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诸天福运 > 第五章 权势的正常利用
    刑夫人所居正房

    “见过林姐姐!”

    贾琮笑嘻嘻朝林黛玉施礼,弄得小姑娘很不好意思。

    “这是你大舅舅家的老三,名唤贾琮,是个不安分的猴儿,有空闲的时候不妨喊去玩耍!”

    林黛玉这个贵客当面,刑夫人神态相当和善,到没有叫贾琮没脸,只是介绍的时候没忘损了句。

    “琮兄弟可真精神!”

    掩嘴轻笑,林黛玉的心神明显放松,眉眼间少了几分忧愁,或许是见到同龄人的自然反应,又或者受到贾琮嬉皮笑脸不正经的感染。

    “嗨,我这是刚刚吃饱了在花园子里溜达一圈,精神能不抖擞么?”

    贾琮笑嘻嘻道:“倒是林姐姐精神头不太好啊,是不是旅途劳顿身心疲惫?”

    开玩笑,现代社会坐飞机乘高铁往来扬州和京城,成年人都会有疲惫之感,更何况乘船一个多月长途跋涉的林黛玉?

    小小年纪没有生病,就已经算是身体底子不错了。

    红楼开篇对其描述的娇弱之态,简直莫名其妙。

    “哎呀,瞧我都忘了黛玉旅途劳顿!”

    刑夫人反应过来,扫了林黛玉一眼确实如此,急忙招呼道:“去问问老爷什么时候有空!”

    结果贾赦要和小老婆喝酒耍乐,根本就没闲工夫理会林黛玉这个外甥女,当然回话的大丫鬟没犯傻说得这么直白。

    刑夫人脸色颇不好看,却也只能帮着打圆场,将林黛玉送去二房那边。

    “嗯,你这家伙还不回去赖在这干什么,讨打么?”

    回头见贾琮还赖着没走,顿时脸色一变,挥手冷哼道:“你奶娘呢,死哪去了?”

    “太太,林姐姐家可是苏州大族,父亲更是扬州巡盐御史,你就没什么想法么?”

    对刑夫人恶劣的态度和语气,贾琮全然不在意,就当做耳边风,上前几步笑嘻嘻道:“随便捣腾几下,都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以后还得在刑夫人这里蹭吃蹭喝,不提前打好招呼怎么成?

    既然知晓刑夫人贪财小气,那就针对这点做布置呗,慷他人之慨的事情,做起来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啊。

    “嗯,怎么说?”

    ‘白花花的银子’几个字,立即引动了刑夫人敏感的神经,反应过来双目炯炯,盯着贾琮语气都和气不少。

    “很简单!”

    贾琮老神在在,悠然道:“通过林姐姐与林姑父联系上,太太在金陵应该还有亲人吧,找个放心的帮忙送信再讨几份盐引也不是问题,转手就是白花花的银子啊!”

    至于这么做违法不违法,他根本就没在意。

    林如海稳坐扬州巡盐御史多年,要是这么点小事都做不到,早就被人吃得骨头渣子都不剩了。

    几份盐引又能换多少银子?

    只是一个来钱的进项罢了,刑家人真要是能够凭此挤入盐商行列,贾琮说不得还要高看他们一眼。

    “真能这么做?”

    刑夫人有些心动,又有些迟疑,忐忑道:“不会出什么问题吧?”

    毕竟出身金陵,对扬州盐商的事情多有耳闻。

    “只要不贪心,就是为了林姐姐能在咱们府过得更舒心,林姑父也不会拒绝,还会帮着安排妥当!”

    贾琮笑嘻嘻道:“当然,前提是太太能够说服林姐姐帮忙,指不定二房那边也会有这样的想法!”

    “哼,不会叫他们得逞的!”

    提起二房,刑夫人顿时精神抖擞战意昂扬,什么顾虑都抛到一边了,还有白花花的银子吸引,立时做出决定。

    “太太英明!”

    贾琮嬉皮笑脸昧着良心夸了句,望了眼外头西斜的阳光,冲着旁边的大丫鬟道:“这都什么时候了,怎么还不上晚膳?”

    见大丫鬟看来,刑夫人此时心情大好,也没计较什么,挥了挥手道:“既然琮儿饿了,那就去大厨房端来晚膳吧!”

    说完,很是亲热拍了拍贾琮的小肩膀,带着王善宝家的,和大丫鬟离开:“我去荣庆堂那边了,琮儿自己先用吧!”

    等出了一等将军府所在院落,上了车子总感觉有些不妥,好像被忽悠了般。

    “王善宝家的,你认为那浑小子说的,有没有可能做到?”

    语气有些犹豫,生怕一番好事只是虚妄。

    “太太,这我也说不准!”

    王善宝家的也有些迟疑,犹豫道:“不过三爷所说也不是没有道理,总得试试看吧,怎么说也是条财路!”

    “嗯,也不知道那浑小子怎么知道这些的!”

    刑夫人心中稍有安慰,像是想起什么似的,直接吩咐道:“你回去,问问那小子哪知道这些的,问清楚!”

    王善宝家的应了声,只得半路转回将军府所在院落,正好看到贾琮大快朵颐吃得满嘴油光,顾不得心中古怪急忙问了出来,她心中也确实犯了嘀咕。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

    随手将啃得光秃秃的鸡腿骨扔桌上,又夹了小块脆肉塞嘴里,贾琮不以为意含糊不清道:“府里的管事们可没少在外头,借着荣国府的名头捞银子,我说的不过就是效仿罢了,又是借助林姑父的权势,有什么大不了的?”

    王善宝家的无言,贾琮这个理由确实充分,府里那帮子实权管事在外头什么样,她可是十分清楚,心中早就各种羡慕嫉妒恨了,眼下有机会学上一把也是相当高兴的。

    等她从美好的遐想中回神,想要再问一问具体细节时,贾琮早已经吃饱跑路了,只留下一桌子的狼藉。

    放了把火,贾琮才不会把所有的想法都掏出来,刑夫人什么性子他可是相当清楚的。

    一旦没了利用价值,就等着被过河拆桥吧。

    出了刑夫人所在正院,主动跑去便宜老爹贾赦那请安,结果连门都没进去就被轰走了。他倒也不以为意,只要不叫人抓住礼仪上的把柄就好了。他可不想被人拿孝道说事,便宜老子就是最大的反面教材。

    原主简单的记忆中,可是有许多关于孝道的内容,荣国府在这方面的教育还是相当重视的。

    回去的路上,又开启了呼吸搬运气血之法,加速消化强健体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