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最强倒插门 > 第489章 都是赵家
    赵崇岳正在休息,叶伟跟赵子涵解释了种子的形成原理。

    “你是说,种子是通过粒子对撞后产生的。

    而且这个种子,是从欧洲核子中心里诞生的!”

    赵子涵激动的从叶伟手里拿起种子观察起来。

    他能看到的,是一颗花生米大小的枣核装的晶体,似是透明有像是有点颜色,只是他看不太清楚。

    “好神奇的东西,姐夫你放心,如果你真的能给我弄到一套对撞机,我保证能给你弄出种子来。”

    “好小子,不过这可不是说说这么简单的。

    但是我也给你一个保证,你妈妈会没事的!”

    “嗯!有你的话,我就能安心学习了,就等姐夫你给我的试验基地了!”

    “好!”

    两人说话的时间,马犇来了这里。

    他满头的大汗,手里拿着两份请帖。

    看到叶伟的时候,很恭敬的拱手说道。

    “少爷,可算找到你了,我爷爷让我把这个给您。

    一周后燕京将召开,舞林大会!”

    叶伟闻言一愣,不解的问道,“什么武林大会?”

    马犇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就是,太极拳、八极拳、八卦掌、形意拳、咏春拳等十几个武术门类的内部武术比赛。

    也算是弘扬华夏武术,每十年一次。”

    叶伟很意外,听到十年一次的时候,他又有些失望了。

    因为他意识到,这又是那种传统武术论资排辈的所谓大会,一点实际意义也没有。

    不过既然对方邀请了,叶伟还是决定去看看。

    而且影视公司的事情,他已经解决了差不多了。

    接下来除了祭祖外,也没什么可忙的了。

    而且他还是有点私心的,那就是给多多找个老师。

    多多也到了该入学前班的年龄了,而普通的学前班对多多来说,没有太大的意义。

    叶伟还是想让儿子习武的,毕竟穷文富武,有钱还是让儿子习武的好。

    这样想着,叶伟把请帖收好,对马犇说道。

    “这次大会,你们八极拳岂不是人丁兴旺,到时候很轻松不就……”“哪有!”

    马犇打断了叶伟的话,连连摆手说道。

    “今年估计是咏春或者太极拳了,尤其咏春这几年因为电影的原因,学的人越来越多。

    而我们八极拳,因为实战能力太强,一旦发生斗殴,很容易打死了人的。”

    叶伟能理解,其中的原因。

    其实越是实战能力好的拳法,越是学的人少。

    毕竟现在的社会长治久安,八极拳和形意拳这种实战能力强的功夫,出手就伤人的特性,会对青少年造成很大危害的。

    年少轻狂的少年,一旦出手伤人结果可想而知了。

    叶伟笑了笑说道,“好了我知道了,你还有事吗?”

    马犇嘿嘿笑着说道,“没了!少爷,我就先走了!”

    说着他走了,叶伟笑着看向赵子涵,问道,“你想不想学?”

    赵子涵也笑了,说道,“其实爷爷自小就教我八极拳,到现在我还经常练呢!”

    “是吗?”

    叶伟很意外,赵子涵笑着还亮了一下八极拳的拳架子。

    还真别说,赵子涵的功底着实不错。

    不过为了履行承诺,叶伟当着赵子涵的面,把答应他的事情一一安排妥当。

    并在一个小时后,拿到了初步的工期和预算。

    一共投入大概需要五千亿,叶伟不由感叹,科技投入都是无底洞啊!而当看到年维持费用后,叶伟却是笑了。

    这个东西建立起来后,每年的维护费用大体在千亿以上,甚至会达到两千亿。

    这对于消化伟业系的沉淀资金,是个不错的项目。

    其实好多古老的商业组织和家族,在背后做的大部分都是这样的科技投入。

    金钱是个好东西,但是太多的金钱就不好了。

    所以这些组织和大家族,会选择投入一些烧钱的项目,而他们也不是为了有个结果。

    纯粹的就是为了烧钱而已,而叶伟的目的也是这个。

    之后叶伟叮嘱了赵子涵两句后,就离开这里。

    回到景王府后,叶伟见到了赵倩,把他知道事说了。

    当听说柳君如认了肖潇后,他这才长出了口气。

    接下了几天所有事情,都进展的很顺利。

    很快就到了祭祖的日子了,而叶青柠在宫廷玉宴的工作也结束了。

    在祭祖的前一天,杨祝特意来了赵崇岳的四合院,把事情说了一下。

    叶伟这才知道,杨祝已经把全国二十多家有实力的,省级电视台串联了一遍,初步达成了协议。

    至于其他的电影企业,诸如一些老牌的影视企业,杨祝也提前打了招呼。

    而另一边千年俱乐部这边,以闫家和赵家牵头,暗地里还有孔家做后盾,组建的娱乐公司也拿下了市场里,绝大部分有实力的艺人。

    并且这次为了防止,之前千年俱乐部控制艺人的事情曝光,他们这次取消了之前的那种控制艺人的方式。

    可以说,这次叶伟的搅局后,市场变的更健康了。

    只是叶伟这边拿到的全是顶流明星,以及一些老艺术家。

    而且叶伟高调的拿下王府街,作为公司和艺人们住的地方,这让叶伟的这家影视公司,获得了更多的关注。

    尤其是杨祝在公开宣布,打造影视综艺资源共享平台后。

    整个燕京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了,许多小型的做影视娱乐周边的小公司。

    有效的拉动了周边产业的发展,这是很多人都没有想到的。

    景山烈士陵园,燕京赵家和中海赵家的人都来了。

    而远在关西省的赵家也来人了,赵永清、赵永善带着赵泰和赵勇来了。

    这次祭拜赵不悔和吴恩香,赵崇岳和赵崇山可是做足了准备。

    而关西大哥的后人出现,是两人都没想到的。

    不过叶伟却是站在人群后,微笑着不说话。

    一切都是他安排的,叶伟拖人把他们请来,目的无非是综合一下今天的气氛。

    毕竟燕京赵家,憋着坏呢!而赵崇岳是从中海过来的,怎么也是外来的。

    虽然叶伟最近把声势做得很大,可是强龙始终不是地头蛇。

    现在有关西赵家在,而且他们还是今天要祭奠的两位逝者的长子的后人,所以气氛上就有些不一样了。

    赵永清和赵永善是不想来的,不过既然有人带话过来了,这次是为了祭奠爷爷奶奶,他们不得不来。

    不过还是有人发现了赵军没来,于是赵勇就问道。

    “奇怪了,赵军怎么没来,这么大的事情,这小子怎么也得赶回来啊!”

    这话可是问道了赵永刚的短处,一时间中海赵家这边,尴尬到了极点。

    而肖潇的出现,却让赵勇错把她当作赵军的老婆了。

    “这位是弟妹吧!怎么跟上次见得不一样啊!”

    赵勇这话就是故意的了,那意思是赵军是不是离婚换老婆了。

    他是有意看中海赵家的笑话,因为他知道燕京赵家是惹不起的,那就对中海赵家出手了。

    只不过柳君如却大大方方的说道,“她是我亲女儿,赵军是在医院里报错了,不是我儿子。

    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还有我介绍一下,赵子涵是我家永刚的……私生子,不过现在我会当亲儿子对待。

    你们可以笑话我们,但是大家都姓赵,一笔下去都是自家人,我不觉的丢人!”

    说着柳君如看向了赵崇山,问道,“叔,您不也有个私生子吗?

    好像叫赵逍遥的,今天怎么也没来啊!”

    柳君如是有心转移注意力的,可是她的这句话,可是真插在了赵崇山的肺管子上了。

    因赵逍遥和他的DNA结果出来了,让赵崇山没想到是,赵逍遥还真不是他儿子。

    这事儿因为太丢人,所以只要赵绾和赵崇山知道。

    “逍遥病了,不能见风!”

    赵崇山尴尬的解释到,而柳君如却咄咄逼人。

    “是吗?

    正好我女婿叶伟,医术高明的很,我女儿赵潇的肝癌就是他治好的。

    回头让他给逍遥看看病,一定能帮你治好!”

    赵崇山的脸色越发难看了,他却一直忍着没有发作。

    他以为其他人不知道,实际上叶伟早就知道了,并把这件事告诉了家人。

    柳君如冷冷一笑,把肖潇往自己身边拉了拉。

    两人兵并排而立,样子上几乎是一模一样,只是一个年轻一个年老而已。

    如果不说是母女的话,别人可能以为她们是姐妹。

    此刻身为燕京规划总师的赵永洪来了,一番的告罪后来到了父亲身边。

    “爸,对不起,我来晚了!”

    赵崇山却没说什么,赵崇岳却说话了。

    “永清、永善、永刚、永洪,站在我们身后,赵泰、赵勇、赵倩、赵潇、赵子涵、赵绾、赵国站在你们父亲的身后。

    其他人……跟着!”

    说着赵崇岳整理一下衣衫,看了眼身边的赵崇山,两人几乎是同时迈步顺着台阶向上走去。

    如此一行十六七人,向山上走去。

    赵不悔和吴恩香夫妻的合葬墓,在景山的半山腰。

    两人都曾经为这个国家做出过重要的贡献,所以是有资格葬在这里的。

    墓是很简单的合葬墓,而两位老人的后人,时隔半个世纪才算是聚齐了。

    两人的后人也已经开枝散叶了,家族隐隐有人丁兴旺的征兆了。

    其实只有他们赵家人自己知道,在八十多年前的那个战乱年代,他们赵家死了多少人,才活下来他们这一脉人。

    “跪!”

    赵崇岳亲自喊道,带头跪了下去,众人磕头!在华夏对先人磕头是礼,是不能废的。

    一番的祭拜后,赵崇岳看向赵崇山,问道。

    “以后就这里了,不要再换地方了!”

    赵崇山脸色难看,但还是说道。

    “听大哥的!”

    之后众人就准备下山,一路上大家相互聊了起来。

    赵勇来此赵倩身边,他的关西那边可一直关注着中海的事。

    知道赵倩带公司已经达到千亿级别了,特意过来拉拉关系!至于赵绾和赵国,他们对外只是纨绔,所以关西赵家对他们并不在意。

    就在众人到陵园门口的时候,一个苍老的带着浓重方言的声音想起。

    “后生,你说甚?

    就你这尿壶还是古董……还什么青铜鼎……你欺负我老汉不懂呢!”