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98章 破镜
    李湘林开着车,听到博望的话,他只是摇摇头。

    这一刻他已经决定,让妹妹离开博望了。

    叶伟是什么人,他可是知道的,毕竟中海那次,他可是听说了好多事情的。

    这个叶伟却不是表面上看的那样,尤其只是他的一个方面,而且他隐藏在暗处的实力,他可是从家族长辈那里听说了。

    尤其是这人在武学上的造诣,听家族长辈说叶伟的一名保镖就是极境的。

    而这位保镖居然说,他不是叶伟的对手。

    可以让一位极境的人这么说,足可以说明问题了。

    一路风驰电掣的,一行人到了医院。

    小二十个受伤的人,还是让医院报警了。

    毕竟一次来这么多伤员,还是引起了医院的关注。

    不过好在博家在燕京的影响力在,所以只是来了两名警察询问。

    而另一边在景山下的小四合院里,薛长海看着多多,内心是激动的。

    “这才是未来的国之柱石,乖重孙以后跟这太爷,我会让你成为兵中之王。

    但是你要答应我,你长大后必须参军,切不管这片土地变成什么样,你都要守护这里!”

    多多才三岁能明白什么,懵懂的他也只是点点头。

    马犇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此刻来到叶伟身边。

    “少爷,我已经跟爷爷说了,他很快就会处理这件事情。

    还有……其他五大家族我也都说了。

    那个刘家的……家主他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刘德显!叶伟突然想到这个名字,这让他很困惑,因为刘德显应该在中海才对,怎么来燕京了。

    正疑惑间,刘德显出现在院门口,跟他一起来的是孙家的家主孙璎珞。

    叶伟此刻已经站在了院子里,一眼看到孙璎珞他也很意外。

    他对孙璎珞还是有印象的,在外滩庄园的时候,孙璎珞几乎是跟刘德显住在一起的。

    这位孙家一辈子也没出嫁的大小姐,是现在孙家的家主,她和刘德显的关系着实不好说。

    而现在的刘德显经过叶伟的调理,身体已经好了很多了。

    至于男女之事,只要不是太频繁,还是能稍稍有一些的。

    “叶先生,我和璎珞特来道歉,我们没有管好家里的小辈,给您添麻烦了。”

    不过叶伟却并不在意,一摆手说道。

    “孙英殿和刘玉琼没有参与,这个你们不用担心。

    只是你怎么从中海回来了?”

    刘德显面对叶伟的质问,不免尴尬起来,但还是说道。

    “明天是璎珞的生日,我赶回来是陪她过生日的。”

    叶伟一愣,看了看年龄五十多岁,可看上去也就四十岁的孙璎珞,不由的笑了。

    “你们都这么大年纪了,还玩年轻人这套,还不赶紧结婚!”

    孙璎珞闻言很动容,暗暗的掐了刘德显一下,骂道。

    “老不死的听到没,叶先生都这么说了,你还有什么话说!你是不是还想着外面的年轻小姑娘!”

    刘德显有些尴尬,而叶伟却想到了闫妍。

    这是个可怜的女人,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更何况叶伟也帮过她,如此想着叶伟不由调侃道。

    “老刘你这可不行啊!老牛吃嫩草的事情,做个一次两次的就行,可不能次次做啊!你这样还给年轻人留活路吗?”

    “什么?

    你还吃嫩草,老不死的说,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你给我说清楚!”

    孙璎珞果然是个大醋坛子,一句话就能让她醋意弥漫。

    刘德显可是吓坏了,连忙解释道。

    “可不是叶先生说的那样,我没有……真的没有,我发誓……我要是说谎……”轰轰轰……突然响起的雷声,让刘德显闭嘴了。

    而此刻景山的上空,乌云密布快要下雨了。

    刘德显本来想说,如果他说谎就天打五雷轰的,这下他不敢说了。

    “你说啊!你怎么不说了?”

    面对孙璎珞的质问,刘德显彻底的老实了!都说老人是老小孩,叶伟看着他们,想到了自己的父母。

    如果他们在身边,恐怕也是这个状态,再加上他们一家三口,该是多没其乐融融啊!只是坤从外面跑来,急冲冲的在叶伟耳边说道。

    “少爷,刚刚天罡的高衍,让我跟您说,在景山以南五十里外,有人在破镜!”

    叶伟抬头看着天空,发现刚才的乌云来的快走的也快。

    现在已经不见了踪影,而乌云飘去的方向,正是坤告诉他的方向。

    至于破镜,是国内武术界的一种传说。

    这个跟佛教里的虹化和道教的羽化是一样的,都是当人在某些领域达到至高的成就后,身体会发生的变化。

    不过武道的破镜值得是从淬体后,武者进入之后所有境界时的说法。

    就是说只要武者突破境界,就有可能引出诡异的天象。

    刚才就是这样,叶伟好奇心起,于是对刘德显说道。

    “好了,我没那么小气,还有你们就别在我面前秀恩爱了。”

    叶伟调侃的说着,“我还有事,你们要是不想走,就在这儿多待会儿!”

    说着他大步的离开了,而后暗处的天罡十六人,以及八部众所有人,突然出现。

    至于叶伟走出大门后,突然一跃而起,像是一只大鸟直扑山林。

    而跟着他身后的众人也是如此,这落在他们眼中,宛如看到武侠电影里的画面,只感不可思议。

    孙璎珞更是激动的抓着刘德显的胳膊,“这是真的吗?

    以前我只是听爷爷说过,在他那个年代,也有这样的神人存在!”

    刘德显笑着说道,“这就是在我们这代人心中,一直萦绕的那个地方啊!现在我们就算跟下面的孩子说,他们也不相信存在的地方。

    叶先生就是这个地方出来的人,现在你明白了吧!”

    孙璎珞若有所思呢喃着,“原来如此,怪不得他身边有这么多高手!”

    最后两人还是跟赵倩和薛长海告辞离开了,而他们回去后六大家族内可是炸锅了。

    在马家的别墅里,六大家族的族长,陆陆续续的都来了。

    刘德显和孙璎珞是最后到的,等他们到了后客厅里立刻爆发了激烈的争吵!“马泰你孙子干的好事,那个马河居然跟个孩子动手,丢人啊!”

    “别说我孙子,你郑家就好了,郑聪马上要淬体了,不也向孩子听出了挑战吗?

    我孙子丢人,你孙子更丢人!”

    “吵吵吵,能不能不吵,说说这件事情怎么解决。

    其实叶先生那里好解释,可是博家是真可恶啊!如果不是那个博望,咱们几个何必坐在这里。”

    “能怎么办,不跟他们来往就是了,博家在燕京狂惯了。

    现在踢到叶先生这块铁板,那时他们家活该。

    要我说……”王家的族长说着,看向了孙璎珞,突然笑着又看向了刘德显。

    “要不德显给璎珞办个寿宴,借口把叶先生一家请过来。

    我们好借着机会道歉,这样事情不久过去了!”

    “老王头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

    还有我过寿,凭什么让刘家来办,你有病吧!”

    可是其他家主闻言,全都颇有深意的笑了。

    而景山的山林深处,叶伟带着一众人已经很深入了。

    有人破镜,且不管破的什么境,哪怕是最低的极境。

    但是引动了天象,这可是不得了的大事。

    他之前听坤说过,在那个地方突破时出现天象的,可是会受到高层关注的。

    半个小时五十里,叶伟一路狂奔而来。

    好在这里属于深山,是国内八大自然保护区之一。

    叶伟、八部众和天罡十六人,站在树顶之上,一众人随着树尖的摇摆而摇摆着。

    此刻叶伟抬头看着空中的乌云,雷声渐渐远去,似乎破镜的人已经成功了。

    而在乌云中心的地方是个山坳,其中有一潭湖水,在山林的倒影下,湖水是诡异的黑色。

    在湖水边打坐着的,是个老熟人祡龙。

    现在的祡龙周身气息澎湃,犹如看不见的波涛在向外涌动,一阵阵扩散开来。

    此刻祡龙脸上流出一抹得意的笑,他之前跟在闫尚身边,像个狗腿子一样,只是为了闫家的通天菊。

    据说通天菊是可以引导淬体的人,打破人体各种极限的,而突破了人体极限的人,在武道里被称为极境。

    那天在尚磊的家遇到的那个女人,告诉他现在的方法,才让他想到了这个突破而方法。

    此刻的他已经感受到,身体的各种极限都被一一打破了,现在的他已经是极境的存在了,再也不会有所谓命门的弱点了。

    他缓缓的睁开眼,抬头看着头顶的乌云,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

    “极境,我终于做到了!”

    而就的这时,祡龙感受到在远处,一股股比极境更可怕的波动出现。

    这代表有一群至少是极境的人,就在周围看着他刚才的破镜。

    之前的他太过专注的破镜了,所以没有感受到这些气息,现在感受到后祡龙的整个后背都是冷汗。

    于是他长身而起,高声对周围说道。

    “不知诸位是何方高人,我祡龙有幸在此突破,多谢各位护法了!”

    其实他在说这番话的时候觉得自己挺傻的,可事实让他不得不这么说。

    如果这些人对他有敌意,那么接下来他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叶伟站在树顶之上,不免觉得好笑,于是纵身而下,飘然落在了祡龙面前。

    “好久不见了,没醒到你突破到了极境,看来我破了你命门后,反倒让你淬体了!”

    祡龙是真没想到来人是叶伟,他震惊的看在叶伟,想到叶伟刚才来的方向。

    不由的倒抽了口凉气,这让他想到了自己的外孙董怀宁。

    他是想给外孙报仇的,所以才会在如此高龄连续突破,最终成为极境强者。

    本想着有了这等实力,他可以找叶伟报仇了。

    谁能想到,叶伟突然出现,而且极境的他面对叶伟,居然能感受到更强烈的压迫感。

    这种源自认知上的无力,让祡龙异常绝望。

    以前的祡龙可能觉的,他和叶伟的差距只是一条小河的宽度。

    那是因为他没在极境,最高也就看到极境的极限。

    可是现在他到了极境,而眼光也高了不少后,他才发现面对叶伟是一种怎样的绝望。

    这一刻祡龙心里的那份坚持崩塌了,绝望笼罩了他。

    而他身上那股强大的气息,也在这一刻瞬间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