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福运 > 第十五章 一锤子买卖
    花露试制成功!

    当然事情还没完,肯定不会如此简单。

    自制花露的花朵不同,也有各种各样的颜色,总要分门别类的区分开吧。

    眼下的时代,对五颜六色的杂色,可没什么偏爱。

    花色得分开,而且味道也得分类,还得想办法采购粗糖,就她那点子份额根本就不够。

    另外,装花露的瓷瓶也是个麻烦,需要额外采购。

    还有,鲜花的来源也相当头疼,总不能真的把将军府的小花园摘秃吧,谁知道便宜老子贾赦是什么反应?

    李妈提议采摘外头野花,贾琮却没同意。

    外头的东西,谁知道有没有问题?

    若是想要依靠外头漫山遍野的野花,那制作出来的花露绝对不能流入豪门大家,不然是要出问题的。

    李妈到也不在意,认为京城大量的中底层官宦人家,还有数量更多的商人,都是潜在客户,他们也都愿意花费几两银子,模仿豪门大家的潮流。

    可如此一来,必须扩大花露制作规模,还得请人参与,很容易就泄露制作的秘密。

    一旦出现泄露,相信很快整个京城都将出现花露供不应求的局面,这条生意链也就断了。

    贾琮只是把自己的考量道出,至于李妈什么想法,他管不着也不想管,只要李妈老实把属于他的那分银子拿来就成。

    那些考量都是后话,眼下先将试制出来的花露,卖出去看看反馈再说。

    量不大,也就分批装了十五个瓶子,好在贾琮的粗糖份例还有积存,勉强算是把这十五瓶花露弄好,没有惊动任何外人。

    不得不说,李妈还是很有些能耐的,起码在下人圈子有些能量。十五瓶试制花露短短一天全部销完,每瓶价钱六两银子,一共收获九十两。

    然后,她分给了贾琮四十两,谎报对外售价五两一瓶。

    荣国府的下人,就是如此牛比。

    贾琮虽然知晓奶娘得了大头,他也没有计较,有了这四十两可供自由支配的银子,做其他事情的启动资金已经足够。

    没错,这次他争取到了利润的自由支配权,尽管李妈很不高兴,却也没有多说什么。

    贾琮二话不说给了小丫鬟灵雀五两银子好处,毕竟也是忙来忙去出了力的,一点好处都没有说不过去。

    不等他们把魔爪继续伸向将军府小花园,意料之中的事情暴露了。

    刑夫人亲自带着王善宝家的,气势汹汹杀到贾琮所居偏僻小院。

    “好啊,你们竟然真的摸索出了制作花露的方法,怎么不主动交出?”

    院子里依旧花香弥漫,刑夫人可是有资格享用花露的,立刻就闻到了熟悉的味道。

    看向贾琮的眼神相当不善,至于吓得脸色发白的李氏还有小丫鬟灵雀,根本就没放在眼里。

    跟着一同过来的王善宝家的,满脸羡慕嫉妒,直接将桌子上剩余的花露小心收起,送到刑夫人手上。

    屋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相当沉重。

    “太太误会了!”

    贾琮老神在在,笑嘻嘻道:“孩儿也是听到一些杂书上的记载,尝试这做了一批,没想到还真的做成了!”

    不等刑夫人发难,他继续笑道:“本想过两天跟太太说道说道的,不想太太已经知晓了!”

    “真的么?”

    刑夫人的脸色顿时和缓下来,目光在贾琮身上来回巡视,狐疑道:“若是我不主动过来,怕是你这猴子会继续瞒下去!”

    “怎么可能?”

    贾琮装出受了委屈的样子,笑嘻嘻道:“要是不跟太太说道,孩儿可不敢把花园子里的花都采光!”

    “没有足够的鲜花,就算孩儿会做花露也是没辙啊!”

    “哦,制作花露,需要很多鲜花么?”

    刑夫人来了兴趣,早就把之前的不快抛到脑后,好奇道:“那小花园的鲜花,能够制作多少?”

    “也就几百瓶吧!”

    贾琮估摸盘算了下,摇头道:“小花园的鲜花,都是名贵品种,制成的花露肯定更好,而且还有安全保障,卖出去的话自然得贵一些!”

    “这么多!”

    刑夫人眼睛发亮,她可是知道市面上一瓶花露,起码得十两银子,数百瓶就是数千两银子啊。

    这对一向贪财小气的刑夫人而言,绝对是不能错失的机会。

    “数量一多,价钱自然跟着要降下来!”

    贾琮的话,直接打消了刑夫人大赚数千两的美梦。

    不仅如此,他还道出了一个相当不好的猜测:“而且一旦制作规模扩大,因为花露制作简单的缘故,很容易泄露!”

    说到这,贾琮‘苦笑’道:“搞不好,这就是一锤子买卖了!”

    “怎么就成了一锤子买卖了?”

    刑夫人顿时急眼了,她刚才还在做一年赚个几千上万两银子的美梦呢。

    不仅是她,就连旁边的王善宝家的,奶娘李氏还有小丫鬟灵雀都不淡定了。

    “一旦制作方法泄露,那些豪门大家自家就能制作,他们家的花园子也都是名贵鲜花!”

    贾琮摇头道:“至于那些官宦人家和百姓,路边到处都是野花,城外的野花更是遍地都是,就算家境再困难的百姓,都能自己制作花露尝个鲜!”

    “那……”

    刑夫人一时六神无主,不知该如此是好。

    至于彻底保密,她根本就没想过。

    荣国府就是个大筛子,什么秘密都保不住。

    “太太也不用丧气,咱们可以把这一锤子买卖,做到最大规模,狠狠赚它一笔!”

    贾琮笑着安慰道:“多的不说,卖给豪门大户的高档花露,卖给寻常官宦商户的中档花露,只要运作得当赚几千两应该不成问题,可能还会更多!”

    闻言,刑夫人的精神头又起来了。

    一口气赚它个几千上万两银子已经不少了,她也完全可以满足,那还有什么好说的?

    至于刚开始打算找贾琮算账,将这小子赚到的银子抠出来的想法,早抛到九霄云外了。

    就算吝啬小气如她,也知晓不能又叫马儿跑,又不愿给马儿吃草。相比几千上万两银子的收益,贾琮赚的那几两银子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