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96章 他们欺负我
    “老子要买这里,你们听不到吗?

    他吗的,我再说一遍,这里老子要了!”

    “博望好好说话,爷爷也只是说想要这个院子而已!”

    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带着十几个人站在院子里。

    而赵倩和多多却彷若无人的,帮薛长海老人晒被子。

    博望是博少的大哥,而女叫李湘雯是八极拳六大家族中李家的人。

    其实八极拳的六大家族,现在大部分都在燕京。

    而且相互间的联姻,已经有点年头了。

    所以现在的国内所谓的武林,基本上都是一家人。

    而过几天要开始的武林大会,实际上是这些武术世家给孩子们相亲举办的。

    每年武林大会结束后的三个月里,他们这些家族会扎堆的举办婚礼。

    “你懂什么,你们李家跟博家能比吗?

    在燕京不给博家面子的,我还没见过!马匹的,你们把他们给我抓过来!”

    此刻在院子外看着的薛长海,就想上前动手。

    可是叶伟却拉了拉他,微笑的摇头。

    薛长海不由皱眉,可是下一刻发生的事,却让老人惊得张大了嘴。

    就赵倩一个人,就让这十几个人无法近身了。

    随随便便的出手,就让这些人飞了出去。

    博望也没想到,就在陵园边的一座小院子里,居然会有这样的高手。

    “马匹的!一群废物,还要老子亲自动手!”

    说着博望就要上前,而这个时候薛长海和叶伟才走进了院子。

    “年轻人的火气这么大可不好!”

    薛长海慢悠悠的从他身边走了过去,顺手还拍了拍博望的肩膀。

    可就是这一下,博望就感到膝盖一软,居然跪在了地上。

    “我草!”

    他吃惊的想要站起来,可是腿上使不出力气。

    叶伟在老爷子身边看的清楚,薛长海对力道的控制,已经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

    刚刚虽然是拍了博望的肩头,可是力道却是通过这里,传递到他的膝盖上。

    就是这一招,叶伟就自愧不如了。

    恐怕就算是极境的坤,也会自叹不如吧!毕竟武术里的力道可是很有讲究的,古人的确可以练到隔空伤人的。

    习武的人都知道,力达拳脚方可伤人,说的就是力道能达到想要击打对手的位置,才能给对手最大的有效伤害。

    而高手可以通过武器,将这种力道延展出去离开身体。

    之后再精进一步的话,就能做到不用武器,也能将力道延展出去,并做到伤人或者击杀。

    就像练剑的人常说的,手中无剑心中有剑的境界。

    意思其实就是,即便是手里没有剑,这人也能通过力道延展,达到他想要的离体力道,从而做到这个境界。

    一些看似很玄幻的东西,解释开来就是在某个方面做到了极致而已。

    而薛长海现在已经做到了借助任何东西,让力道达到他想要的位置。

    如果不是叶伟现在的境界颇高,他也不会看出这些奥妙。

    可是博望却不明白这些,他反而被激怒了。

    “去你娘的死老头,你对我做了什么,你知道老子是谁吗?”

    叶伟有心调侃,不由乐呵呵的说道。

    “你是谁啊?

    他孙子吗?

    或者是重孙……”“你!”

    博望被彻底激怒了,他对身边的李湘雯喊道。

    “湘雯叫你哥来,老子今天要灭了这里!”

    李湘雯可不是家族的核心成员,所以自幼学拳的他,只是学了个皮毛而已。

    而在燕京跟博望认识后,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有人敢这么对博望的。

    “你们死定了,博家在燕京可不是你们能得罪的!”

    先是放了句狠话,李湘雯这才给哥哥李湘林打去了电话!“哥,我们在景山被人欺负了,你快来吧!”

    李湘林正在马家,毕竟武林大会就要开始了。

    八极拳的六大家族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准备商量一些事情。

    其中很大程度上,就是商量他们家族里,这些到了适婚年龄的家伙,未来要娶谁家的女人,可以达到怎样的联姻效果。

    感情对他们来说,是结婚后能够一起生儿育女就行,至于所谓的爱,这些人从没想过。

    李湘林听到妹妹的话,皱眉起来。

    “是不是你惹事了,在燕京谁敢动博家!”

    李湘雯急了,“我没有!哎呀!哥哥你快来啊!就在景山下东北角的四合院里,对对……这里就这一座四合院!”

    李湘林听到妹妹这么说,看着在坐的几个人。

    “哥几个,有兴趣跟我过去吗?

    我妹夫被人欺负了!”

    作为六大家族的拳种子,他们一个个可都是,锻体之前所谓气息通达的阶段。

    可以说在这个圈子里,除非是一些意外锻体的人,他们就是最顶尖的一批人了。

    王战第一个跳了起来,“去!怎么不去,上次去中海,都没捞着出手,这次一定要看看,敢跟博家对着干的人是谁!”

    马河最近很郁闷,他在家族里听到传言,他可能要被取消拳种子的资格,而顶替他的是马犇。

    窝了一肚子火的他,急需要打一场来缓解心里的郁闷。

    “去!不过我先说明,这次如果我把人打死了,你们李家可要负责平事儿!”

    其实李湘林最近心里也不爽,自从中海回来后,爷爷李琦就对他很不满。

    反而是李忠受到了爷爷李琦的关注,不但如此李忠的实力也在突飞猛进,眼看就要威胁到他拳种子的地位了。

    要知道八极拳六大家族的拳种子,未来可是家主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他可不想被李忠取代,但是爷爷的态度决定了一切。

    所以李湘林想通过妹妹跟博家联姻,来稳固他拳种子的地位。

    所以这次他必须出手,其实在做的六个人,全是家族的拳种子。

    而这里唯一的女性刘玉琼,跟孙英殿是一对,两人就差举办婚礼了。

    在八极拳家族里,大家都知道现在的刘家和孙家,人丁都不多。

    所以两大家族可能在未来几年里,要报团取暖了。

    于是一行人五辆车,一路风驰电掣的,就到了景山。

    而在这过程里,叶伟让多多给薛长海行了拜师礼。

    只是薛长海在拜师期间不断的说,“教不了,真的不行,这小娃已经很厉害了!”

    不过他却没拒绝多多的拜师,之后更是一口一个“乖重孙”的喊着!可以看的出,老人是很喜欢多多的。

    毕竟孩子代表了未来,老人对孩子的喜爱是天性使然。

    至于院子里跪着的博望,他们却是没搭理。

    直到他们看到,院子里又出现了六个年轻人后,叶伟这才皱眉走了出去。

    “高手啊!”

    一进来,王战看到躺了一地的人,就调侃了一句。

    尤其是看到跪在地上的博望后,王战更是乐呵呵的说道。

    “博望,你也有吃瘪的时候啊!”

    博望瞪了王战一眼,想要站起来,可是刚用力膝盖就传来钻心的巨痛。

    “啊!你马屁啊!叫你们来不是稀落我的,给我废了他们!”

    众人闻言看去,一个老头、一个孩子、一个女人,唯一可能有点战斗力的年轻男人,看上去还有点眼熟。

    只是他们一时间想不起来,不过众人也没多想。

    李湘林此刻过来,想把博望扶起来,可是试了几次,博望的腿始终伸不直。

    无奈只能让他继续跪着了,只是李湘林却是有些兴奋起来。

    因为他嗅到了高手的味道,同样有这种反映的还有马河!“看来还真是高手啊!我说怎么敢跟博家动手,来的正好,小爷我正好找不到练手的!”

    马河说着带头走了出去,“唉……那个……”一开口他就懵了,不好意思的回头问道。

    “博望,你到这里来,想干什么啊!”

    “我要买这座院子,干!你就别问了,先给我把人废了,后面的事我自己谈!”

    马河尴尬的一笑,这才说道,“那个……开打吧!你们是一起上,还是一个个的上!”

    众人一脸的黑线,大家是真不知道,既然要直接开打,马河为啥还要多此一问。

    叶伟也是连连摇头,平淡的说道。

    “这里是私人住宅,请你们出去,否则我就报警了!”

    “报你马屁啊!”

    马河骂了一句就要冲过去,可就在这时一个孩子的声音想起。

    “大哥哥,你是来打架的吗?”

    众人低头看去,一个唇红齿白的孩子,站在了马河的面前。

    只见马河不耐烦的骂道,“小屁孩,大人打架,你滚一边去!”

    “可是……妈妈说,骂人是不对的,你骂人了是要打屁股的!”

    多多倔强的说着,站在马河面前毫不退缩。

    “马匹的!别以为你是孩子,我就不敢打你!”

    说着他抬脚向多多踹了过去,众人都是一惊。

    刘玉琼更是喊道,“停手!”

    可是一切都晚了,几个人也都闭上了眼。

    “你还骂人,打屁股!”

    啪!一声响亮的耳光声,没有闭眼的人看到,多多突然高高跳起,给了马河一巴掌,而且是打在了脸上。

    而马河的一脚也踹空了,直接来了个劈叉!“我草!小屁孩你找死!”

    “还骂人!”

    多多不由分说的,又给了马河两巴掌。

    众人都懵了,都以为马河让着多多。

    可只有马河知道,这小鬼的速度太快了。

    他倒是想还手,可他根本反应不过来。

    “不能骂人,这是妈妈说的,你这么大了怎么还不懂啊!这道理我都懂!”

    看着多多戏耍马河,叶伟只是笑眯眯的。

    薛长海更是笑的见眉不见眼的,对这个“乖重孙”很是满意!“小鬼,你找死,我杀了你!”

    说着他一把抓住了多多的胳膊,他是真的下了狠手。

    可是抓住多多的手之后,他就看到一个小小的巴掌,在眼前越来越大。

    啪!又是一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他脸上,这一下多多用上了力道。

    马河觉得嘴里的牙都松了,头也一阵阵的发晕。

    “你弄疼我了!”

    多多带着哭腔喊道,而后他小小的身子居然盘在了马河的抓着他的胳膊上。

    然后在众人错愕的目光中,多多给马河来了个标准的十字固。

    咔嚓!马河紧跟着一声惨叫,他的胳膊被多多掰断了!剧痛让他松开了手,多多这才爬起来,哭着跑了回去。

    “妈妈,他们欺负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