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91章 青铜甗
    就在刘辉打电话的时候,他趴在马路上看着面前的立着的这把刀。

    刀尖点在地上,整个刀身立在那里,可是任凭他怎么用力,刀就是岿然不动。

    叶伟就这么冷冷的看着,赵倩抱着多多来到叶伟身边。

    “怎么了?”

    叶伟回头看了一眼老爷子,说道,“爷爷好像遇到他的老班长了,不过这家伙似乎在碰瓷,想讹爷爷的老班长。”

    赵倩看向衣衫褴褛的薛长海,笑骂道。

    “你有没有正形,就这老爷子身上的东西能值几个钱,对方不是眼瞎了吧!”

    叶伟却是狡黠的一笑,说道,“他可没眼瞎,就老爷子胸前的那些徽章,随便拿出来一枚,都是价值连城的货色。

    那些可都是无价之宝,眼前这家伙不可能不知道!”

    叶伟从一开始就在观察刘辉,这家伙虽然叫嚣的厉害,可是却不敢动手打对方。

    显然他不是那种混不吝的混蛋,而是有目的故意设套薛长海的。

    目的就是薛长海的那些徽章,至于徽章的价值,他显然很清楚。

    不过对于刘辉拿出来吓唬人那把刀,显然他并不知道真实的价值。

    只不过叶伟和赵崇岳,对唐刀都有研究。

    尤其是霜雪牡丹,对刘辉的那把刀有了明显的感应,以及后来发生的种种,叶伟断定了刀的身份。

    这就是与霜雪牡丹齐名唐代名刀水龙刀,据说这把刀是所有武士刀的前身。

    因为水龙刀月牙一样的刀身,据说是武士刀最初的原型。

    而水龙刀在倭国还有个非常著名的名字,那就是草雉剑。

    在倭国草雉剑是镇国重宝之一,而且从不对外展示。

    不过在民间流传着草雉剑的铸造年代,大概就是一千多年前,而这跟水龙刀和霜雪牡丹的铸造时间是吻合的。

    之前叶伟在凑齐了五行刀后,就一直有个疑问。

    那就是金木水火土里,为什么水是用霜雪牡丹表示的。

    现在想来,应该是代表水的刀有两把,一把是霜雪牡丹代表的是冰。

    而另一把就是水龙剑了,代表的是液态的水。

    并且两把刀是可以组合在一起的,所以眼前这把霜雪游龙就能够解释了。

    庚金刀、木麒麟、霜雪牡丹和水龙刀、赤炎火鸾、垚天刀,这六把刀可以合成一把巨大的五行刀。

    但是叶伟觉得在古代,五行刀应该不是用于战场的武器,而更像是一种礼器。

    不过叶伟现在不想这么多,因为他听到刘辉对着电话说的一些话。

    “博少真的跟你说的一样,我的那把刀是一把组合刀,嗯嗯……可是我现在拿不走啊!真的……我拍给你看,太诡异了!我想买下来,嗯……你要来看看,可以!贵!这能有多贵,你先来这里就我自己,他们的人到是不少,来吧!当给我架势了!”

    挂了电话,刘辉大咧咧的笑着,一脸的无赖样。

    “唉,两个老头,你们想好了吗?

    我的铜鼎可不能就这么坏了,一口价二十万!当然你们没那么多钱也没事,那个老头……你那么多徽章,全给我就是了,我虽然吃点亏,也无所谓了!”

    赵崇山站在远处没过来,跟身边的赵永洪说道。

    “在燕京怎么还有这样的老头,也太影响市容市貌了吧!”

    赵永洪看着老人不由的皱眉起来,于是拿起电话打了出去。

    市政规划局,是燕京管理城市规划和市容的部门,赵永洪是主要负责人。

    一个电话过后,赵永洪对父亲说道。

    “爸,好了!这件事很快就有人来处理,咱们上车吧!”

    “不!看着,你要知道,你的这位伯伯可不简单,你应该知道他的手段!”

    赵永洪闻言不屑的说道,“他是当过中海首府,可这里是燕京,他还不至于在这里也能……”赵崇山却说道,“别太小看人,毕竟我们可是双胞胎兄弟,虽然这么多年没见过他了,可是他的手段我还是能想到一些的。

    一会儿你给我看清楚!”

    而赵永清和赵永善也在路对面笑着,这件事对他们来说,就是个热闹。

    在他们看来,赵崇岳老爷子,估计要花钱平事儿了。

    而这可不是他们第一次看到这种情况了,以往几年拜寿的时候,他们可是遇到过好几次的。

    “又来了!前年拜寿的时候,我们带过去的寿礼,全被这位老爷子送给环卫工了。

    哎,这老爷子真当自己是慈善家了!”

    赵泰这么说着,赵勇也跟着附和。

    “人家就是慈善家,别忘了去年的寿宴,人家在寿宴的当天,不但成立了慈善基金,还一口气捐了一个多亿呢!”

    两人口中的嘲讽意味不言而喻,这落在赵崇山的耳中,却是吃惊不小。

    毕竟崇岳九州慈善基金的名字,知道的人可不多。

    如果不是他们说,赵崇山还不知道呢!“这些徽章抵二十万,你小子的口气真大啊!”

    赵崇岳冷冷的看向刘辉,扶着薛长海阴着脸说道,同时看向了三轮车下碎了的青铜器。

    “这就是你说的青铜鼎吗?”

    “是!老爷子看你的衣着,应该能懂点,要不您来评评,这个值多少?”

    刘辉的手扶在霜雪游龙的刀柄上,故作潇洒的说道。

    “我看?

    如果这是青铜鼎,那就是春秋战国之前的东西,是不能在市场上流通的文物,你居然进行买卖。

    所以根据法律,你要被判刑的。

    而且你还损坏了文物,那罪加一等,估计能判个十年吧!”

    赵崇岳的这番话,让刘辉没噎死。

    “你吗啊!老不死的给你脸了,在这里跟我普法呢?

    你当你是谁,我跟你说老子就是买卖了,怎么了?

    你想让我坐牢啊!打电话报警啊!你看看警察来了向着谁,呸!你个外来户!”

    赵崇岳冷眼看着他,不想做口舌之争。

    而叶伟走了过去,拿起地上的碎片,只是看了一眼就笑了。

    “这不是青铜鼎,估计你也没花多少钱,目的是为了讹这位老爷子的徽章吧!”

    刘辉没想到叶伟这么直接的说出来,但却并不在意的说道。

    “是又怎么样?

    古董无价我说是多少就是多少,并且这就是他弄坏的……这钱还是要陪的!”

    叶伟冷笑着反复看了看手里的东西,继续说道。

    “是!你说的是不错,估计你买这个的时候,也没花几个钱,不过你和买东西人都走眼了。

    这虽然不是青铜鼎,可是比鼎更值钱。

    它叫青铜甗,是商朝之前的青铜器,目前出土的并不多。

    而你这个居然还是真的,如果你能拿到拍卖行上拍,估计打底要两个亿!”

    叶伟的话说的言之凿凿,让刘辉一愣愣的。

    而叶伟是怎么知道的呢?

    因为青铜甗是一种古代巫医祭祀的工具,也是巫医熬药的工具。

    不过在商朝时期,青铜甗更多的用途是煮人头!学习古国医的人,大部分都认识这个东西。

    正如叶伟说的,真正存世的不多,如果东西是真的话,还真的能卖到叶伟说的价格。

    刘辉一脸的懵逼,不信的说道。

    “你丫的唬我呢?

    我两百块买的东西,能值两个亿……他吗的,真要是这样我还碰瓷干什么,我……”说道最后他发现自己说漏嘴了,心虚的看看周围,继而冷笑着骂道。

    “娘的,差点被你忽悠了,别打岔赔钱,不然把徽章给我!我告诉你们,我兄弟快来了,等他们到了这事儿可就不是这个谈法了!”

    叶伟却不打理他的话,而是拿着碎片继续说道。

    “这个东西整体呈葫芦形,器形有两个篮球大小,顶有双耳下有三足。

    而正常的青铜鼎,是顶有双耳下有四足。

    不过青铜甗跟青铜鼎一样,有铭文的价值会非常高。”

    说着叶伟在地上的碎片里扒拉了一会儿,捡出了几块碎片,上面还真的有铭文。

    “你看这不是铭文吗?

    而且这个铭文,还是真的……唉,可惜了……”“我草!不是吧!”

    刘辉终于变了脸色,他刚刚说的是实话,这个青铜器他还真没花几个钱。

    就连老板都说,这东西不值钱,想要看着给。

    现在刘辉看着地上的碎片,有给自己两巴掌的冲动。

    “等等!”

    不过刘辉可不是傻子,他似笑非笑的说道。

    “差点就被你忽悠了,这个东西值不值钱不是你说了算的。

    我说了这个东西碎了,我就要那个老头陪我。

    我就说实话吧!我就是为了那些徽章来的,你们要是乖乖的给我,那是最好的。

    如果不给……”刘辉说着对身后喊道,“博少,咱们的人都来了吧!”

    说话见,一名看上去很儒雅的帅哥,带着十几个打手模样的人出现了。

    “刘辉你小子办事,怎么老是这样!这么几个徽章你都搞不定,以后还能干什么?”

    刘辉赔笑着,点头哈腰的说道。

    “博少您不知道,我差点就成了。

    可是这半路杀出来几个不长眼的家伙,所以……”不等他说完,叶伟看了看时间说道。

    “唉,你省省吧!就这个青铜甗的碎片,五百万我要了。

    至于你让这位老人赔偿的事情,就算了吧!”

    赵倩以为叶伟之前是胡说的,怎么也没想到叶伟真的要买,不免吃惊的说道。

    “你有钱没地方花了吧!”

    而叶伟却对赵倩眨眨眼,继续说道。

    “卖不卖?

    我说……就老爷子的这些徽章,你拿到拍卖市场上,顶天也就是这个价,我给的不少了!”

    博少有点意外,其实他要这些徽章,并不是为了钱,而是因为他爷爷想要。

    博家在燕京的地下世界,是一股隐秘的存在,就连千年俱乐部也会礼让几分。

    “五百万,这个东西值怎么多钱?”

    不过刘辉眼珠子一转,说道,“博少,先不说这个,您这边看,这把刀……可是好东西啊!可惜我拿不走,您看……”博少看着立在那里的霜雪游龙,又看向了叶伟。

    “这刀是你的吗?

    准备怎么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