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90章
    老旧的军服上打着补丁,在这个年代能看到这样的装扮是很罕见的。

    而这位老人的年龄,也让从陵园里出来的赵家人吃惊。

    老人瘦小的身子,脸上大片的老人斑,说明年龄至少在85岁之上。

    而此刻老人正跟个年轻人吵架,这吸引了不少路过的人。

    “你个死老头,知道这是什么吗?

    这是鼎,在古代可是国之重器,我啊!跟你说不着……现在赔钱,十万块!不然你就别走了,你也别想用碰瓷那套,小爷我不吃那套!”

    “你说甚!碰瓷,我老汉碰瓷你个后生……”老人虽年老可是精神头十足,胸前挂着的几枚徽章,虽然不是很起眼。

    但是曾经是军人的赵崇岳却站住了,他死死的盯着老人衣服上的徽章。

    叶伟注意到了赵崇岳的异常,“爷爷……怎么了?”

    “那是第一军团英勇徽章,开国初期和那次反击战,一共就颁发了五十枚,在世的每一位都是大将军衔。”

    叶伟诧异的看向老人,他是通过国医的方法去看的。

    的确老人身上有战争的伤痕,而且看老人不自觉颤抖的手,可以知道老人身体里还有弹片没取出!刘辉觉得自己很倒霉,刚刚从不远处的古玩街出来,新买的一件青铜器就摔了。

    还被个老头的三轮车给轧了,十几万的东西就这么一文不值了。

    可是眼前的老头还挺牛气,刘辉想要点赔偿,结果被这老头怼了一顿!“老家伙,你让你家孩子过来,我跟你说不着,我也是有素质的人!”

    “我没孩子!”

    老人脸色一暗说道,“十万块……就这个东西,值十万块?

    这不就是以前的夜壶吗?

    就这个我家里就有,你要不嫌臭我送你个!”

    “嘿,老不死的,你骂谁呢?

    我都说了这是鼎是礼器,是……你他吗的,你个老疯子……”刘辉是真的起到了,骂骂咧咧的。

    “要不是他吗的,看你是个老头,换个年轻人,看我不揍死他!”

    而他看到了老人身上的那枚徽章,觉的这还算个老物件,转身伸手就拽了下来。

    “死老头你弄坏了我的鼎,就把这个押在这里,等你拿钱来我再给你!”

    刘辉看着手里的徽章,轻轻的一擦,还别说品相还不错。

    老人猝不及防的被拿走了徽章顿时怒了,“小子还给我,现在马上!”

    “去你的,拿钱来,不然这东西就是我的了!”

    刘辉笑意盈盈的看着手里的徽章,还真是个不错的东西,不知道值不值钱。

    可是老人却不答应了,颤巍巍的来的刘辉身后,伸手就要抢回来了。

    刘辉没想到老人会动手抢,于是下意识的一胳膊肘,将老人打倒在地!“麻批的!你丫的,不去给老子在准备钱,还想抢东西……怎么没摔死你!”

    此刻赵家的其他人,已经上车了。

    只有叶伟和赵崇岳在外面,当看到老人被推倒后,赵崇岳大步的走了过去。

    “我没事……那徽章他不能拿,小屁孩什么都不懂,那徽章是几千人的命换来的,不是什么人都能拿的!”

    赵崇岳看着老人的脸,听着老人的话双眼已经红了。

    “唉,这不是你家人吗?

    怎么样……钱带来了吗?”

    刘辉看着赵崇岳笑眯眯的说道,同时爱不释手的看着手里的徽章。

    “嘿,这东西挺好,老头你把这个给我,再给我十万块钱,咱们就两清了!”

    他觉得这样是算是他吃亏了,不过手里落了这么个徽章,也是不错的。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赵崇岳带着怒意的声音响起,一把抓住了刘辉的手,把徽章抢了过来。

    “这个徽章可不是你能拥有的,就你这样的小辈,看到这枚徽章可是要磕头的!”

    “你他骂的松开,我不不打老人,你别逼我……我……哎呀……”赵崇岳可是学过叶伟教的修炼之法,虽然是精简过的,但是效果是非常好的。

    所以他的体力,一点不输中年人。

    “老团长,您的徽章!”

    赵崇岳说这立正,站在老人面前敬礼说道。

    “第一团机摩旅4连连长赵崇岳,见过老团长!”

    老人闻言缓缓的抬头看去,不由眼睛一亮说道。

    “赵崇岳?

    老山那个跟在我后面,闹着要学拳的小子……”赵崇岳闻言身体不由一晃,不可思议的看着对方。

    “薛班长……薛长海!”

    “是啊!小子你也老了啊!”

    薛长海艰难的站了起来,拿过那枚徽章,低头看了看说道。

    “有它在第一团就在,这里面住着第一团所有的兄弟,一共四千六百八十二人,其中老山一战阵亡一千五百六十三人!”

    赵崇岳没想到在这里遇到老班长,显得很激动。

    “薛班长,你现在过的怎么样,身体还好吗?”

    “他妈的,两个老不死的,找死的吗?

    我是受害者,我的东西被你们给轧了,拿你们的徽章怎么了。

    你们也不打听一下,我刘辉在古玩街上的名号。

    我能看上你的东西,是你的荣幸,别给脸不要脸!”

    刘辉终于没了耐心了,十几万的铜鼎,就这么成了废铁,开什么玩笑。

    “我现在明说,今天没有二十万,你们谁也别想走。”

    叶伟就在一边看着,他是想上前。

    可是看到老爷子的样子,他还是止住了脚步。

    只见老爷子转身,对着第一团英勇徽章一鞠躬后,豁然面对刘辉。

    “小子你刚才说什么?

    你看上的东西,是我们的荣幸?

    是吗!”

    面对气势汹汹的赵崇岳,刘辉激灵了一下,不由后退了一步。

    “你什么意思,我的话难道还不明显吗?”

    刘辉强作镇静的说道,而赵崇岳却严肃的说道。

    “第一团英勇徽章,全国一共五十枚,是奖励给为这个国家做出大贡献的军人,最高的嘉奖!持有徽章的人每位都有大将军衔,这每枚徽章代表的是一位位为这个国家牺牲勇士!而你能见到这枚徽章是你的荣幸才对!”

    刘辉掏了掏耳朵,不耐烦的说道。

    “说够了吗?

    说够了拿钱过来,不然把徽章给我!叨逼叨逼的说这么多,还勇士,勇士个毛啊!快赔钱!”

    赵崇岳闻言勃然大怒,“我打你个忘本的东西!”

    “你敢!”

    刘辉顺势从车里拿出刀来,明晃晃的刀身指向了赵崇岳。

    “打我!你也不看看你是什么东西,老子在燕京还真没遇到几个比我更狂的!”

    赵崇岳看到刀的瞬间,不由的愣住了。

    这是把看上去很像武士刀的刀,只是造型上有些古怪。

    显然刀柄是后来坐的,原来的刀柄应该是坏了。

    不过这把刀散发出的寒意,让叶伟都觉的心头一跳。

    这不是一把普通的刀,而看刘辉的样子,显然不知道这把刀很珍贵!“老不死的我实话告诉你,杀了你我也不会坐牢,呸!”

    刘辉说着吐了口痰,阴笑着说道。

    “来啊!你不是要打我吗?

    看看是你能打了我,还是我能砍了你!”

    “爷爷,给你!”

    此刻叶伟说话了,霜雪牡丹被他送到赵崇岳的手中。

    通体玉石包裹,白色的刀身漂亮异常,赵崇岳一把拔出刀。

    霜雪牡丹出窍,而后凭空出现了两声刀鸣!铮铮……叶伟能看到刘辉的手不自主的晃了一下,而那把看上去普通的刀似乎跟霜雪牡丹有了共鸣。

    两把刀的刀身都在轻轻的颤抖着,刀鸣声隐隐的开始出现,而且越来越大。

    赵崇岳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口中呢喃着。

    “霜雪牡丹动长安,水龙长吟惊中华,这难道是消失了数百年的水龙刀吗?”

    而就在老爷子的话刚说完,刘辉手里的刀就开始剧烈的抖动起来。

    就好像刀活了过来,拼命的想要挣脱刘辉的控制。

    “吗的!什么情况!”

    可是他的话还没说完,这把刀就从他手里飞走了。

    与此同时赵崇岳松开了身霜雪牡丹,两把刀在空中相互碰撞在一起。

    仅仅是瞬间,两把刀合并成了一把刀。

    而赵崇岳看到悬浮在空中的这把刀,轻声呢喃着。

    “霜雪游龙牡丹亭,龙啸刀鸣震九州!唐朝最神秘的一把唐刀,霜雪游龙刀!”

    叶伟看着发生了变化的两把刀,内心满是震撼。

    而后这把刀重重的插在了地面,整个刀身没入了地面,只留刀柄在外面。

    “薛班长……你看到了吗?”

    薛长海呆呆的看着露在外面的刀柄,整个人都是一震。

    “这是那把刀,我跟你说过的那把刀?”

    赵崇岳激动的点头,薛长海激动的来到了刀边,尝试着想要拔出来。

    可是试了几次,露在外面的刀柄动也没动。

    刘辉却是在一愣之后,大喊道。

    “起开!你们干什么,这是我的刀!”

    说着他也去拔刀,结果依旧是拔不动。

    折腾了几分钟,拔不出刀的他,看着周围的人,嚣张的喊道。

    “你们谁也不能动,这刀是我的!吗的,还有你小子,这是我的刀!”

    最后他还指着叶伟叫嚣道,而叶伟却没搭理他。

    因为现在的这把刀,只有叶伟才能拔出来。

    而这个时候,刘辉拿来了拖车用的绳子,拴在了刀柄上。

    他想用汽车的力量把刀拉出来,可是当他上了车踩下油门后,除了车子发动机发出的咆哮声,刀依旧纹丝不动。

    此刻其他赵家人发现了这里,纷纷下车过来。

    叶伟不想事情闹大,于是直接把刀拔了出来。

    刘辉在车里看到清楚,叫骂着就跑了下来。

    “那个谁放下,这是我刀!”

    叶伟看了一眼刘辉,顺手把这把刀立在了地上。

    这把在赵崇岳口中,称为霜雪游龙的唐刀,就被刀尖点地的立在那里。

    刘辉乐呵呵的跑了过来,看着这把造型精美的刀,下意识的瞟了一眼叶伟。

    “你小子很上道啊!”

    说着他就去拿这把刀,可是这把刀依旧温纹丝不动!刘辉不由的吃惊,可是任凭他如何用力,始终不能拿起这把刀!“麻批的什么鬼!”

    可是他想是着魔了般,看着地上的刀,又看着薛长海的徽章,猖狂的说道。

    “你们不能走,老头你的那枚徽章我要定了,还有这把刀是我的,你没跟我记清楚了!”

    说着他拿出手机,准备叫朋友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