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福运 > 第二十章 克扣
    应付完了刑夫人,在正堂这好好吃了顿丰盛的晚膳,这才悠然返回居住小院。

    尽管刑夫人对生意上的事情反应迟钝,可这对他来说并不是什么坏事。能够时常露脸,对于贾琮保持眼下在将军府的安定生活十分有用。

    穿越过来大半年,都没有遇到过头疼的麻烦事儿,就是最好证明。

    比起热闹的二房,大房这边真的要安宁不少,尽管时不时也会闹出点乱子,主要是大老爷的小老婆们不安分,可总体而言还是相当安宁的。

    起码,对于贾琮来说就是如此!

    荣国府就是个大筛子,下人们嘴上没把门的,什么消息都能轻松探知。

    身边的小丫鬟灵雀,小厮旺财,还有奶娘李氏,不时就给他念叨一些有用没用的府中消息。

    怎么说呢,给贾琮的感觉就是一个乱字。

    站在荣国府最顶层的老太太和二太太王氏,摆出的都是一副菩萨面孔,高高在上不食人间烟火。

    下面的就属王熙凤这个内管家了,可惜她的手段虽然不俗,能力也还算可以,却顶不住整个荣国府彻底松散的风气。

    她能针对的,也就是一些管事媳妇,基本上都是老太太和二太太的人,怎么管?

    每每都气得破口大骂想要动手,可每次都被老太太和二太太轻飘飘阻拦,威信不说扫地也是迅速滑落。

    看似风光无限实则憋屈得紧,老太太和二太太真的只是把她当内管家在用,根本就不会真的让她掌握内宅大权。

    她或许知道,或许不知道,只不过贪恋权势性格张扬,根本就无法自拔。

    通过身边人转述,贾琮可是知晓那些丫鬟婆子,对王熙凤的各种难听描述,这还是奶娘李氏帮着修饰了一下用词的结果。

    王熙凤压不住场子,下面的仆人自然就是各种乱。

    四大管家,还有大管家之类的,全都是富得流油的主。

    一个个有点小实权的管事娘子,以及所谓的有体面婆子,个个穿金戴银满身绸缎,都是吸的荣国府的血。

    大丫鬟们一个个就跟富家小姐一般,日子过得不要太轻松。

    话说,每每提起二房那边的种种乱像,不管是奶娘还是小丫鬟,又或者小厮全都露出一副羡慕嫉妒恨,巴不得能够取而代之的架势。

    只是可惜,贾琮没有冒头的想法,他也只是个庶子罢了,想要混得滋润都得小心经营,更别说手下的下人了,距离风光还差了十万八千里。

    就连二房那边,他穿越过来后,都从来没去过。

    主要还是怕麻烦,大老爷心存芥蒂,老太太他们则是彻底无视。也就是在过年祭祖时,认了个脸罢了。

    当然贾琮刚刚在大房这边混迹,不好跳得太欢,不然趁着磕头拜年的功夫,讨几个精致的银裸子也是不错的。

    可惜,他连进门磕头的机会都没有。

    话说,二房那边还真是热闹,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都闹得满府皆知,往往还牵动老太太和二太太的敏感神经。

    林黛玉小姑娘也就是表现过几会小脾气,结果就在府里成了‘尖酸刻薄’的典范了。

    这也是贾琮不太愿意招惹那边,穿越过来这么长时间,一次都没去过二房地盘的主要原因。

    尼玛,连个七岁小姑娘都如此对待,更别说他这样没地位的庶子了,怕是见到个管家都得喊爷爷了。

    旁的不说,小弟贾环可是遭了不少殃,卷进凤凰蛋贾宝玉的事情中,哪还能讨得了好?

    短短半年时间,因为自己作,还有受到赵姨娘的牵连,被二太太罚着抄了八回佛经。

    从中,也可以看出二太太的狠毒!

    抄书倒不是那么为难的事情,贾环这小子半年时间,也跟着学堂同窗抄书卖银子,换了好几两白花花的银子。

    关键是佛经这玩意,一旦接触多了,受了影响很可能会移了性情,更别说贾环还是个六岁幼童,根本就没什么分辨能力。

    也就是这小子性情跳脱,不然受到佛经影响,很可能直接被废,还是叫外人抓不住把柄的那种。

    每次抄完佛经被放出来,贾琮都会带这小子到外头街上玩耍,他可不想自己收的第一个小弟,精神出现问题。

    听闻金陵薛家已经上京,不久就会上门拜访,到时候二房那边更加热闹。

    听小丫鬟灵雀念叨,二房那边已经开始替薛家到来预热了,传出了不少薛家豪富的流言。

    由此种种,贾琮对二房那边简直避如蛇蝎。

    基本没有任何交集,他在那边根本就是透明人,不管是老太太还是二太太,又或者下面的丫鬟婆子,基本都没提过贾琮。

    凤凰蛋贾宝玉,还有三春以及林黛玉,不知道什么缘故,也基本从来都没到过大房这边。

    就连林黛玉,贾琮也就是刚来那日见过一回罢了,之后就从没有见到过。

    反正,大房和二房之间,好像存在无形屏障,隔绝两房的接触和交流。

    大老爷和刑夫人什么想法不清楚,贾琮则是乐得清闲,要是不小心卷入凤凰蛋的事情中,想轻易脱身都难。

    挥手叫小厮旺财自去,贾琮顶着盛夏的炎热夕阳,还有热滚滚的气浪回到居处小院。

    奶娘李氏和小丫鬟正在屋檐下避暑,一个个额头全是热汗,手里蒲扇不停摇晃,脸膛依旧热得一片红润。

    见到贾琮回来,急忙迎了上来问好。

    “怎么都在屋外窝着,不热么?”

    脱下外衫交给小丫鬟,贾琮身上倒是没有丝毫汗迹,接过李氏递来的绿豆汤,随口问道。

    “屋子里太闷了!”

    李氏随口应道:“这天气,实在热得有些过头了!”

    闻言,贾琮手上动作一停,好奇道:“不是有冰例么,难道府没发下来?”

    “哼,哪有什么冰例?”

    说起这个,奶娘李氏的脸色就变得十分难看,气咻咻道:“王善宝家的那个婆子不是东西,除了老爷太太还有最受宠的姨娘那里冰例一切如常,大房这边分到的其余冰例全都被她悄悄带出去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