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510章 结束了
    叶伟等人在这里待了一天,他们看到之前上树的人,一个个全都下来。

    唯独没看到燕京赵家和闫家的人,他们更没看到吴德下来。

    不过叶伟觉得,那些被抬下来的尸体里肯定有那些人。

    终于要开始爆破了,叶伟想看看炸药的威力,能不能解决建木。

    火光出现,爆破声传来。

    可是建木也只是摇晃了一下,看到这里的叶伟知道,想要斩断建木,还是要他手里的这把五行刀。

    赵永和站在叶伟身边,说道,“斩断建木不光需要你的刀,还需要两样东西。

    震天杵和坤兑石!”

    说着他看向一边的八部众,不过他他们脸色却不好看。

    “这就是我们命,八部众就是协助你们,斩断建木而存在的!”

    坤佝偻的身子站直了,凝视着前方的建木。

    八部众其他人,也是同样的表情。

    不过赵永和突然说道,“斩了建木回去继续倒插门吧!”

    叶伟愣了一下,他想说自己的父母还没找到。

    可是赵永和却说道,“他们如果想见你,十几年前就跟你相认了。

    所以你永远找不到躲着你的人,毕竟是他们不想见你!”

    此刻结果一些系列的检查,之前从树上或者下来的人,开始向山外走。

    在人群里,叶伟看到了赵永刚和柳君如,不过率先打招呼的却是赵永和。

    “永刚……”赵永刚闻声看来,顿时脸都白了。

    “哥……你不是死了吗?”

    他的说着就躲到了柳君如身后,而柳君如看到赵永和却是一阵的绝望。

    如果这次回来,她还可以无耻的继续以赵倩的养母自居,继续享受来自伟业系财富。

    你们赵永和的出现,基本上宣告了这一切的结束。

    她之前对赵倩是不错,但是这一些基础利益之上的。

    赵倩是个成年人,不可能品不出这里面的味道。

    他们在人流中站住了,不敢上前也不敢后退,就这么呆呆的看着赵永和。

    “出来吧!我没死,也不是鬼!”

    赵永和越是乐呵呵的,赵永刚和柳君如就越是不敢乱动。

    最终他们还是听话的出来,叶伟看着他们心中莫名的感慨。

    “老爸以后我来照顾,你们爱去哪儿去哪儿,我管不着……以后老爸过寿就别来了。”

    赵永和的话已经很明确了,他们也着实说不出什么来。

    “你们走吧!”

    听到这里,赵永刚和柳君如如蒙大赦,不过他们知道中海是回不去了。

    而他们的女儿赵潇是唯一可以投奔的目标,这样想着他们顺着人潮离开了。

    他们甚至没有跟叶伟打声招呼,应该是没脸打招呼吧!“赵军!”

    叶伟在人群里发现了失魂落魄的赵军,下意识的就喊了出来。

    只是现在的赵军表情木讷,看上去很不好。

    而听到有人叫他的时候,赵军下意识的看了过来,而后脸上露出个很诡异的笑容,缓缓的对叶伟喊道。

    “姐夫……嘿嘿嘿……”就这样赵军傻笑着随着人潮走远了。

    叶伟心中一阵的感叹,人生起起落落,只有懂的珍惜的人,才能更好的走到最后吧!而此刻离找到叶伟,她面色难看的对叶伟说道。

    “我能去王府街,去看看我儿子吗?”

    叶伟这才想起,离和她儿子尚杰,好像他们还没有相认。

    “去吧!”

    听到叶伟的答复,离一刻也没停留,身形闪动间直接消失在山林间。

    几乎是同时赵永和对叶伟说道,“我去沟通一下,让这些人都撤出去,这件事情只能我们解决。”

    还没等叶伟回答,赵永和的身影已经消失了。

    王府街的院子里,尚磊和儿子尚杰在四合院里看着天空。

    在极高的天空中,那若隐若现的巨大的树冠,让父子两人面相觑。

    起初他们以为这是海市蜃楼,可是现在看来并不是,似乎空中的这颗大树是真的。

    “老爸你发现了吗?

    城市里的人少了好多……”“我看新闻了……”就在这时院子的门被推开,离走了进来。

    “儿子!”

    离大步来到尚杰面前,不由分说把尚杰搂在了怀中。

    “干妈,你这是怎么了?”

    尚磊复杂的看着他们,他想说破,可是张了张嘴,依旧是没说。

    “儿子对不起,现在没时间了,有件事你必须知道,我其实是你亲妈,对不起儿子!”

    尚杰僵住了,呆呆的看着离。

    “干妈,你别开玩笑,你怎么会是我亲妈。”

    “他是!”

    尚磊看到儿子不信,他还是开口了。

    “儿子,她说的实话。”

    “不可能,这不是真的……”尚杰刚想发火,离却是抹了把眼泪,说道。

    “儿子,我不怕你恨我,你知道我是你妈就行,好了我走了!”

    说着离大步向外走去,而尚磊却突然喊道。

    “发生了什么?

    你这一走,还回来吗?”

    离回头灿烂的一笑,“去把那棵大树砍倒!”

    尚磊震惊的看着离指着远处的大树,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那棵树是真的……”离灿然的一笑,“要走了……抱我一下吧!”

    尚磊笑了,大步走了上去,给了离一个大大的拥抱。

    他在离的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给我省生了个好儿子,你一定要活着回来!”

    “走了!”

    离开不敢说道自己能活着回来,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将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一次新的绝地天通,从此异能者和他们这种异类,会彻底的消失。

    “尚磊……儿子,树倒了世界就干净了!”

    离说完这句话身形就诡异的消失了,速度之快像极了武侠小说中的武林高手。

    这是离第一次在尚磊和儿子面前表现出自己的身手,是不是最后一次他们谁也不知道。

    尚磊和尚杰呆呆的看着离消失的地方,满脸的错愕。

    “爸我妈是女侠,爸……你看到了吗?”

    尚杰拉扯着尚磊,激动的说道。

    “看到了,你刚才不是还不想认她的吗?”

    “我……”尚杰一时无语,默默的低下了头。

    “爸,我妈能回来……对吗?”

    “嗯!”

    尚磊心里没谱,默默的点点头。

    建木附近的军队开始撤离了,叶伟跟八部众的其他人在一起,依旧在那个位置等着。

    “主人,这就是那两样东西。”

    一只漆黑的石杵,一块黑皮的石头。

    两样东西,在叶伟眼中看不出什么特殊的地方。

    “这些东西怎么用?”

    “血祭……不惜代价直到激活,历史上的八部众,曾经激活了三次。

    可是直到所有八部众血都流尽了,也没能激活,我们现在只能尽力而为!”

    听坤这么说,叶伟皱眉不已,下意识的问道。

    “我的血可以吗?”

    坤闻言惊慌的说道,“主人不可啊!这本就是八部众的命运……”听到这话叶伟知道,两样东西用他血也可以了。

    于是他说道,“行了,我知道了!”

    说着叶伟看向建木的方向,淡淡的说道。

    “我没那么伟大,绝地天通并不是为了这个世界做的,我是为了我的家人!这么美好的世界,我要留给我的孩子。”

    入夜,建木发出了紫色的微光,远远的看去瑰丽莫名。

    赵永和这时才回来,见到叶伟后他露出一抹得意的笑脸。

    “女婿,哈哈……搞定了!哎呀,这不是震天杵和坤兑石吗?”

    他一眼就看到这两样东西,而叶伟却突然问道。

    “为什么要让军队离开?”

    看到叶伟警惕的样子,赵永和讪讪的一笑。

    “还能为什么,这些人在这里,你觉得吴德会出现吗?

    而军队也对付不了建木,到不如让他们撤退了!”

    说着赵永和一指建木的方向,“你看看那里是什么?”

    叶伟看去在建木的树冠部分有着一个小黑点,可是如果按照目测的高度,这个黑点应该是一片不小的黑色云彩。

    就在他的话说完后,黑点急速的放大,渐渐的变成了一片十几米大小的乌云。

    渐渐的落在了建木之下,而后黑云快速的散开,露出了里面的人。

    赵崇山、赵国、赵绾,赵永洪,以及吴德本人。

    “做个了解吧!”

    吴德大声喊着,而此刻从建木上,又出现了几十人。

    这些人中,有天罡地煞的人,有宋王朝收容局的人,以及洞天福地出来的人。

    只不过他们脸色全都是青黑色,看上去青面獠牙的。

    吴德得意洋洋的一挥手,建木之上又下来百多人……叶伟远远的就听到了吴德的话,就在他考虑怎么过去的时候,在建木不远处的山林里走出一群举着火把的人。

    而叶伟能看到那些人冲半山要的一处山洞内走出来的。

    洞天福地吗?

    那个地方的传说,叶伟听到过很多,到现在他也不确定这个地方在哪儿。

    而就在叶伟疑惑的时候,他的眼一阵的迷糊,一股异香冲入鼻孔。

    “糟了!”

    还没等叶伟放映过来,他就昏了过去。

    ……“师父……醒醒……师父……”这是梅东福的声音,叶伟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

    天已经亮了,只是空气中有着淡淡的血腥味,而地上落满的紫色的树叶。

    “八部众呢?”

    梅东福的闻言脸色还难看的看向了远处,叶伟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眼神就是一凝。

    建木不见了,只留下了如山般的树桩,而在树桩周围,隐隐可见数百具尸体。

    “师父……”魁元的声音在不远处虚弱的响起,叶伟看过去瞳孔不由的一缩。

    魁元少了一条胳膊全身是血的靠在树下,叶伟瞪大了眼,“观音泪……给他……”“已经不行了,师父……灵能衰减的太快了,水母的作用已经消失了!”

    梅东福流着泪,“我已经尽力了,可是真的……真的……”叶伟不信,建木刚倒下了,灵能怎么可能散的这么快。

    他勉励的跑到魁元身边,“放松,你不会有事的,我能救你!”

    可是魁元笑了笑却还是闭上了眼睛,叶伟为想要拿出银针,却发现手上的黑色戒指已经打不开了。

    梅东福带着哭腔跑了过来,“师父……没有了,戒指里的东西,已经被拿走了……现在灵能消失,已经打不开了。”

    “师父,都结束了……我也该走了……”叶伟闻言而震惊看向身后的梅东福,直到他绕到梅东福的身后,这才发现他的后背已经没有肉了,骨头清晰可见。

    “是水母的药效,让我坚持到现在,好了……我该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