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92章 国之柱石
    “刀是我的,博少您开个价,合适我给你了!”

    刘辉急忙说道,而叶伟却是似笑非笑的看着。

    他能看出这位博少可不是普通人,虽然他看上去很儒雅,可是身上是有功夫的。

    博少看着地上的刀,先是微微皱眉,而后说道。

    “你的?

    那你拿过来给我看看!”

    刘辉闻言为难了,尴尬的说道。

    “这……博少,说实话我拿不动啊!”

    “拿不动,你怎么证明是你的?”

    “话可不能这么说,这刀真是我的,至少有一半是我,就是你看过的那把武士刀,就在里面!”

    博少闻言眼睛就是一亮,“霜雪牡丹动长安,水龙长吟惊中华。”

    他的话声音很小,可是叶伟却听的清楚。

    “我看这把刀没人能拿的起来,要不这样谁能拿的起来,这刀就是谁的。”

    博少自信的说道,同时看向周围的人。

    “现场所有人的都有份,只要能拿得动,刀就是谁的!”

    他很自信,因为传说中,名刀名剑可不是普通人能拿起来的。

    所谓刀剑有灵,只有得到刀剑认可的人,才能拿的起来。

    而他可是淬体习武境界,力气可不是普通人能比。

    就连家里的爷爷都说,国内武术界里,能达到淬体的人有他这么年轻的几乎没有。

    所以他很自信,这里没有人能拿起来。

    而他不去第一个拿,其实也是怕自己拿不动。

    同时他也信刀剑有灵,希望这把名刀看看,现场没人能配得上他,能配得上这把刀的人只有他。

    实际上,想要拿起这把刀,其实也很简单。

    这就像之前的八部众拿不起木麒麟,这把霜雪游龙也是如此。

    拿刀的人拨必须是用意不用力,方能举重若轻的拿起这把刀。

    否则纵然你有千斤巨力,也不可能拿起来。

    不过周围的人也都跃跃欲试的,于是很快就人上来尝试。

    结果就是,看上去只是用刀剑立在马路上的刀,却没有人拿的起来。

    甚至于让刀动一动都做不到,很快不少人面带困惑的离开了。

    最后博少看向了叶伟,“你不来试试吗?”

    叶伟笑着说道,“刀本来就是我的,我自然能拿起来,这个机会还是给你吧!”

    博少惊疑的看着叶伟,突然笑了。

    “你的口气还真不小,不过我的话跟你一样,这刀是我的,自然能拿的起来,还是你来吧!”

    不过就的这个时候,多多稚嫩的声音响起。

    “爸爸,我能试试吗?”

    叶伟看着多多,说实话现在多多还不如这把刀高呢?

    不过说实话多多还真能拿起来。

    “你呀!还没刀高呢!”

    多多却是不依,挣扎着从赵倩身下来,跑到那刀边看了看周围说道。

    “你们大人都是笨蛋吗?

    这把刀很轻的!”

    这话一出周围人发出了善意的微笑,他们都觉的小孩子什么都不懂。

    他们可是用尽了全力,这刀都纹丝不动的。

    一个孩子怎么可能……只是下一刻所有人的脑子都是一片空白,因为多多拿起来了。

    不但如此多多拿着这把刀,就像是没有重量一样,笑嘻嘻的挥舞着。

    “等等!”

    博少大喝一声,“小家伙,你把刀放下!”

    多多疑惑的看着博少,又看看叶伟这才把刀重新立在了地上。

    博少惊疑不定的看着多多,慢慢的走到了这把刀前面。

    手慢慢的握在了刀柄上,只见他深吸了口气,猛的用力!刀纹丝不动!此刻博少才明白,这是怎样的一种牢固。

    他有种感觉,这倒就像是长在地上一样,他用的力气越大越是拿不起来。

    而且他有种感觉,越是用力刀越是牢固,可是不用力的话,他依旧不能拿起这把刀。

    惊疑不定的他,看着面前的这把刀,脸色越发难看起来。

    不过越是这样,博少越是想拿到这把刀。

    “说吧!这把刀你打算怎么卖,我要了!”

    叶伟听他这么说,抱着膀子笑眯眯的说道。

    “你先说个价,合适我就给你了!”

    博少神情严肃的说道,“五个亿!”

    刘辉闻言直接跳了起来,对着叶伟喊道,“唉,不少了!等拿了钱,你分我一半,那里面可是有我一把刀呢!”

    只是叶伟没搭理他,而是笑着说道。

    “这里面有我的一把刀,当初拍卖的时候,我是花了二十亿买下的。

    按规矩说,宝刀不成双,成双刀无价!这把刀现在而价值,我要五十亿!”

    博少闻言嘴角有点抽,阴着脸看向叶伟。

    “你口气可真大,五十亿!你知道五十亿是多少吗?”

    “五十亿很多吗?

    唉,不多了!我点火取暖就烧了二十亿,随便买了条街就花了九百亿,这点钱就是我的零花!”

    博少闻言不怒反笑,“哈哈哈,你他骂的不吹牛会死吗?

    这把刀我最多出到十个亿,你就知足吧!”

    “卖了卖了,这个价合适!这样我能分五个亿啊!哈哈哈……那个谁……答应吧!”

    刘辉兴奋的不行,他已经开始幻象自己拿到钱后,花天酒地的样子了。

    只是叶伟却是说道,“你信不信,就这把刀,我只要丢到拍卖会上,百亿是最低成交价!”

    博少却是冷冷一笑,说道,“我信!我当然会信,可是你们今天走的了吗?”

    说着他身后的十几人走了出来,一个个凶神恶煞的。

    “干什么呢?

    一个个聚在这里!”

    一名穿着安保制服的胖子走了过来,这人是市政规划局的第一小队的队长,耿胖子!他挤进人群后,一眼看到地上的刀后,不由轻蔑的一笑说道。

    “搞什么?

    杨志卖刀吗?

    都他娘的给我散了,这把刀我们暂时没收。”

    说着他就要拿走,可是抓着刀柄的他,却没把刀拿起来。

    “我草!这么邪门,你们都给我过来!”

    于是几名队员跑了过来,六七个人七手八脚的忙了好一阵,刀却是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最后满头大汗的他,骂咧咧的看着这把刀。

    “妈的!既然拿不走,我就砸了它!”

    说着有队员送来一把大锤,耿胖子抡起锤就砸了下去。

    只是大锤的锤头从刀刃上一闪而过,而后就看到锤头被整体的一分为二。

    切面更是光滑如镜,耿胖子看到后倒吸凉气,去心却更是不服了。

    “拿切割机来!”

    路对面赵永洪黑着脸看着这一幕,赵崇山的脸色更难看。

    “这就是你带的兵,窝囊不说,怎么看着没有一个像好人的!”

    对于赵崇山这种正派的说法,赵永洪有心反驳。

    可是一想到赵崇山以前说过的,正派是富豪必要的掩饰。

    如果在外人面前你连这个都懒得掩饰,是受不住拥有的财富的!想明白了这点,赵永洪似乎明白了什么。

    可是还不等他动作,对面的情况在此发生变化。

    杨祝突然出现,一下子让现场的气氛变了。

    “耿胖子,你在这里干什么?”

    耿胖子本来就恼火,听到有人叫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他吗的,谁啊!哎呀,杨首府……是您啊!”

    博少看到杨祝出现,也非常意外,于是恭敬的上前。

    “杨叔叔!”

    “博少啊!你怎么在这儿,你爷爷还好吗?”

    杨祝看着他,也只是笑了笑。

    “他很好,经常提起你呢!”

    “嗯!”

    杨祝应了一声,而后快步来到赵崇岳面前。

    “老师,我来晚了!”

    众人看到杨首府的这个态度,当场懵掉的不在少数。

    而赵崇岳依旧黑着脸,他把薛长海让了出来,阴着脸说道。

    “你看看!你首府就是这么当的,你可知道他是怎样的一位存在吧!”

    杨祝起初没反应过来,可是定睛落在了老人胸前徽章上后,杨祝就感到双腿发软啊!“第一团英勇徽章、爱国牺牲徽章、大贡献徽章、荣誉勋章!还有这是……立国者勋……勋章……这……这……”杨祝每说出一枚徽章,他额头的冷汗就多一分。

    因为能拥有这么多顶级徽章和勋章的人,在国内除了是大将军衔的存在,同时也是被上面追授为国之柱石称号的大人物。

    任何一位这样的人物,是要受到地方上特殊关照的。

    可是杨祝在燕京做了三年首府了,却不认识眼前这位国之柱石!这是他的失职,如果被竞争对手知道了,完全可以发起对他的问责!“老师,我……我错了!”

    可是薛长海却是一摆手,“崇岳啊!小题大做了,我这样已经十几年了,不是燕京首府不知道,是我没想拥什么特权。

    我的兄弟都在这里,我就是想在这里陪着他们,每天找他们喝喝酒。

    你看看这身军装还是当年战场上穿的,我不是没有新衣服,可是我只要穿上这个,才觉得自己还活着!”

    说着老人握了握赵崇岳的手,又摸了摸胸口的徽章说道。

    “淮河大决战、黄泛混战、颚湘渡江战、逐美护国战、老山反击战,一场场的丈打下来,在我身边倒下的兄弟们,足足有五万啊!每一次我都是尖刀连,一场大战下来,我带上去的尖刀连至少是五个。

    可是每次都是他们都死了,可我还活着!我想死啊!你们不知道,每次看着比我年轻的士兵倒下,我心里的那种痛,没人能理解!大战结束,我送他们的骨灰回家,总能看到有些母亲看到儿子的骨灰后,当场疯掉的!这个时代来的不容易啊!可是我们守护的这些后代,现在是怎么了……”说道最后薛长海声音弱了下来,他推起了三轮车,整理了一下车斗里的东西。

    “我走了……老哥几个等急了……说好的陪他们喝酒的……”佝偻的身子,破旧的三轮车,远远的看去,这就是个拾荒的老头。

    可是谁能知道,他为这个国家做了这么多贡献,到了正年纪却还怕给别人添麻烦。

    而他一心想着的,就是去陪那些已经牺牲的老兄弟,在薛长海的世界里,战争从未远去。

    赵崇岳怒瞪了杨祝一眼,骂道,“你就是这样当首府的吗!”

    而后他大步的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