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508章 献祭者
    “他们不见了!”

    就在众人的注意力,还在叶伟手里的种子上时,还是有人发现了问题。

    赵倩、多多、王千雪、周雅等人不见了。

    就在叶伟取了种子的瞬间,他们就消失不见了。

    这是叶伟在修为提升后,对来自凯撒的种子的能力,有了新的理解。

    现在叶伟想要一个普通人消失,或者去一个他想让他们去的地方,只需要轻轻的碰一下他们。

    就在种子取出的瞬间,那些分身出来的叶伟,做了同一个动作,轻轻的碰了一下对方。

    于是对于叶伟最重要的人就全消失在这里了。

    几乎于此同时,叶伟受到了九爷的电话。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叶伟只是苦涩一笑说道,“九叔!对不起了,这次我只能说抱歉了,替我照顾好他们!”

    最后叶伟捏碎了手机,看向了一直在冷眼旁观的爱德华。

    “你呢?

    想好了吗?

    你还去不去上面,你可是说过,你很向往天宫的!”

    叶伟凄然的笑着,而爱德华却是摇摇头,对叶伟认真的说道。

    “或许,我们留下来最好,丽莎和多多还没结婚,我不想错过他们婚礼!”

    爱德华说着拉着丽莎的手,两人的身体爆散成一群蝙蝠,消失在空中。

    最后的最后,叶伟看向了岳母柳君如和岳父赵永刚,这是赵倩的养父母。

    但是叶伟知道,赵永刚的大哥,也是赵倩的亲生父亲,是赵永刚亲手送进监狱的。

    不过现在想来,那应该也是一次收容任务,而这个人的死才促成了现在的局面。

    “岳父,你不想解释一下,关于你哥的事情吗?”

    赵永刚从人群里走了出来,一改以往的怯懦,反而显得阳刚了几分。

    “说什么,建木重生是很多人梦想,他在研究了绝地天通后,居然反对大家这么做,我们只能把他送进去了。

    这件事情,其实小倩的爷爷也是同意的。

    周雅其实什么也不知道,她是被我和君如赶出家门的。”

    叶伟听着他说出这些话,突然感到一身的轻松,不由的反问道。

    “赵子涵和夏美,其实也是你们算计的一环吧!为了得到五大体质里的一种,所以你们……”柳君如说话了,“四大家族的后人,都有可能生出拥有五大体质的人,我生了赵潇后就怎么也无法怀孕了,所以只能早替代品!毕竟赵潇不是五大体质,很幸运赵子涵是!这一切我都是知道的,包括夏美换了我的孩子,赵军不是我亲生的。

    这层层的迷局,一切都是为了你,叶伟……”叶伟看着手里的四颗种子,想到妻子和儿子都离开了,他笑了手里握着四颗种子,相互间似乎起了什么作用。

    在他的手里,种子之间产生的力量,让叶伟受伤流血。

    这些血落在种子上,似乎加剧了这种反映。

    “很好……太好了,大家都剥开这最后的伪装,我现在没有伟业资本做靠山,你们说白了也就是一群……一群,妄想长生的人……”吴德紧盯着叶伟,“小子你最好不要耍花招,你如果听话现在就把种子也交出来,这样你可以看着我们登上建木,兴许你能在这里活下来。”

    叶伟讥讽的笑着看向吴德,晃了晃手里的种子。

    “凭什么给你们?

    我刚才说的很不够清楚吗?

    你和我,以及现场所有人,都在同一起跑线上。

    谁的能力强,谁上去啊!怎么我放着这么多好的能力不用,留给你门吗?”

    说着叶伟张口吞下了一颗种子,而后是第二颗、第三颗、第四颗,这下直噎的的叶伟脸色发白。

    好在这些他都咽了下去,吴德冲过来掐住叶伟脖子的时候,他已经把所有种子都吃下去了。

    “他吗的!你是在找死!”

    面对吴德咒骂,叶伟能感受到,现在的吴德全身就是一团黑雾,根本没有实际形态。

    而且叶伟能感受到,吴德掐着他的手,似乎在抽取他身体里的力量。

    “我拥有的能力就是吞噬能力,你的能力会把我夺取,你的记忆甚至可以成为我的记忆!”

    吴德凑到叶伟耳边如此说着,此刻叶伟双手抓着他的手腕。

    “不过……”说着吴德的语气变了,“不过你的能力,是用来献祭的,所以这些能力我不需要……”此刻叶伟看到,吴德的胳膊变成了五彩色,而这些颜色正在褪去。

    “既然你吃了五颗种子,那你就作为唯一的献祭者,去死吧!”

    说着吴德甩手间,将叶伟丢了出去,直奔高大如山的建木而去。

    缓过一口气的叶伟,刚想动用自己的能力,却吃惊的发现,身体里几股力量暴走了,已经不受他控制了。

    而此刻的吴德紧跟其后,身上的黑气化作了一把漆黑的长刀,重重的刺进了叶伟的胸口!长刀刺入的一刻,本来想着如何脱困的叶伟,猛然瞪大了眼,脑子里一下子变成了空白的。

    要死了吗?

    这是叶伟的第一个想法,那是因为看到自己身上的血,顺着建木的树身缓缓而下的一幕。

    原来这就是献祭,还好赵倩和多多都离开了,不然这样也太惨了。

    这是他的第二个想法,而后叶伟能感觉到,建木在以一种难以形容的速度,迅速的生长着。

    叶伟能感受到身后的树身,在不断的发生变化。

    他甚至能看到,下方树根蠕动的样子。

    活着!要活着!叶伟勉强抬起头,他发现此刻的自己,已经是在百米高空了。

    就在他的血跟建木融合后,建木已经长高了这么多了。

    叶伟吃惊的同时,他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那里出现了一片黑乎乎的东西,眼睛有些模糊实在看不清了,不过叶伟知道那些是人。

    那是一片涌向这里的人潮,没想到有这么多人知道这个秘密,有这么多人等着建木的出现。

    而他现在成了那个献祭者,成了建木冲向天宫最关键的养分。

    “咳咳咳……”叶伟剧烈的咳嗽起来,而咳嗽一下都有大量的鲜血从嘴里喷出,胸口也会传来非人的剧痛。

    剧痛下的叶伟在咳嗽停止后,痛的直翻白眼。

    而此刻在他身体里的那些种子,却在相互的吞噬融合着。

    建木通天,一曲三道弯共九曲二十七道弯。

    此刻叶伟能看到下方上来的人,这些人争先恐后的向上攀爬。

    建木巨大树身巨大,所以上来的一路上,建木的树身就像是一条向上延伸超宽的大路。

    树身上的巨大的纹路,可以让这些人更容易攀爬。

    吴德全身黑气的的来到叶伟面前,笑着说道,“你是个伟大的付出者,我是真的没想到。”

    “只要我老婆和儿子没事,我死了也不算什么。”

    叶伟渲染的说道,同时他低头看去,现在他这里已经距离地面两百米了。

    不过他能感受到,身体里四颗种子的力量,并没有因为相互吞噬而变弱,恰恰相反的现在是越来越强了。

    甚至于叶伟现在而呼吸,不再受到胸口那柄刀的影响。

    “呼……”叶伟长长的呼出口气,眼中闪过一抹伶俐的目光。

    “你们会死,我会活着!”

    吴德看出了叶伟的变化,不过他只当是回光返照。

    此刻的他得意洋洋的笑着,“等我从建木上下来,整个世界都将臣服在我的脚下。

    那个时候我将以神的身份,对愚蠢的人们下达我的神旨!”

    说着吴德拔出了那把黑气凝实成的刀,而从叶伟胸口的破洞处,快速的长处了一根枝桠。

    枝桠的生长速度奇快,很快就把叶伟挂在了那里。

    而吴德已经化作一朵黑云,消失在建木更高的地方了。

    此刻叶伟想下方看去,下方的一切已经显得很渺小了。

    山就像是一座小小的土包,而向两边看去,根本看不到树身的尽头。

    估计这颗大树的直径应该超过了千米了吧!“孩子……你还好吧!”

    熟悉的声音传来,叶伟向左右看去,勉强的能看到,左边的树身上探出个头。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赵崇岳,他居然已经爬到这个高度了。

    “爷爷,我没事儿,您怎么上来了!”

    看到叶伟无所谓的样子,赵崇岳心头一阵的难过。

    “那些刀,你真的都弄齐了?”

    叶伟点点头,赵崇岳似乎在由于,最后还是说道。

    “如果你还能坚持,就再等几天,等那些人都上了建木,你可以砍了它!”

    叶伟很吃惊,砍了眼前的建木吗?

    直径千米的巨树,树的高度恐怕也有几十万米吧!五行刀在树面前,简直连牙签都不如!而且此刻的叶伟胸口被建木的枝桠穿过,虽然能感受到体内的力量越来越大。

    可是四肢无力的他,依旧什么也坐不了。

    “我来陪着你,我是真不想什么长生,可是如果大部分人都想,并且知道什么办法可以长生后,这件事有多疯狂,是你无法想象的!”

    赵崇岳趁着没人的时候,从大树上下来敏捷的躲进了一丛建木的枝叶里。

    两人此刻距离不过两米,虽然高空有风,可是说话还是没问题的。

    “爷爷,其实您不用陪我的!”

    “傻孩子,不是我陪你,我其实是想下去的,只是现在上来的人多,如果我现在下去……”赵崇岳没说出来,但叶伟却明白。

    就像皇帝新衣里说出真像的孩子,他说出了所有人看到的真相。

    而这个古老的欧洲故事,真实的结局是孩子被砍头了,罪名是说谎。

    “爷爷,您弟弟他们呢?”

    这是叶伟最关心的问题,赵崇岳抬头看着上面,说道。

    “早上去了,还有你的那些人。

    至于那个高衍……也是一样啊!”

    赵崇岳无奈的笑着,而叶伟却一点也不惊讶。

    天罡里叛变的那一半人里,如果没有高衍是不会成功的。

    这家伙是个老狐狸,虽然在对峙的时候,他没起到什么作用。

    可是如果叶伟当时直接开打,肯定会遭到他的暗算。

    “你们还有时间在这里聊天。”

    说说话间一位穿着古怪黑白长袍的青年男子出现了。

    叶伟抬头看去,不免觉得有几分熟悉。

    “你是谁!”

    可是赵崇岳的脸色却像是见鬼了般,不可置信的看着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