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93章 这个盛世
    叶伟看着博少,笑着说道。

    “走了,你的价格不合适,这刀我不卖了!”

    说着叶伟大步的向赵崇岳的方向走去,而多多快跑几步一把拿起霜雪游龙追了上去。

    “老爸,给你!”

    叶伟转身一把接过刀,顺手将多多抱在了怀里。

    赵倩看着他们走远,默默的走过马路回到柳君如身边。

    “妈、妹咱们去车上等他们!”

    而刘辉却追了上去,喊道,“嘿,我的刀,你不能把我的刀拿走啊!”

    博少脸色阴沉,而此刻的杨祝脸色也不好看,冷冷的看了博少一眼也跟了上去。

    博少不死心,看着他们离开方向,也快步跟了上去。

    只是没有人注意,地上那堆青铜甗的碎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人收走了。

    景山烈士陵园里,绿树茵茵的小路上,薛长海推着三轮车,缓步向上走着。

    “兄弟们,我来了!唉……今天我来晚了,对不住啊!”

    一阵风吹过,周围的树林里发出“哗哗”的声音,像是有人在回应薛长海。

    “唉唉,知道你们等着急了,不过今天你看我把谁带来了!崇岳,就是那个在老山粘着我,跟我学拳的小子!哈哈,没错!他也老了,当年的他也跟你们一样年轻,岁月不饶人啊!”

    赵崇岳、叶伟抱着多多,一行人跟在老人身后,神情肃穆的走在这里。

    刘辉喋喋不休的跟在他们身后,“不是,那个谁!你把我的刀给我啊!那可是我家祖传的,你不能拿走!你要是想要,我也不要五十亿,你给我三十亿也行!说个话啊!嗨,你听到了吗?”

    刘辉急了快走几步,想着拦住叶伟他们。

    可是他加快了脚步也不行,怎么也追不上叶伟。

    此刻刘辉在发现,这些人看似速度不快,可想要追上他们根本不可能。

    “都是高人啊!”

    刘辉嘀咕着,再次加快脚步。

    不过他此刻想到,走在最前面的薛长海,在他看来这就是个普通而老头啊!可就是薛长海这个老头,刘辉也是追不上。

    也就是说,如果叶伟他们不出现,就他自己也不是这个耄耋之年老者的对手。

    现今社会没有人是傻子,刘辉也不是,所以他意识到了自己做错了什么。

    于是他不说话了,而是默默的跟在后面。

    在刘辉的身后跟着的是博少,以及他的十几个手下。

    很快一行人到了景山山顶位置,从这里看下去,一座座的墓碑密密麻麻的。

    众人几乎是同一时刻登顶的,而最后跟上来的是杨祝。

    他不是习武之人,如果不是身后的秘书扶着,估计还要等一段时间才能上来。

    薛长海看着下方的山林,问道。

    “知道这里有多人吗?”

    赵崇岳很恭敬的说道,“档案馆里记载而,这里全部是一级战斗英雄和将军的墓地,一共十六万人!”

    “十六万人……这只是那些人中一部分啊!”

    薛长海叹息一声说道,“我们军人为了这个国家,付出的不只是生命,还有他背后的整个家族。

    十六万人就是十六万个家族,这是多少人啊!”

    说着薛长海从车斗里拿出两瓶酒缓缓的拧开,开始边走边倒酒,围着山顶走了一圈。

    “老兄弟们,起来喝酒啦!这次是西凤酒,关西省的名酒……有关西省的兄弟应一声啊!”

    呼呼……很神奇的一阵阵的大风挂了起来,从瓶口里飘出去的酒水,在空中飘散缓缓的落向更远的地方。

    叶伟看着这一幕,也觉得很神奇,好像这里安葬的英烈,真的有感应一样。

    薛长海说的每句话,都能得到回应!两瓶酒倒完,正好围着山顶走了一圈,薛长海坐在三轮车上看着这里!“我快跟你们相聚了,老兄弟们等着我啊!”

    老人说这番话的时候,脸上带着笑容。

    “我知道,你们不让我死,就是为了让我没事儿了,给你们送酒喝的,是吧!”

    薛长海的声音洪亮,这句话在山间回荡着。

    这一幕落在赵崇岳眼中,让他的眼泪止不住的流了下来。

    在这里没有人敢乱说话,最后一行人跟在薛长海身后向山下走去。

    就在路过半山腰的纪念碑时,众人看到一群膀大腰圆的汉子,统一带着白色的围巾,排着整齐的队伍在纪念碑前站定。

    带头的汉子大喊一声,“鲁东省砀山大洪拳传人刘长河,带领刘家子弟,祭拜英烈!”

    叶伟听到这人自报姓名后,也是微微吃惊。

    去万国岛之前的那次鲁东之行,让他对刘长河有很深的印象。

    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遇到,而看着这一行人大概有五十多,整整齐齐的样子颇为震撼。

    “一百零八拜,起!”

    刘长河口中喊出这个后,叶伟居然没忍住,主动的来到人群最后,学着他们的样子叩拜起来。

    赵崇岳对这个很熟悉,这是流传在中原地带的一种礼仪。

    而薛长海看到这一幕,站在那里愣愣的看了好长时间。

    刘辉满脸的不屑,想要讥讽两句的他,看到其他人肃穆的样子,直接闭嘴了。

    杨祝本身也是鲁东人,对于这套他也是会的,只是他现在的身份,不允许他这么做。

    可就是看着这一幕,杨祝内心却已经澎湃起来。

    不忘英烈的后人,现在不多见了。

    其实这些英烈不希望后人们,能记住他们的名字,这些英烈要的是对他们付出的肯定。

    有些时候忘却也是一种记忆,而这种跪拜是对他们最好的祭奠。

    博少其实也还动容,在他很小的时候,曾经看到爷爷这么祭拜过祖先。

    而现在这种祭拜,更多的是鞠躬,已经很少有人磕头了。

    一百零八拜的时间很长,大概半个小时才完成。

    叶伟在最后一拜结束后,就快速的离开了,刘长河并没发现他。

    “鲁东砀山刘长河在此应诺,此后数年我等每年都会来祭拜!”

    说完刘长河对着纪念碑,再次拱手叩头,而后带人离开了。

    数十人的祭拜,场面还是很宏大的!而且现场的人表情肃穆,没有嬉闹的,这是很少见的。

    每年清明前后,都会有学校组织参观烈士陵园的活动,只是那些人都是走过场。

    其中嬉闹的人不在少数,在很多人看来,就这些人像是来郊游的。

    薛长海不止一次的看过这样的活动,每次他都会站在一边大骂。

    但是那些人只当他是疯子,可是他心里的痛谁能知道。

    “这个盛世如你们所愿,兄弟们还有人没忘了我们!”

    薛长海这么说着,突然对着纪念碑单膝跪地,“老兄弟们,老哥哥快等不及要去找你们了,不过我还想多看几次这样的。

    这些后生是好样的!”

    赵崇岳也单膝跪地,一把扶住了他,良久他们才站了起来。

    一直到他们都走出来,薛长海推着三轮车,对赵崇岳说道。

    “崇岳回去了,我也该走了,你别送了!”

    说着老人就怎么推着三轮车走了,依旧是佝偻的身子,破旧的老式军服。

    可是这一刻,在叶伟心里却是感到无比的震撼。

    杨祝更是激动,此刻他对身边的秘书说道。

    “回去后给我好好的查!这种国之柱石,为什么没有记录在案,这么多年了就没有人上报吗?

    给我查!我倒要看看,到底是谁的失职,一定要跟我严惩!”

    而后杨祝跟赵崇岳在此道歉,就立刻了。

    赵崇岳拉着多多的手,向自家的车队走去。

    此刻刘辉这才说道,“哥们,刀!我的刀,你看……”叶伟看了看手里的刀,笑了。

    “明天去王府街的景王府找我,我叫叶伟!钱的问题,咱们到时候再说!”

    刘辉却有点不依不饶的,“不是!我承认我对老人玩那套是不地道,可我那也是生活所迫。

    您看……这刀我也不说几个亿了,一千万……就一千万,这够意思了吧!”

    他是看出来了,他今天犯了忌讳了,如果再急赤白脸的漫天要价,对方很有可能一分钱也不给他。

    而他在燕京也不是什么大人物,到时候就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了。

    但是赔本的买卖他是不做的,如果叶伟连一千万也不给他,那他就撕破脸面,跟丫的死磕!不过叶伟却显得很意外,其实他想给刘辉的要比他要的多太多了。

    可是这家伙既然这么说,他叶伟也不是有钱没地方花的人。

    于是叶伟很爽快的答应下来,钱也很快到位了。

    当刘辉看着自己银行卡上的八位数,一时间觉的很不真实。

    而此刻叶伟已经走了,刘辉看着银行卡里的钱,不由给了自己一巴掌,而后癫狂的大笑起来。

    “哈哈,老子发财了,发财了!”

    博少却有些郁闷了,叶伟的那把刀让他很是牵挂,总想弄到手。

    不过他不着急,毕竟在燕京,他有办法让叶伟把到交出来。

    他看着刘辉因为一千万癫狂的样子,不由的暗骂一句,“没出息的东西!”

    叶伟跟赵崇岳一起坐车到了宫廷玉宴,所有人都在等他们。

    偌大的奢华包间里坐满了人,赵崇岳笑盈盈的走了进来。

    “抱歉了,遇到了个老朋友,耽误了一些时间!”

    赵崇山看着他,问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赵崇岳闻言看向赵永洪,问道,“永洪。

    燕京有多少位国之柱石啊?”

    这个问题很突兀,赵永洪沉思了一下,还是说道。

    “伯伯,这里燕京还在世的国之柱石,一共有二十位!”

    “不对吧!”

    赵崇岳闻言笑眯眯的说道,“应该是二十一位,甚至还有可能更多!”

    “不可能,国之柱石是拿了第一军团英勇徽章的军人。

    这枚徽章一共才五十多人有,其中大部分都病逝了,怎么可能……”赵永洪说着,脸色就变了。

    “难道,今天在陵园门口的老人……”这下他坐不住了,豁然起身,告罪一声离开了。

    他知道事情的严重性,他和杨祝搭班子,实际上也是竞争关系。

    所以他明白这种事情的利害,而赵崇山对赵永洪的表现,也很不满意。

    冷着脸看他离开后,他才说道,“大哥有个好学生啊!”

    “你说杨祝吗?

    一般了!”

    老爷子笑着看向了叶伟,只是叶伟现在的脸色很难看。

    他接到了杨祝的电话,杨祝派人找到了薛长海老爷子,只是老爷子已经晕倒在家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