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尘隙 > 第一百五十八章 病情恶化
     对于慧文与女子的故事,王衍感到很惋惜,不过他从火云国穿越到这个世界以来可以说见证了不少故事,看遍了各种的人生,有他师姐慕思容以弱小的身躯扛起来北剑山庄的发展,直到现在二十五的她到现在还没有出嫁,一直等到王衍的修为能够撑起北剑山庄她才能放下肩上的重担,不过按照王衍现在提升修为的速度应该很快就能接任北剑山庄庄主的位置。

      他还见过落云因为贪玩而走出天羽界域,在大晟王朝遭受了十几年的苦难折磨。

      见过南浦月身患先天疾病,再有几个月就要消失于人间。

      见过真龙族禁地虚幻世界的那些村民,见过佛塔内几层中各种人的人生。

      短短的时间让他经历了这么多故事,他感觉很庆幸,庆幸老天对他真的很好,虽说也经历了一些磨难,终归一且都还安好。

      王衍和慧文离开了小院,慧文因为着急他迫不及待的想要知道佛珠是不是真的能改变他的命运,而院中的女子说她会一直在院中等待着慧文的再次归来,等待着能和他一起回家。

      他们二人回到灵云寺之后就直接来到了第五座大殿门前,这是住持和长老们研究佛珠的地方,慧文的师父自然也在里面。

      日月更替,由于佛珠参悟的时间太短,佛门中的这些长老们都没有走出过佛殿,慧文一直站在佛殿外等候,这关乎到他以后的人生,他能做的只有等待,所以他便一直等着。

      王衍也知道陪着慧文一直在佛殿外等待结果,虽然他早就知道结果。

      时间来到第三天的清晨,佛殿的大门被人从里面推开,推开的殿门的人正是德律大师。

      看到慧文等在门外,他一脸笑意的走来,走到慧文身边时他点了点头。

      一切尽在不言中。

      慧文颤抖着身体对了德律大师行了一礼。

      德律大师拍了慧文的肩膀说道:“不要着急,我虽然通过佛珠找到改变你命运的办法,不过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王施主还等我和他一起去为他的妹妹祛除魔气,我便先行出来。”

      “你的师叔师伯还在里面参悟佛珠,就不要在打扰他们了,回去安心休息吧,等我处理完王施主那边的事情之后,回来就开始研究为你改命之事。”

      王衍诧异的看向德律大师,他知道想要为慧文改变命运就要有人承受改命的后果。

      经过几天对佛珠的研究,想必德律大师也应该知道这件事情,他没有对慧文说是不想让慧文心里有所承担。

      王衍没有戳破也是不想慧文的心里有所负担。

      改命,本事逆天之事,最后肯定会遭受到天道反噬,不知道德律大师最后能不能承受的住这种后果,有可能最后德律大师会用生命来改变慧文的命运。

      慧文知道结果后,离开了第五座佛殿的门前。

      德律大师和王衍也踏上了前往如是医馆的旅程。

      经过五日的长途跋涉,于第五日的正午,德律大师和王衍降落在如是医馆的门前。

      王衍轻叩院门,不久一双白嫩纤细的双手打开了房门。

      南浦月看了一眼王衍又看了一眼德律大师,没有过多言语,径直带着他们二人来到王落梅的住处。

      虽然南浦月将王落梅的性命保住,她却一直苏醒不了,王衍在如是医馆时王落梅的病情很稳定,没有出现任何异常。

      直到王衍离开的第一天起,王落梅的病情就开始恶化,起初还不严重,南浦月还能稳定住王落梅的病情,等到王衍离开的第七天,王落梅积聚在心中的魔气再也不能保持稳定,开始狂暴的蔓延开来,不停向着王落梅身体四周扩散。

      幸好南浦月及时发现,用自己大半的真元引导这魔气回到王落梅的心房处,如果再晚一点魔气入脑,那时候便是神仙来了也救不了王落梅的性命。

      就在前几天王落梅的病情又开始严重,被压制魔气如同泄洪一般的冲击到王落梅身体的每一处。由于魔气太过浑厚,南浦月已经束手无策,只能用着自己全身的真元守护王落梅脑海里的一片清明,她已经几天几夜都未曾合眼,一直守护在王落梅的身边,她的脸色苍白便是佐证。

      王衍看见南浦月的第一眼时便感觉有点不正常,不过他急于见到王落梅便没有多想,随着南浦月的脚步快速走到王落梅休息的病房。

      当王衍推开房门看到王落梅气若丝浮的躺在病床上,面色青紫,可能下一秒就会死去。

      一股怒火从心而起,王落梅是他唯一的亲人,见到王落梅如此模样怎么会不生气。

      他怒目的看着站在一旁面色苍白的南浦月,快速走上前去拉起她的一条手臂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离开时还好好的,这才不过大半个月的时间,我妹妹怎么变成了这幅模样?”

      在佛塔看似王衍经过了两个月的时间,不过从慧文那里得知他不过是待了两天的时间,加上来往于灵云寺的时间,和遗留在灵云寺的时间加在一起刚好十七天。

      南浦月也庆幸于王衍今日能够带着德律大师来到如是医馆,如果再晚一天,精疲力竭的她都无法维护住王落梅脑海最后的一片清明。

      她也知道王落梅对于王衍的重要性,从王衍七天不眠不休为王落梅保住心脉,最后身体犹如干尸的出现在如是医馆的门前她就知道。

      所以她并不责怪王衍的怒火,王衍将王落梅托付给她,她没有照顾好王落梅,便就是她作为大夫的失职。

      现在任何的解释都是那么苍白无力,她只能任由着王衍抓住她的手臂然后沉默不语。

      “王施主这件事情并不能责怪于南馆主,令妹身体的魔气爆发,魔气的浑厚程度便是贫僧也感觉到棘手,南馆主以微弱的修为一直保护令妹脑海清明到我们的到来,已实属不易,你应该感谢南馆主才是,如若不是她令妹才前几日就已经死去。”

      德律大师伸出双指搭在王落梅的脉门上感受着她的病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