怕他应该是知道了什么吧。

    在林凡犹豫的时候,张恒又开口了。

    “林先生在犹豫什么?难不成事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见我?”

    这句话莫名的让林凡觉得好笑。

    说起亏心事,他做的可没有张恒多。

    明知道是激将法,但林凡也答应了,他不怕张恒,更不信他能敢对自己做什么,答应他又何妨?

    “好啊,既然张总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见我,我怎么能够不奉陪呢?”

    于是林凡爽快的答应了。

    俩人见面的地点是张恒定的,是一家普通的酒店,并不在金盛的旗下,去之前林凡查了一下,这家酒店还算正常,没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可是一到地方,林凡发现酒店里根本没有其他客人,这大白天的,就算是再正常的酒店,也不正常了。

    看来这应该是张恒藏的很深的一处资产了,连他都没查到。

    于是林凡留了个心眼儿,在进门之前,给林汐颜发了个定位。

    “林先生,你终于来了,你可真是让我等的好苦啊。”

    一进门,林凡就看见张恒坐在整个酒店最中央的一张最大的桌子旁,桌子上摆满了菜,看来已经等了他好久了。

    鸿门宴,林凡脑海中瞬间出现这个三个字。

    “张总,你选的这个地方看起来生意不怎么好啊,难不成今天吃饭的人就我们两个?”

    林凡被带着入座,身后站着三五个保镖,与其说是保镖,更不如说是张恒的打手。

    看开今天张恒是真的要对他做点什么了。

    “怎么会呢?我只不过是把整个酒店都包下来了而已,为了好好招待你,林凡~”

    再也不是客气的叫林先生,张恒直接直呼林凡的大名。

    砰!酒店的把门随着张恒的话音一落应声关上。

    林凡看了一眼手机,一点儿信号都没有,估计是张恒设置了屏蔽仪,好在刚刚给林汐颜发的定位显示着已经发送,接下来就是考验他们姐弟俩默契度的时候了。

    他希望他的姐姐能够聪明些。

    “张恒,你这是什么意思?”

    林凡也不再客气,直接质问张恒,虽然有些明知故问,但是该走的过场还是要走完的。

    “我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清楚吗?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举报的我,说!那些资料你到底是怎么弄到手的?你买通了我身边的谁?”

    门一关上,张恒原形毕露,这个时候他也不管林凡到底和何静是什么关系了,感动他嘴里的肉,那林凡就必须付出代价。

    不得不说,张恒猜的还真准,只不过他应该怎么都不会想到那个出卖他的人就是段娟。

    “张总既然这么聪明,什么都能猜到,那你不妨继续猜啊,猜猜到底是谁出卖了你。”

    林凡说话的同时,意味不明地看了一眼张恒身后的贴身秘书。

    这一眼成功的让张恒起了疑心。

    突然背黑锅的秘书一下子慌了。

    “张总!我没有!你别听他瞎说,我都不认识他!”

    秘书真是恨透林凡了,为什么突然把脏水泼到他身上?

    可张恒就是个多疑的人,林凡的一个眼神就能让他怀疑跟随他多年的秘书。

    “真的不是你?那些信息都是绝密的,如果不是我亲近的人根本拿不到,如果不是你,还能有谁?”

    看着张恒和他的秘书被自己成功挑拨,林凡顿时想笑,像张恒这样的人,这辈子都不可能有亲信。

    林凡嘲笑刺痛了张恒的眼睛,意识到自己被抢林凡牵着鼻子走,张恒怒了。

    “林凡!你不用嚣张太早,你觉得你今天来了,能轻易离开吗?我的公司现在被你搞得一团糟,不仅如此,我还要交一大笔钱,你说说,我要怎么解我的心头恨呢?”

    张恒越说越恨,他在商场上混了这么多年了,还是头一次栽这么大个跟头,而且还都是败林凡所赐,现在林凡落在他手上,他得好好想想怎么报复会老。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你犯法了,你就得受到惩罚,现在可是法治社会,你今天把我叫到这来,是想要继续犯法吗?”

    论气势,林凡一点不输张恒。

    张恒偷税漏税这么多年,林凡举报他是替天行道,更何况他犯的法,可还不止这一点儿,只不过林凡现在手里头没有证据,要不然还不他妈给张恒一锅端了。

    “张恒,我这是为你好啊,苦海无涯,回头是岸啊!”

    林凡一边说,一边拍了拍桌子。

    他真为张恒感到耻辱,房地产界竟然有他这样的败类,他见到的那些房子,不知道挣了老百姓多少血汗钱,他难道良心就不会痛吗?

    林凡一副说教的样子,让张恒面子上十分挂不住。

    他活了将近四十年,还是第一次被一个刚毕业的,二十几岁的毛头小子说教,林凡有什么资格?

    暴怒之下,张恒终于忍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